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继千泷殉情事件之后,被揭开的双重杀人案件的真相,之所以一直不为世人所知,是因为当时有一位高贵人物,正逗留在轻井泽,有关各方想尽量掩盖事实。

因此,报纸上只是十分简单地,报道了一下事件,虽然当时逗留在轻井泽的人中,有人知道“殉情”一事的,也鲜有人知道这竞是一起杀人案。只是由于殉情的两具尸体,有些异常之处,便成了人们的谈资,仅此而已。

这且不说,同常磐家的山庄,和宾馆所在的旧轻井泽相比,尽管都是别墅区,千泷这边却是异常冷清,而那深受瞩目的殉情尸体,被发现的别墅所在地,看上去则尤为荒凉。

这里是浅间山下,陡然凹陷的一片原野地带,地貌像峡谷一样,高耸的落叶松、赤松和赤杨之间,坐落着一座可爱的小山庄,离最近的别墅也有五百米。

不过,天下哪里都不缺看客。当金田一耕助乘坐的汽车抵达的时候,这荒凉的地方,也已经有三五成群的看客,在树林中若隐若现了。凯迪拉克甩开这些人,停在一处三岔路口,除了一辆眼熟的水星汽车之外,还停着一辆林肯轿车。路边则竖着一个牌子,白底上面用黑漆写着“青野”二字,这是此处别墅的一种习惯。

不过,前方仍被覆盖在茂密的森林中,山庄是根本看不到的。

下车的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川崎松子三人,急匆匆地准备冲进林间小道。

“小姐,请稍等一下。”

林肯轿车里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接着一个四十岁上下、身穿一身质朴西装的女人下了车。随后另一个女人,也被这女人搀着下来,这恐怕就是香水王国的女王——常磐松代了。

川崎松子无疑遗传了外祖母的身材。常磐松代也是一个身材髙挑的女人,强健的身体,看上去不像是七十岁,她身着黑色套装,头发从正中间分开,在后面扎成了发髻,里面仍有大半是黑发。她皮肤光润,五官长相之中,依稀可见年轻时的美貌,姿态也很优美,简直有点不像日本人。

只不过她的右腿,似乎有点不济,左手拄着一根粗手杖。

“姥姥!……”松子立刻跑上前来。

常磐松代坦然地把半个身子靠在松子的肩膀上,说道:“这位就是金田一先生吧。”

在这次的意外事件中,永远地失去了孙于的常磐松代,虽然表情僵硬,可是在打招呼的时候,嘴角仍然没有忘记挂上微笑。

“是的!……”金田一耕助上前两、三步。

“老婆子我就是常磐松代。今天早上的事情,实在是失礼了。”

“没关系啦!……”金田一耕助故意生硬地回答。

“那一位就是等等力警官吧?”说着,常磐松代又朝等等力警官转过身来。

“我就是等等力大志。”等等力警官也几步走上前去。

“警官,今天早上实在是失礼了。我的确是有件事情,想请金田一先生调查一下,才请他到这边来,可当我听说,您也在一起的时候,就取消了与金田一先生的约定……”

“可是,夫人……”金田一耕助从一旁插话,“关于这事,上原省先生就没有打电话,跟夫人您请示吗?”

这一句似乎正中要害。常磐松代一怔,露出了一丝畏怯,但是,她还是立刻恢复了威严的微笑。

“这件事情,我是在电话中无意间获悉的。可是,到了关键的时候,我还是毘缩了……警官,我并不是有意冒犯,实在是事关全家的秘密……”

“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关于这一点,我想金田一先生也是理解的。”

“那就多谢了。金田一先生。”

“你有什么吩咐?”

“虽然我今天早上,做出了那种失礼的事,可我还是需要您的帮助。提出这种请求,我实在是于心不安啊,可我对这件案子并不满意。”

“哦!……”金田一耕助微微点了点头。

“不过,您还没有看过现场,我就这么说,实在有点……乍一看是很像殉情的样子,可是,那绝对不会是殉情。松树……在我的孙子当中,唯有松树不可能会做殉情那种事。”

“这么说,您的意思是,有人在杀死了您孙子和另一个女人后,伪装成了殉情的样子?”

