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章 幻影女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章 幻影女人

三楼十五号专拒附近空荡荡的,笼罩着一股案发后的恐怖气氛。虽然来三楼看热闹的客人很多,不过,终究没有人敢靠近那个贵金属专柜。人们只是远远地围观,一面对昨天,三楼主任被捅死的地方指指点点,一面嘁嘁喳喳地议论。地板上的血迹,当然已经被擦拭干净,但却让人感到脊背发凉。

在这种情况下,看客们究竞在期待着什么呢?若只是为了看一看残酷地现场,看完之后,完全可以回去,可很多人似乎并不满足于此。有人什么事也没有,却从大清早就在这三楼,逛了两、三个小时:还有的人死心般地下楼而去,可过了一阵,又恋恋不舍地回来了。

这些人的心中,似乎隐隐约约地有些期待:既然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案子,今天不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出于这种不成理由的理由,他们才久久地不愿从现场离去。

对于十五号专柜的两位售货员来说,被这种好奇的目光看来着去,实在痛苦无比。这二位也跟七楼的女店员一样,很想休息,可又怕一旦休息,反而遭人猜疑,便硬着头皮上班。

矶野亚纪子和伏见顺子全都绷着铁青的脸,从早晨开始,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与此相比,隔壁专柜的柴崎珠江倒略显轻松。她的柜台还不时有客人光顾,在接待顾客的过程中,她的心情也能好很多。当然,今天光顾女装专柜的顾客,也几乎全是被好奇心驱赶来的人。

“旁边那柜台可吓死人了。你都看到了吧?”甚至还有客人,如此明目张胆地打听。

“你还好,不是这边的客人。旁边柜台的人,也不知道吓成了什么样呢。”还有的客人撂下几句多余的安慰后离去。

柴崎珠江对此只是暧味地笑笑。因为警察己经强烈警告,严禁多嘴。

午后,等等力警官又来了。她们再次被一一传进楼下的办公室,被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

讯问结束以后,经理糟谷六助又带来一个叫金田一耕助的奇怪男人。耕助又揪住三人,轮番询问同样的事情,说真的,三个女人全都说腻了。

金田一耕助问完必要的问题后,故意走进专柜里面。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你……”他拦住伏见顺子说道,“你正在那边的时候,戴面纱的女人就来了,对吧?但是,你当时不巧离开了柜台,是吗?……”

“呃,我去了一趟洗手间……”矶野亚纪子咬着嘴唇,脸上带着一股厌倦。从昨天晚上起,同样的问题,都不知被问了多少遍,真烦人!

她肤色白晳,皮肤很薄,纤细得连血管都看得见。

“当时我要是在,就不会发生那种事了,我心里老想着这些,昨天晚上也没有能够睡好……”矶野亚纪子拨拉着脑袋,喃喃抱怨着说,“伏见小姐还是个新手,什么都不懂。”

“也就是说,是主任的时运不济了,对了,那个戴面纱的女人,你认识吗?”

矶野亚纪子偷偷地瞥了糟谷六助一眼,然后,脸颊微微发红地说道:“不,一点也不认识……主任只吩咐过,那个人来了之后,就要装作没有看见,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因为她总是戴着深色的面纱,遮着脸……”

“这样啊……对了,我怀疑最近有一个冒充那个女人,也就是冒充黑兰姬的人,用黑面纱遮起脸来进行盗窃,你有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

“这……”矶野亚纪子顿时瞪大了眼睛,不过,她立刻便摇摇头,“这种情况,我从来都没有发现过。”

“啊,是吗,谢谢。”

金田一耕助的调查就此结束,不久,他便催促着糟谷六助从三楼下去。目送着二人离去,伏见顺子疑惑地说道:“矶野姐姐,那个人好像不是警察啊。”

“是啊!……”亚纪子无精打采地回答。

“难不成,他是一个私家侦探?”

“是吗?”

