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读报纸的男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读报纸的男人

在惠比寿屋百货公司,发生的第二起杀人案,案情的经过大致如下:

前面提过,惠比寿屋百货公司现在用作商场的,只有一至三楼,再往上便被出租出去,作为写字楼使用,而最顶层的七楼,则变成了电影院和咖啡厅。商场的营业时间,一般到傍晚就结束了,而写字楼和电影院却无法如此。由于他们下班的时间要晚得多,所以四楼以上,另外又设了电梯和楼梯。也就是说,到了晚上,即使不经过商场,也照样能自由出入。

就在那天晚上八点二十分前后。

一度繁忙的咖啡厅,每到此时,都会陡然冷清下来。同在七楼的电影院,一般都是八点散场,所以每次散场以后,这里都还要再忙一阵子。但这里跟酒馆不同,一般没有人会长时间地,泡在专营咖啡生意的店家。尤其是最近夜路不安全,急着回家是人之常情,所以,电影院散场二十来分钟之后,咖啡厅通常也会变得十分冷清。

今天晚上也不例外,从时钟指向八点十五分起,客人就骤然中断,两个年轻女店员也准备打烊。可是,都这个时间了,偏偏仍有一位客人泡在角落里,这让店员们十分为难,面面相觑。

“浑蛋,那个人可真是讨厌,他究竟要泡到什么时候啊。”

“就那么一杯咖啡,他都待了一个多小时了。难道在等人?”

“对,他等的那个人,刚才好像已经来过了,跟他说了些什么,然后就急匆匆地跑出去了。难道他是在等那个人再次回来?”

“那我们可耗不起啊。我们总不能为了那么一个人,永远也不关门啊。我们去提醒他一下,就说我们要打烊了。”

“嗯,那你去吧,我有点害怕。”

“为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他从刚才起就一直那个样子,用同一个姿势看报纸,一动都不动。大概是在思考什么事情吧,要是贸然打扰,说不定会惹怒他。”

“是吗?真是讨厌。”

两个年轻女孩一面在柜台旁边嘀咕,一面观察着这位奇怪的客人。不久,其中一人说道:“还真像你说的那样。他真是一动不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去提醒一下吧,就说我们要打烊了。”

“我不,我也有点害怕了。”

两个女孩都快要哭鼻子了。

也难怪两人会害怕。空荡荡的百货大楼最顶层的咖啡厅,在电影院散场之后,突然变得冷清下来,连那苍白的灯光,都增加了微微的寒意。就在这咖啡厅的一角,一个男人始终保持着同一姿势,正在读着报纸。由于报纸在面前展开,他的脸完全被遮住了,不过从刚才起,他就没有一丝动过的迹象。不,别说动作,他连呼吸的迹象都没有。

“喂、喂,阿绫。”突然,一个女孩朝另一个女孩喊道。

“怎么了?”

“那……那……那个人的报纸,不是拿倒了吗?”

正当绫子吓得目瞪口呆的时候……

“咦,你们两个小姑娘,怎么还没有关门啊?”从柜台后面探出头来的,正是这家咖啡厅的女老板。

“啊,老板!……”少女们绝处逢生似的,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可那个客人他……”

“咦,怎么还有客人啊。现在都已经八点半了,不打烊怎么行……阿绫,你去跟他说一说。”

“可是,老板娘,好像不行啊。”绫子差点要哭出来了。

“不行?什么不行?……你这孩子还真奇怪。既然你们都说不出口,那就由我去说。这都什么时候了……”

老板说着,绕过柜台走到店面,朝奇怪客人所在的雅座走去。

“呃……抱歉,我们已经到打详时间了……”

她招呼了一声,对方却没有回应。奇怪的客人依然用报纸遮着脸,靠在雅座的靠背上。

“呃……要是太晚了,孩子们也都怪可怜的,那个……”

突然,女老板停了下来,探出上半身。此时她也发现了,客人报纸拿倒了的情形,忽然朝两名店员扭过头来。一瞬间,一种不祥的预感,掠过了大眼瞪小眼的六只眼睛。

女老板挺了挺胸,做了一个深呼吸,手搭上客人所拿的报纸,措辞却仍十分客气,她说道:“那个……您哪儿不舒服吗?”

