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正在这个时候,救护车从K医院过来拉尸体了。由于是死于非命,按照法律规定,尸体原则上要送交解剖。

而在此之前,常磐松代和松子则与死者见了面,场面实在凄惨。尽管松代既没有落泪,也没有明显表现出悲伤,可是当她低下头去,看到松树的遗容时,紧闭的嘴唇仍然忍不住瑟瑟发抖。

跟常磐松代不同,年纪尚轻的松子,自然无法控制感情。

“我的那个哥哥哟!……”常磐松子叫了一声,便一头扎进一旁省十三郎的怀里,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省十三郎则默默地在抚摩着常磐松子的后背。

虽然在落叶松和白桦林中,进行的这次见面,颇具戏剧性,不过,后面却有一蒂更具戏剧性的场面,正在等着大家。

强忍悲痛的常磐松代,一面擦拭着眼角,一面说道:“那就搬走……”

正当她催促着,运走尸体的时候,林中的小道上,忽然连滚带爬地跑来一个人,原来是昨天从熊之平,一起来到轻井泽的美代子。当她看到围着松树尸体的人群后,一瞬间愣住了,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即使在被松代用责备的声音,喊了一句“美代子”之后,她仍无精打采地缩着肩膀。

不过,她还是很快就恢复了神智,一面死死地盯着担架上的松树,一面说道:“不好意思,能否请再次把担架放下来?”声音中充满了哀求。

“不……不必了。那担架,请赶紧抬上车吧。”

可还未等严厉的常磐松代把话说完,美代子便说:“请……请……请再次把担架放下来……”

抬着担架的两名便衣警察,不知道如何是好,大眼瞪小眼,不过,他们还是无法抵抗,美代子那声嘶力竭的哀求,把担架放到草地上。

“美代子!你……”

美代子对常磐松代的厉声呵斥充耳不闻,她扑在松树的胸口上,呜哩哇啦地哭得死去活来。

“美代子……”听到常磐松代的喊声中,带着一种异常,金田一耕助回头一看,只见她的脸上,正闪现出巨大的惊讶和困惑。

“美代子……这么说,你……这么说,你的……”

可是,美代子的耳朵里,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这些话。她把脸紧紧地贴到这名帅气青年的脸上,紧紧地拥抱着他,一面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摇着头,一面默默地哭泣着。她抽噎着,拼命抑制喷涌上来的呜咽……

金田一耕助跟等等力警官正在交换眼神,上原省十三郎却来到美代子的身边,扶住她的肩膀,和她耳语了几句。美代子这才乖乖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松树的身体上离开,擦着眼泪,拽过手提包。大家正在纳闷她要干什么,只见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指甲剪。

美代子用指甲剪,剪下松树的一撮头发,仔细地包进和纸,装进手提包,接着又对着松树的嘴唇,最后亲了一下,然后才在省十三郎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美代子……”常磐松代用颤抖的声音,喊了一声美代子。

可是,美代子却连睬都没有理睬,只是默默地环视大家的脸。不久,她也不知是冲着什么人点了点头,然后一转身,径直冲上林中的路,只是手绢仍然按在眼睛上……

常磐松代则用茫然的眼神,目送着美代子的背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