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目标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目标

“金田一君……你是叫金田一吧。你真的明白这起案件的真相了?”等等力警官疑惑地看着金田一耕助。

别说是这男人查清了案件真相,就连他是不是真的受大银行老板之托,来调查此案的私家侦探这件事,等等力警官都不怎么相信。

“嗯,明白了。警官先生,而且我连凶手都知道了。”金田一耕助依旧悠悠然笑着。

二楼的办公室里。佐伯的尸体躺在沙发上。佐伯进酒馆时觉得热,脱下了上衣,现在这衣服就盖在尸体上。看上去佐伯被击中时上衣是展开的,背部正中央有子弹贯穿的痕迹。

办公室里除了等等力警官,还有老板寺田甚藏、保镖镰田梧郎、日置支店长和爵士乐歌手江口绯纱子,每个人都表情僵硬。房间内外都被警察严密看守着。

不过,大家都不会如此轻易相信这个名叫金田一耕助,鸟窝头、小个子、一脸寒酸相的男人的话。不,不如说是,这人是嫌疑最大的,所以警察们才这么严密地看守着周围呢。

金田一耕助若无其事,笑眯眯地说:“这起案件最有趣的是,凶手是怎么在黑暗中,精确击中被害人的呢?有两种假设。第一,凶手视力很好,即使在黑暗里也能看清目标……但是,这可不是古代的通俗小说,是现代社会呀。第二嘛……就是这被作为靶子的受害者,身上带着在黑暗中也能辨认的标记……”

金田一耕助挠着头,环顾着四周说:“所以,我询问了许多当时在现场的人,于是就明白了。被害者进入酒馆之后没多久就脱了上衣,夹在胳肢窝底下,朝喷水池那边晃过去。请看那件上衣,背后正中央有子弹的痕迹。这么说,被害人被枪击时,应该是披着上衣的。但实际上,我们看见尸体时,他两手紧抓衣襟,倒在地上。这么一想……”

金田一耕助忽然站起来。监视的警察们紧张地动了动身子。

但金田一耕助只是毫不介意地边走边说:“被害人这样走到喷水池边,突然灯灭了,四周一片漆黑。在黑暗中被晒人大叫:猫!猫!黑暗中有猫在攻击我!对吧?”

“唔,然后呢?”等等力警官探出身子,似乎逐渐被他的话吸引了。

“通常,人们为了躲避袭击,会采取什么行动呢?而且,他胳肢窝下面还夹着上衣……借用一下。”金田一耕助想从尸体上取下衣服。

“你要干什么!”木下刑警阻止道。

“我不会拿着上衣逃走的,放心好啦。”

“木下君,让他去做。唔,金田一先生,然后呢?”

“啊,谢谢。”金田一耕助笑着,又行了个礼。

“大概,被害人是这么做的。”说着,他用双手抓住衣襟,从前往后一翻,披在身上。

“猫!猫!黑暗里有猫在攻击我!”他害怕地用上衣罩住身体。

“啊,对了,门旁边有开关,请帮我关掉电灯好吗?”

“嗯,你,照他说的做。”

等等力警官从口袋里找出刚才金田一耕助给的蜡烛,他开始发觉,这个人并不简单。

警察领命,关上电灯。黑暗中传来金田一耕助的声音:“猫!猫!黑暗里有猫在攻击我!被害人这么叫着,披上衣服。诸位,请注意上衣的背部,那里有个标记。”

黑暗中,金田一耕助抖开上衣,上面微弱的磷光组成了一个圆圈。众人吃惊地叫出声来。

“明白了吗?这就是凶手的靶子。警察先生,请开灯吧。”

开灯后,众人的惊讶之情难以形容。在惊叹凶手巧妙手法的同时,也不由赞叹识破这一手法的人的慧眼。

但他是真的识破了吗?会不会是他自己干的?木下刑警眼中的疑惑没有消失。不过等等力警官欣然会意。他努力抑制声音里的激动:“金田一先生,那么火柴就是……”

“不错。我也没想到能发现这个,不过打上标记,应该是进入酒馆之后的事。警官先生和那边的木下先生两人,今晚一直尾随着被害人,路上肯定也经过了黑暗的地方。如果当时就有了标记,肯定会注意到的。不过,根据现场日置先生的证言,被害人进入酒馆后,和他有身体接触的只有保镖镰田君和老板娘雪枝小姐。”

“等一下。”木下刑警打断了他,“金田一先生,之前你也把手搭在被害人身上和他说过话,不是吗?”

