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钞票编号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钞票编号

以等等力警官为首,众人都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老板娘的这一突变。最后还是寺田甚藏呈现出难得的慌张神色,抱起雪枝,大声呼唤:“雪枝!雪枝!你怎么了?”

“嗖!”仿佛应答似的,笛子一般的声音响起。江口绯纱子吓得抱紧了保镖镰田梧郎。

雪枝的脸恐怖地扭曲起来,睁得大大的眼睛像玻璃球一样僵硬,嘴角涌出大量血沫。众人不由毛发倒竖。

“MD!是氰化钾。”等等力警官脱口而出。

寺田愤怒地看向保镖镰田梧郎。

“是他!是他!他想毒死我!”

“啊?”众人不由转向寺田。

镰田梧郎抱着绯纱子的肩膀,吃惊地看着寺田。寺田怒不可遏,指着镰田,愤怒的喊道:“没错,警官先生。我换了酒杯,把雪枝的酒杯和我的对调了……因为我的酒杯里漂着软木屑。大家的注意力都……”

他朝金田一耕助扬扬下巴。

“集中在他身上的时候,我调换了雪枝的杯子。所以,这毒酒是冲着我来的。镰田!你是因为我抢走了雪枝,想要报仇,才给我下毒的吧?”

“怎、怎、怎么会,老板——”梧郎惊慌失措,口吃起来,“关键是,杯子不是我分的啊,是小纱啊?”

“啊,没错!你们是同谋!是的,是的,这就清楚了。”寺田大喊道,“那木屑就是标记,表明里面有毒……然后绯纱子就把那杯酒给了我!”

“没有,没有……老板,我没有!”绯纱子抱住梧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木下君!”等等力警官对闻声赶来的木下刑警咬牙切齿地吼道,“你们是怎么搜身的?居然没发现凶手藏着氰化钾?……算了,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总之,马上通知医生,在搜一次身!金田一先生,您也请自便吧……”

“是,明白。”金田一耕助笑眯眯地又鞠了一躬。

金田一耕助注意到,日置支店长面前的空玻璃杯底部,也沾着软木屑……

就这样,枪杀案之后的毒杀案,把卡巴莱酒馆推入了恐怖的深渊。

这天晚上对酒馆的客人而言才是灾难,不仅不准自由离开,还接受了两次搜身。第二次搜身虽然发现了一些遗漏之处,但在这种地方进行检查,困难可想而知。结果,还是没有重大发现。

金田一耕助和日置支店长一起接受了检查,又一起回到角落的桌子旁。日置仿佛吓坏了,神情呆滞。

“日置先生,刚才多谢了。”金田一耕助笑眯眯地微施一礼。

“啊?什么事?”日置如梦初醒,看向金田一耕助。

“多亏你认识我,不然肯定会被当成嫌疑犯啦。哈哈哈。”

“啊,这种小事……不过,金田一先生,我原本以为你更年长一些呢。”日置重介带着不至失礼的好奇心,瞅着金田一耕助。

“太年轻了靠不住是吧?哈哈哈。”金田一耕助又微施一礼,“对了,日置先生,你好像常来这儿,果然是为了被盗的钱吗?”

“嗯,这对我而言是责任问题呀。我想把钱找回来……”

“你觉得钱是藏在这儿吗?”

“哪里,我这种门外汉,怎么知道是不是藏在这儿呢。只是有些地方让我觉得奇怪。”

“奇怪?”

日置悄悄环顾四周,道:“看在你是老板委托来的人的份上,我告诉你吧,刚才被杀的不是这里的老板娘吗?”

“是,老板娘她……?”

“她知道我是支店长,对我特别热情。您看,我是个不解风情的人,还从没被女人这么热情款待过。何况这女人又不怎么拘礼,我觉得奇怪,于是装作上钩的样子,经常过来。果然今晚……”

“今晚……?”

“嗯,虽然我离她挺远的,但她主动凑过来,打听钞票编号的事。伪装得很巧妙,就像一般的好奇心似的。我将计就计,正要打探她的目的,就发生了佐伯君的案件……”

“原来如此,这样你就失去了打探老板娘目的的机会。”金田一耕助笑道。

日置支店长试探地看着他,说道:“没错。但是,我还是觉得她不简单。说不定是带着邮包逃走的那第三个人呢,或者是那人的情妇,故意来色诱我,让我说出钞票编号的事情。但她却被杀了……”日置支店长看看金田一耕助,“哎,金田一先生,刚才老板说的是真的吗?凶手是冲着他来的……”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不过,日置先生,”金田一耕助探出身子,“刚才被杀的佐伯君曾在你手下做事,他今晚进来时,你没注意到吗?”

“不,马上就注意到了,我吃了一惊呢。”

“从正门进来的时候?”

“嗯,是的。”

“那么,当时你注意到有没有人靠近过佐伯君附近?”

“对了,保镖镰田梧郎曾把手搭在他肩上……”

“除了他呢?”

“啊,是了,老板娘去拿我点的姜汁啤酒时,发出了受惊的叫声。”

“啊,这样,还有呢?”

“我注意到的只有这些了。不过这……?”

“没什么,哦,寺田先生,打扰一下,”搜完身的寺田甚藏经过,金田一耕助招呼道。

“啊?什么事?”寺田甚藏回头笑道。“哦,是侦探先生啊,有什么发现了吗?”带有一丝戏谑的口气。

“还没。”金田一耕助挠着头,笑道,“我有事情想问你。”

“请吧。如果能帮上忙最好了,请尽管问。”

“也不是别的,老板娘的左眼是不是假眼?做得很精巧呢……您知道的吧?”

日置店长吃惊地转头看金田一耕助。寺田却一脸轻松:“当然知道了。听说她在上海时,失去了一只眼睛,就装了假眼。做得很逼真,我在和她交往之前,都没发觉呢。不过,金田一先生,这有什么关系吗?”

寺田盯着金田一耕助,似乎想要看出什么来。但金田一耕助却也反盯着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