“没错。金田一先生,请一定找到凶手。就算……”

“就算?……”常磐松代忽然有点语塞,金田一耕助便催促了一句。

“就算凶手是我的至亲,也要给我找出来!……”

“姥姥!……”常磐松子惊讶地喊了一声。

常磐松代的声音严厉而激动,凍然透着一股女强人的气魄,让松子都不由得喊了起来。

金田一耕助跟等等力警官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那就先看一看现场吧。”

“中川夫人!……”松子吩咐随从的女人照看外祖母,自己也要一起去。

“松子,你不能去。”

“为什么?”松子惊讶地回过头来,望着常磐松代。

“你哥哥还那样被放着呢。我已经拜托过警察了,在请金田一先生和等等力警官看过之前,一定要保持原样。那情形不是你该看的。中川,请你带路。”

可就在这时,大概是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上原省十三郎带着一个便衣警察过来了,结果,中川也跟松代和松子一起留了下来。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跟在上原省十三郎和便衣警察身后,不久便在林间曲折的路上,看见了一栋孟加拉式的平房。

同时,风中还飘来难以名状的玫瑰芳香。金田一耕助吃惊地打量着四周,这芳香跟发生惨案的房子也太不协调了。

“上原省先生,这附近有玫瑰花吗……”

听金田一耕助这么一问,便衣警察便从一旁答道:“那是香水的气味。”

“香水……”这一次换作等等力警官瞪大了眼睛。

“是的,在殉情之前,二人从睡床到身体,似乎都洒上了香水。现在仍香气扑鼻呢。”

来到平房前面一看,年轻的搜查主任冈田繁助理警官,正一脸紧张地等着。由于曾参与过犬神家三重杀人案、及射水町连续杀人案的侦破,金田一耕助在信州警界非常有名。

金田一耕助与等等力警官,跟冈田助理警官等人打了招呼。

“尸体呢?”等等力警官问道。

“请往这边。”

二人若无其事地,跟在捜查主任身后,却忽然停了下来。

平房的侧面,有一处利用白桦和栗子树天然的样子,做成的阳台,阳台横梁上面,分明正吊着一个男人,身穿花哨的睡衣。由于全身散发的馥郁的玫瑰香气太过强烈,反倒催人呕吐。

“这、这……”金田一耕助不由得掏出手绢,掩上了鼻子,重新打量起从梁上耷拉下来的这具奢华的尸体。

作为上吊尸体的特征,阳台的地板上,的确有一大摊鼻涕,可是,脸却像是被洗过了一样,十分干净。事后询问才得知,原来是松代夫人觉得可怜,便擦拭过了。

尸体身高五尺五六寸,骨架单薄,体型瘦弱,虽然已经瘀青发紫,可是,从那张无力低垂的面孔上,仍然依稀能够看出生前相当帅气。

上吊男人系在梁上,让自己送命的绳子,其实是用作睡袍带子的、色彩艳丽的捻绳,两端系起来打了两个套,再把脖子伸进套子里。从脚下那镰仓产的、涂漆雕花茶几翻倒的情形来看,死者恐怕是踩在上面,把脖子钻进去的同时,踢翻茶几的。

……乍一看便是这样的情形。

“这位就是松代夫人的孙子——松树先生吗?”金田一耕助朝省十三郎扭过头来。

“是啊!……”

“也就是您的从堂弟了?”

“是的。”

“那边的那位是……”

金田一耕助抬抬下巴,只见对面落叶松树底下,正蹲着一个男人,他两臂抱膝,脸埋在膝盖之间,艳丽的半袖夏威夷衫中,露出圆木一样粗壮的双臂,也不知道是在思考什么,从刚才起就没抬过头。

“阿彦、阿彦,快过来,金田一先生来了。”

被上原省十三郎这么一喊,青年忽地抬起脸来,朝向这边望来。他留着平头,脸上仍然残存着不少童稚,怄气的态度中,带着一股目中无人的野性,就连望向金田一耕助的眼神中,都瞬间闪过一种困曽般的暴戾和杀气。

不久,青年慢腾腾地地站了起来。本以为他会走过来,可没想到他竟突然高高地举起双手。

“哇!哇!哇!……”他像人猿泰山一样,号叫了几声,竟忽然在树林中狂奔起来,这不禁让大家吃了一惊。

“那就是松彦,阿姨次子的遗孤。似乎是因为堂哥的横死深受打击,请原谅他的莽撞。”

上原省十三郎的声音,沉没在深深的忧伤中。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