说着,她轻轻地一扯报纸,一瞬间,奇怪的客人似乎失去了重心,“扑通”一下扑倒在了地上。

不用说,这就是三楼卖场的前任主任宫武谨二。

“为谨慎起见,我想连七楼也调查一下,刚上来就听到了老板和女孩们的尖叫声。我吓了一跳,冲进来一看,才发现出了这种事……”

这是等等力警官和糟谷六助赶到时,从刑警那里听到的第一个报告。

“起初我还以为:他是犯了心脏病呢。可是一检查怀里,就发现了惠比寿屋百货公司,三楼卖场主任——宫武谨二的名片。这里的老板跟姑娘们,都认识宫武先生,却说此前,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您也看到了,这男人化了装。您看,墨镜还有胡子——当然是假胡子了。我想,说不定这件事情,会跟今天的案子有关系,就跟您报告了。”

等等力警官回过头来,向糟谷六助问道:“确定是宫武吗?”

糟谷六助眉头紧锁,痛心地点着头。

“是宮武……墨镜和假胡子……他为什么要化装成这样呢?”糟谷六助不解地说道。

宫武谨二的尸体,被放在并起来的几张桌子上,瞪大的眼珠,仿佛要从眼窝里跳出来一样,样子十分骇人。尸体一旁放着墨镜和假胡须。

“尸体都检查过了吧?有没有外伤?”

“什么都没有,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突发心脏病呢。不过,听了老板和姑娘们的话后,我才觉得,事情好像并不是那样。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

“奇怪?……”等等力警官嘟囔了一句。

“据说,姑娘们发现异常的时候,他正拿着报纸坐在那里。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也无法否认,他会在读报纸的时候,突发心脏病,可奇怪的是,那份报纸是倒着拿的。”

等等力警官惊奇地瞪大眼睛。

“这么亮的光线,不可能把报纸拿反,所以,这不是死者自己贫的,而是有人在他死后,让他这么拿的,而且,由于非常慌乱,报纸还放倒了……也就是说,事情是这样的:那个人并不希望,他死在这里一事,被人过早地发现。即那个人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而此案也很可能是凶杀案。”

“原来如此,法医马上就到,一会儿答案就会水落石出。”等等力警官轻轻点了点头,“既然是凶杀,那所用的手段是……”

刑警指指一旁的雅座,说道:“宫武所待的地方,就是那张桌子,您都看到了,那儿有两个咖啡杯。他肯定还有个同伴。说不定,其中的一个咖啡杯里还有……”

“氰化钾?……”等等力警官皱起眉头。

“这一点绝不能麻痹大意,先交给鉴定科吧。对了,这儿的姑娘们,还记不记得他的同伴?”

一听到警察的话,老板两侧从刚才起,就脸色苍白、神情紧张的两个女孩,简直都要哭出来了。

“据说已经记不清楚了。老板,你就替她们,把刚才的事情,给警官先生再讲一讲吧。”

终究是老板,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在刑警的催促下,她把两个女孩左右揽在怀里,呵护孩子般说道:“你们看,她们毕竞都还是孩子……而且,他进来的时候,恰巧又足电影散场时,最忙的一段时段,所以就记不清了。不过,过了一阵,便又进来了一个人,跟他说了些什么……阿绫,是这样的吧。你就把这一段情形讲一讲吧。”

“哦……”绫子带着一副哭腔说道,“那是什么时候来着?虽然没有到拥挤的程度,不过客人很多,正是最忙的时候。有一个身穿黑色外套、脸罩深色面纱的女人……”

黑外套加深色面纱?等等力警官与糟谷六助不禁一愣,彼此对视了一下。

“哦,是黑外套和面纱啊,那个女人都做了些什么?”

“呃,那女人进来以后,就坐在他的面前。我立刻过去招呼点餐,结果她说什么都不要。”

“什么都不要?就是说,这咖啡杯并不是拿给那女人的?”

“不是的。那女人什么都没有点,我就回到自己的位置。过了一会儿,我从雅座前面经过的时候,看到那女人正欠着身子,隔着桌子,跟那男人热情地谈着什么。呃,当时那男人,就是死在那边的人,他就靠在雅座的靠背与墙壁间的角上,左手放在桌子上。女人则把自己的手,放在那个人的手上,正小声地说着什么。我也不知道谈的是什么……过了一会儿,那女人就站了起来,说你等一会儿,我一会儿就回来,然后就出去了。当时我无意间一看,只见那个人正在雅座中,手里拿着报纸……现在想来,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保持着同样姿势,坐在那里了。”

“噢,这么说来,让他拿着报纸的,就是那个女人了?这就是说,那女人……啊,医生好像来了。”

医生的检查很快就结束了。虽说不看解剖结果,不敢贸然下结沦,不过,应该是氰化钾无疑。

“柄谷先生,即便是这样,你仍然坚持不肯说出,那个戴着面纱的女人的真面目吗?”

医生回去之后,等等力警官朝糟谷六助扭过头去,死死地盯着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