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天运堂假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天运堂假说

现在这种事情很少见了,不过在以前,某些简陋的电影院等场所,因为机械故障,偶尔胶片会停转。本来在活动的人物,保持着一个姿势,被钉在了屏幕上。看上去让人觉得十分怪异。

电灯亮起的瞬间,卡巴莱酒馆内就是这番场景。人们仿佛静止胶片中的人物,瞬间一动不动,宛如化石。有人保持着从椅子上半欠起身来的姿势。有人的啤酒杯静止在嘴边,就这样钉在了原地。卡巴莱酒馆内部就像一幅巨大的活人画。

但这幅巨大的画卷被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打乱了。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人从黑暗里把枪丢出去,正好丢在我脚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就捡了起来。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啊。”

是爵士乐歌手绯纱子。她丢下手枪,尖声哭泣,喊叫,哽咽——突然,她脸色发青,全身如同铁丝一般僵硬了。

“危险!”绯纱子朽木一般倒在梧郎强健的臂膀中。她的歇斯底里发作了。老板娘雪枝用锐利的目光斜眼看着这一切。

“我是警察。”重要证人被杀,等等力警官怒从心起。他眼中精光闪动,环顾四周,“没有许可,谁都不许离开这里!”

警官招呼部下。酒馆里有两名刑警,分别是从傍晚就守在这里的新井刑警和警官带来的木下刑警。警官对他们耳语一番,两人马上分头离开了。

新井警官走向正门,正碰见一脸惊讶,探头探脑往里瞧的天运堂。

“哦,天运堂啊。你知道刚才停电了吗?”

“哦,只停了一会儿,刑警先生,怎么啦?我好像听见枪声……”

“先别说这个,停电以后,有人从这里跑出去吗?”

“不,没有。刑警先生,究竟出了什么事?好像有女人在歇斯底里地喊叫……”

“杀人啦,有人被杀啦。啊,对了,你也是证人之一,进去等着吧。”

“这、这……”天运堂倒不怎么害怕,他借来拖鞋,慢吞吞地进了酒馆。

另一位木下刑警往里面走去,借来电话,给警察局挂了电话。然后从厨房朝外看,叫来同事。这里的酒场虽然在正门旁边,但厨房在大厅里面。

“是谁关了灯?”

厨房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没有回答。

“开关在哪里?”

厨师长指指走廊。开关在连接大厅和厨房的走廊里,走廊一直通往后门。也就是说,如果从后门进来,就可以不经过大厅和厨房,直接靠近开关。同时,走廊一头还有卫生间,大厅里的客人上厕所时也能接近开关。

“是谁关了灯?”木下刑警瞪着哑巴似的三个厨师,忽然改口问道,“那是谁开的灯?”

“是我。”胖得像啤酒杯似的厨师长慢吞吞地答道。

“你……?”

“嗯,是啊。我一开始还以为又停电了。最近停电可不稀奇。所以只是不在意地抽着烟。忽然枪声响了,我吓了一跳,从窗户往外看,别的地方都有灯光。我觉得奇怪,就摸索着走到走廊,扭动开关……”

灯就啪地一声亮了。

“这么说,你不知道是谁关的灯罗?”

“不知道,厨房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

听完木下刑警的汇报,等等力警官神色不快。

“那么,事情是这样的。有人从后门进来,或者是有人假装去厕所,来到走廊,关上电灯,让酒馆陷入黑暗。随后来到大厅入口,开枪射击。木下君,子弹的确是从那边射出的吧?”

“嗯,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警官先生,也许有共犯呢。关灯和开枪的,也许是两个人呀。”

“但无论怎样,凶手都要像猫一样,能在黑暗中看见东西呀。”

“什么?”等等力警官和木下刑警浑身一震,回头看去,天运堂正憨憨地站在后面。

“你是谁啊……?”

“我是门外摆摊的算命师天运堂,想提醒警官先生一声。”

“这种事还用得着你提醒?不用啰嗦,去那边呆着!”

“不,警官先生,我想提醒的不止这一点。凶手也许是从后门进来的,也许还在客人中间。或许在卡巴莱服务员中间。不过,不管怎么说,凶手都还在酒馆里。”

等等力警官不由瞪圆双眼:“你怎么知道?”

“不是有手枪嘛。”

“手枪?”

“对,凶手为什么要把手枪扔出去呢?如果乘暗逃出去,就没必要扔出手枪了。即使要扔,外面有的是扔的地方。在这里扔出手枪,就是凶手仍在这里的证据。考虑到随后会有搜身检查,肯定要尽早把手枪丢出去。”

天运堂笑眯眯地单手按住快要滑落的揉乌帽子,微一点头,便飘然走开了。

木下刑警怀疑地看着他,狠狠骂道:“MD!”

不过,等等力警官还是觉得,天运堂假说有很大的真实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