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照片讲述的事实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照片讲述的事实

接到木下刑警打来的电话,大批巡警赶到。医生也来了,不过,恐怕没有什么事情给他们做。

失忆者佐伯诚也被击中心脏,当场死亡。还不仅是这样,子弹是从一米外的地方发射的,这当然不用医生说,谁都知道那个地方。手枪上除了绯纱子的指纹,没有发现别的指纹。

在赶来支援的巡警的帮助下,对卡巴莱酒馆内的在场人员进行了询问,连天运堂在内,都进行了严格的身体检查。警官相信这不是出于天运堂的暗示,在这种场合下,谁都会想到要这么做的。

可恶!没有任何结果。虽然发现有人持有可疑物品,但那是余兴,没有发现任何和案件有关的证据。

“活该!”等等力警官在心里嘟囔道。

“是不是凶手从后门进来,又趁黑从后门逃走了呢?”

可是……不管怎样,警官还是执着于天运堂假说的合理性。

凶手就在里面。在自己能看见的地方……警官渐渐焦躁起来。他尖利地问绯纱子:“这么说,你听见枪声从你的背后响起?”

“嗯,我站在舞台入口,往大厅里看。接着,电灯突然灭了,没多久,就从我后面传出枪声。”

卡巴莱酒馆二楼有办公室、老板娘的房间、演员化妆室等。绯纱子坐在化妆室的沙发上,终于恢复了镇定。

“那么,当时在你周围的是……?”

“不知道,关灯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我的注意力都在大厅那边。开灯后,站在我后面的是保镖镰田梧郎先生,正前方的包厢里是老板娘……还有,两三步远的地方站着老板娘的客人。”

“老板娘的客人,就是银行支店长日置重介吧。”

“啊?”

“你不知道他是银行的支店长吗?”

“有人告诉过我,不过我忘记了……”

“那么,这个人经常来这里吗?”

“嗯,可能是喜欢这个酒馆吧。”

“你知道去年那家银行被袭击的事吗?”

“嗯,当时传得可厉害啦——听说就是因为这个,最近刑警先生才监视这里的。”

“是谁说的?”

“镰田先生……”

“镰田……?啊,保镖对吧。对了,江口君。”警官忽然改口问道,“你真的认识那个被杀的人吗?”

“这是谁说的?”

“老板娘。”

“啊,老板娘……?”

“对,你走进大厅,看见那人,吃惊不小吧。这吃惊非同寻常,你肯定认识他——老板娘是这么说的。”

绯纱子咬住嘴唇,抬起苍白的脸,道:“不是的。老板娘错了。我只是觉得他的样子很奇怪,也许是有些吃惊,但并非吃惊不小——”

“错了?”

“嗯。”

等等力警官的话语中,蕴含着奇妙的力量,绯纱子忽然涌起一阵不安。她试探地看看警官,又急忙把目光转回化妆台上。

上面放着绯纱子的手提包,手提包打开着,所有东西都丢在静子前面。看见这些,绯纱子脸上的血色宛如退潮一般退去了。

“啊哈哈,江口先生,你担心的莫非是这个名片夹吗?”

绯纱子看见那张淡红色的可爱名片夹,脸庞被绝望的恐怖扭曲了。

“你说你不认识今晚被杀的人。但你的名片夹里却有写着佐伯诚也的名片。佐伯诚也——是今晚被害人的名字。不止这些。名片夹里还有一张照片。江口君,照片上的人都是谁呢?”

刑警取出的照片上是一对站在树下的年轻男女,女的确实就是绯纱子,而男的……

“是佐伯诚也哦。江口君,如果单单是名片,还可以掩饰说是别人放进去的,但这张照片——你和佐伯一起拍的照片——江口君,你还要说你不认识佐伯吗?”

这时候,在楼下大厅的角落里,天运堂正缠着新井刑警喋喋不休。

“总之啊,刑警先生,问题在于,在一片黑暗中,究竟怎么才能如此精确地开枪命中目标?会不会是杀错人了?”

“杀错人?不,大叔,不可能的。被害人是警方重要证人,很有价值的。”

“这么说,那就更成问题啦。不管是不是杀错人,这么精确命中心脏,难道不奇怪吗?”

“说不定凶手像猫一样,在黑暗里也能看见东西呢。”

“说起来,刑警先生,被害人在临死前说了奇怪的话呢。猫什么来着……”

“嗯,是‘黑暗里有东西。哦,是猫!猫!猫在攻击我!’好像是这么说的,大叔。”

“真怪啊。一片漆黑的,他怎么知道有猫呢?难道被杀的这个人也能在黑暗里看见东西吗?”

“实在奇怪啊,大叔。您给算一卦吧,哈哈哈。”

刑警笑了,天运堂却没有笑。银边眼镜下的眼睛一本真经地眨巴着,说道:“总之啊,刑警先生,问题就成了,凶手为什么要关灯?凶手肯定不是偶然利用了黑暗。是自己关的,还是同伙关的呢?反正是行凶前,根据凶手的意愿关了灯。则,凶手有着十足的自信,能在黑暗中狙击对手。那么……”

天运堂还要再饶舌下去,但一看见从正门进来的人,便猛然打住了话头。刑警也转过头去,那是卡巴莱酒馆的经营者,寺田甚藏。

寺田甚藏穿着一身相当合适的雅致西服,左手拎着外套。他大约五十岁上下,略有白丝的鬓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下巴刮得很干净,脸部线条棱角分明。也许太瘦了点,但给人一种铁丝般的强韧感。

寺田推开警官,走进大厅。他用锐利却满含疑问的目光环顾四周,道:“怎么回事?为什么音乐停了?为什么节目不演了?为什么每个人都守灵似的哭丧着脸?”

老板娘雪枝和保镖镰田梧郎迎了上来。

“老板,不得了啦,刚才有人在这里被杀啦。”

“什、什、什么?杀、杀人?”

寺田甚藏夸张地大叫,但神色却有些不大自然。这时,等等力警官也带着江口绯纱子从二楼走了下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