“肯定是。是经理请来的。他看上去傻呆呆的样子,说不定很厉害呢,因为他的眼神不一样。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伏见妹妹。”

“怎么?……”

“我们不说这件事了好不好?我光是想想就头大。”

“倒也是,你脸色真的很差呢。”

“嗯,昨晚没有睡好。”

“我也没有睡着。你还算好,没看到那现场,我可是亲眼见到了案发的那一瞬间!我一想起那情形就……”

“伏见小姐!……”矶野亚纪子声音尖利地打断了她,然后央求般说道,“快别说了,就算我求你了。”

“嗯!……”伏见顺子乖乖地点了点头,沉默下来。

三楼依然人进人出,人们仍远远地围观着,指着十五号专柜嘁嘁喳喳。矶野亚纪子对此痛苦难忍,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伏见顺子也噘着嘴。

“真讨厌,有什么好看的……恨不得能有个人,把那些看热闹的全都轰走。”

伏见顺子正厌恶地咂着嘴,有人噔噔地朝十五号专柜走来。听到脚步声,顺子扭头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呼吸急促。

“矶野姐姐,快看……那个人……”

矶野亚纪子也抬头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像纸一样苍白。

走过来的是一个罩着面纱的女人,黑色外套配着黑色面纱,还戴着一双皮手套。她在十五号专柜的陈列窗前停下。

“把那个给我……”她指指玻璃的里面,叽咕着低声说道。

就在这一瞬间,伏见顺子发疯般地叫了起来。

“来人啊……就是她,昨天杀主任的就是这个人……我认得她!她外套的右袖子,有点厚薄不均。就是这个人,就是她!……杀主任的就是她!……”

伏见顺子的声音停下后,三楼瞬间像凝固一样,陷入了寂静之中。犹如北极的寂静,犹如刺骨寒气中的沉默。在场的人们,也全都像活人画中的人一样冻僵了。

戴面纱的女人冷冰冰地站在陈列窗前。尽管伏见顺子上半身后仰,一副抬腿要逃的样子,身体却被钉住了似的,呆呆地立在那里。矶野亚纪子则脸上完全没了血色,只有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睛里还闪着一种疯狂的光芒。

柴崎珠江像蛇一样,哧溜一下从旁边的柜台,飞快地来到十五号专柜,然后,战战兢兢地从远处望着戴面纱的女人。

“啊,这外套……这外衣……”她也发出疯狂般的声音。

就在这时,矶野亚纪子忽然一个转身,从十五号专柜穿过一旁的女装部,朝员工专用的楼梯跑去,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朝那边跑。

伏见顺子跟柴崎珠江,惊愕地目送着她的背影,戴面纱的女人则依然冰冷地站在陈列窗前。

矶野亚纪子跑到后楼梯上,忽然被弹开似的,倒退了两三步。

“你要去哪儿啊?”站在楼梯中间,面带微笑的家伙,正是金田一耕助。身后的槽谷六助则瞪大了眼睛,完全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

在看到二人身影的一瞬间,矶野亚纪子的表情完全扭曲了,五官严重走形。痛苦地喘息了两、三下后,她突然把手伸进口袋。

“啊,等一下!……”金田一耕助一口气跳上楼梯。如果他再晚一点,矶野亚纪子的手,将无疑会放到嘴里。她的手里,已经握着五、六颗小小的胶囊。

“我想大概是氰化钾。这是重要证据,请先收起来。”

等等力警官从另一侧楼梯走上来。

“这么说,昨天那个戴着面纱的女人是……”

“没错,就是这位矶野亚纪子!……”金田一耕助论断着说,然后,回头叫了一声柴崎珠江,“柴崎小姐。”

“啊……”柴崎珠江脸色苍白,战战兢兢。虽然如此,她还是来到了旁边。

“你看到那个戴着面纱的女人,现在穿的外套有点眼熟吧?”

“对,那是客人在这边定做的。从前一段时间就……您瞧,就是穿在这后面的人体模型上的那种……”

戴着面纱的女人走了过来,朝金田一耕助打了个招呼说:“这样可以了吗?”

“辛苦了,多谢您的配合,非常成功。请摘下面纱吧。”

戴着面纱的女人摘下面纱,原来是七楼咖啡厅的老板。一瞬间,被等等力警官抓着手臂的矶野亚纪子昏了过去,像条死鱼一样,倒在了地板上。

没有一点热气的商场三楼,就像冰一样寒冷。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