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章 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章 毒

“不,我知道一直有刑警先生监视着这里。理由也……”

老板娘专用包厢旁支了一张桌子,暂且充作搜查总部。

等等力警官、寺田甚藏、日置支店长、老板娘雪枝关上包厢门,旁边桌子坐着孤零零的江口绯纱子,面色苍白,无精打采。保镖镰田梧郎奉寺田甚藏之命,去拿饮料了。

“原来老板知道的呀?”雪枝撒娇地用两手环住寺田的手腕,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等等力警官盯着两人,觉得说不出的别扭。日置重介扭过脸去。

“嗯,知道呀,雪枝。”

“那老板都没注意到吗?都影响到店的人气了啦。”雪枝的声音越来越嗲了。

“说什么呢,雪枝。”寺田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我反而挺高兴的呢。”

“高兴?”等等力警官有些吃惊,眼中流露出猜疑之色。

“嗯,没错,警官先生。”寺田的笑意更浓,“岂止高兴,我甚至把他当成一种宣传。”

“哎呀,怎么说呀,老板?”雪枝的声音甜腻腻的。

“怎么说嘛,雪枝,今晚的客人,不,最近来的客人,差不多都是来寻宝的。来寻找七十万日元纸币的下落啊,哈哈哈。”

听到寺田甚藏略带尖酸的笑声,等等力警官怒从心起,攥紧了拳头。雪枝吃了一惊,把头抬离寺田的肩膀,无限仰慕地看着他,道:“哎呀,老板你好厉害!”

“哈哈哈,这年头,什么都要靠宣传啊。利用一切机会……”

这个人把警方烦心的问题变成了自己的营销手段。等等力警官面色阴沉,用仿佛树枝折断的声音问道:“那么,寺田先生,莫非你已经寻宝成功了?”

“哪里,我在寻宝啦,彩票啦,这些东西上都没什么运气。有工夫去寻宝,还不如去考虑怎么赚钱呢。”

“所谓赚钱,究竟是怎么个赚法?”

“这一点,你们警方不是都调查过了嘛,哈哈哈。”

占了先手的等等力警官又开始盯着寺田看。

这个人巧妙地打法律擦边球,获得了巨大利润,警视厅虽然已经调查过了,却怎么也查不出他的手法。

保镖镰田梧郎用银盆端过六杯鸡尾酒来。江口绯纱子站起来,和他一起分发。

“小纱,也给你调了一杯甜的哦。”

“不了,镰田先生,我不喝酒的。”

“别这么说,尝尝看嘛。又不会导致贫血。这里面差不多没什么酒的。”

梧郎递给绯纱子一杯酒,雪枝打趣道:“哎哟哟,我可都看见了哦。”

“哈哈哈,雪枝,你嫉妒了?”寺田甚藏嘲笑道。

“老公!”

“哎呀。”寺田接过酒杯,无意中往外瞟了一眼,好像吃了一惊,直起身来。

“老公,怎么了?”

“雪枝,那边的是谁?看上去像个算命先生似得?”

“哎呀,那不是门外摆摊的天运堂嘛。”

“天运堂……?”寺田锐利地看着雪枝,道,“蠢材!我刚刚才在新桥后面碰见了天运堂。他喝多了烧酒,在小巷里头摇摇晃晃地走呢。我拍拍他的肩膀,问他今晚是不是休息,他见了我,大叫一声老爷还是什么的,一溜烟逃走了。虽然有点像,不过那人肯定是冒牌货。镰田,去抓住他!”

便衣警察比镰田抢先一步,往那边跑去。梧郎也慢吞吞地跟了过去。等等力警官也从椅子上半直起身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人被便衣和保镖一左一右夹在中间,好像觉得很有趣,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他一把扯下天神髭和关羽髯,脸庞痛得扭曲起来。以等等力警官为首,卡巴莱酒馆里的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

被便衣和保镖一追问,奇怪的男人干脆扯下了胡子,摘下揉乌帽子,脱下十德衫,下面穿的是大岛夹衣和松松垮垮的裤裙。夹衣和裤裙都很旧了。

他左手拎着十德衫的袖口,笑眯眯地跟着便衣和保镖,往这边走来。他大概三十五、六岁,鸟窝头,小个子,一脸寒酸相,不过一看之下就觉得很亲切。他来到老板娘专用包厢,行了个礼,笑道:“警官先生,刚才多谢了。”

“你、你究竟是谁!”等等力警官的声音因震怒有些颤抖。

“我是……”见那人要从名片夹里取名片,等等力警官回头看看便衣。

“你、你、你们没对他搜身吗?”

“这,的确是搜过了呀……”

“不,警官先生,这不是他们的错。我料到肯定会搜身,所以暂时把名片夹藏在了某个地方。这么看来,另外还有搜身不彻底的人吗?”

“可是,你究竟……?名片上不是只印了名字和地址吗?”

日置支店长无意中瞟了一眼桌子上的名片,道,“啊,你、你就是金田一耕助……?”

“咦,日置先生认识这人?”等等力警官又吃惊地回头去看支店长。

“是,听说我们行长委托这位私家侦探来调查遗失的款项……”

“嗯?你是私家侦探……?”等等力警官愕然。

“一点都不像吧?哈哈哈。”金田一耕助爽快地笑了,他挠挠鸟窝头,道,“刚才失礼了。为表歉意,呈上特产一份。”

说着,从袖子中摸索出一根折成了く形的火柴。

“这是……?”等等力警官还没回过神来,诧异地看着他。

“刚才进门时捡到的。说不定是解开今晚案件谜团的钥匙呢……”

突然传来玻璃杯摔碎的声音。雪枝站了起来。众人吓了一跳,回头看去,雪枝呆立着,两手掐着喉咙,终于喷出一口鲜血,瘫倒在桌面上。

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雪枝的身体在桌子上颤抖了一阵,随后就一动不动了。左手手指上,大大的蛋白石戒指闪闪发亮。

卡巴莱酒馆内部再次混乱起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