“哈哈哈,没错。”金田一耕助笑道,“那么,把我也当成嫌疑人之一吧。的确,我有机会从后门溜进去,合上开关,开枪杀人,从后门逃走,又从前门进来。这样,此处就有三个嫌疑人了。保镖镰田梧郎先生、老板娘雪枝小姐,还有自称是金田一耕助的怪人……接着,让我们逐一研究他们和第二起毒杀案件有无机会关联,也就是有无藏毒机会。暂且把我排除在外如何?警官先生。”

“赞成。”等等力警官笑着点头。

“多谢。”金田一耕助低下头,“接下来是镰田君和雪枝小姐了,不过镰田君也是无辜的。”

“为、为什么?金田一先生?”寺田甚藏吃了一惊,愤愤叫嚷道,“他和绯纱子是一伙的……”

“虽然你这么说,寺田先生,”金田一耕助笑道,“里面有软木屑的,不单单是你的酒杯。我查看了别的杯子,日置先生面前的空玻璃杯底部沾着木屑。而且,日置先生还活得好好的呢。所以,那不是标记,只是单纯的巧合。”

“那是谁?”

“三个除去两个,还剩一个……”

“这、这么说……”

“是雪枝小姐给寺田先生下了毒。”

“啊!……”众人盯着这个奇怪的小个子男人,大叫起来。随后便鸦雀无声。

等等力警官却被吸引了,认真地问道:“金田一先生,为什么雪枝要毒杀寺田君?”

“因为寺田先生知道雪枝有假眼。”

“什、什、什么?雪枝装了假眼?”等等力警官愕然。别的警察也不由得面面相觑。

“嗯,我直到今晚才发现。刚才听寺田先生说,她在上海装了非常精巧的假眼,和右眼一样能活动……问问医生就明白了。”

“那么,被害人叫嚷猫……”新井刑警脱口而出。

“不错。雪枝的假眼在黑暗中发光。另外,今晚的第一名被害人,在去年11月晚上的案子中,和第二名被害人纠缠过。从那柔软的肉体感触,得知对方是女性。而那种柔软,以及在黑暗中发光的假眼,让他联想到了猫这种动物。潜伏在黑暗里的猫……这完全是女性化的暗示。”

金田一耕助评论时,等等力警官不由红了脸。而且,如此残忍的银行强盗,其中一个居然是女的!

“那、那么,金田一先生,七十万日元纸币呢?”支店长声音有些颤抖,额头上汗水潸潸而下。

“请放心。从雪枝射杀佐伯的地方来看,钞票还在那里。佐伯当时想起了些什么,很是困惑,大概是在喷水池的什么地方吧……那个女人塑像的混凝土基座里……”

金田一耕助站起来:“寺田先生,你也知道老板娘要杀你的理由了吧?杀死第一个被害人时,你还不在这里。而且,黑暗中的猫……你也不知道被害人说过这句话。如果听到了,说不定会联想到假眼的事,为此雪枝很不安,所以她要在你知道此事之前除掉你。”

寺田垂头丧气,他很清楚,雪枝还打算把酒馆的经营权据为己有。

“警官先生,”金田一耕助转向等等力警官,“请不要责怪部下检查不周。雪枝左手戴着一个很大的蛋白石戒指对吧。那蛋白石应该是个盖子。雪枝为防不测,在戒指里藏了氰化钾。请下楼一下吧。还有雪枝的假眼在黑暗里闪光的事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