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对了,主任!……”

不久,两具尸体被救护车拉走了,常磐一家和青野太一郎随之离去,现场只剩下了令人沮丧的静谧。

金田一耕助朝冈田助理警官扭过头来。

“那具尸体……你们怎么知道,那具上吊的尸体,就是常磐松树呢?难道身上有可以证明,是常磐松树身份的东西……”

“卧室里的确有那男人的衣服,但是,也只是一件翻领衬衣和贴身内衣,外加一条裤子而已。裤子里有一个装了大约五千元的钱包,但是,里面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那你们怎么会……难道有人认识松树?”

“不,不是的。听说先生是从旧轻井泽,经离山北面来的吧?”

“对啊!……”金田一耕助老实巴交地点了点头。

“那也难怪您不明白。在由此直下中轻井泽的路上,有一辆汽车抛锚了,不知道是轮胎打滑,还是其他原因,车从路旁一头扎进了三尺深的山沟,就动不了了。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按照汽车里的驾驶执照,给常磐家打电话一问,那个姓上原的男人,便赶了过来。他也正在寻找松树呢。”

“警官,那我们就去看一看那辆抛锚的车吧。”

“金田一先生,您是怎么看这案子的呢?……是殉情,还是……”

“主任,一切还是等解剖结果出来以后再说吧。究竟是吊死的,还是掐死的,有时候这鉴定,还是很困难的。”

幸亏松代夫人让司机随林肯汽车留了下来,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决定临时借用一下。汽车立刻开出。

“这辆林肯车是谁的?”

“是松彦少爷的车。”

“那松彦是放下车后走的?”

“对,因为社长要用。”

“是吗?松彦很害怕奶奶,是吗?”

“这个嘛……”司机闪烁其词。

“刚才的凯迪拉克,是谁开走的呢?既然那辆水星是上原开走的……”

“是松子小姐。”

“这么说,松子小姐也会开车喽?”

“不只是松子小姐,社长本人也会。”

“哦?……”等等力警官瞪圆了眼睛,“那位老夫人竞然也会开车?”

“对,听说是年轻时拿到的驾驶执照。”

“那么,她现在也经常独自开车吗?”金田一耕助问道。

“对。就在昨天早晨,她还自己开着车,去査看雷击的灾情呢。”司机十分赞赏地吹捧着老夫人,“虽然她的腿脚有些不济,但其他方面倒还挺健康的,所以……”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是早餐结束后不久的事,大概十点钟吧。”

“是这样啊!……”金田一耕助简单应付了一句,便思考起来。

上原省十三郎说:接到轻井泽的联络,而给金田一耕助打电话,大约是在早上八点。由此推算起来,松代夫人是先给东京打了电话以后,又独自驾车出去的。不,说不定是在省十三郎打电话,报告了等等力警官同行一事之后……

“松树是从什么时候不见的?”

“星期五的晚上,晚饭后开车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家里就没有人担心?”

“这个嘛,谁想到会出这种事……”司机含糊其词,“大概是以为,他直接返回东京了吧。”

“他们——松树、松彦和松子小姐——一直都在这边吗?”

“不,松子小姐还是学生,所以一直在这边,但松树少爷和松彦少爷,则是一个星期轮换一次。”

“可是,现在,两个人不是都在这边吗?”等等力警官责问道。

“怎么说呢,反正星期五的傍晚,松彥少爷突然就来了……”

“你刚才说,棊本上是一周轮换一次,那么到底是星期几来,星期几回东京去?”

“一个是在星期天傍晚,或者是在星期一早晨离开,另一个则大约是在星期一晚上过来……”

“上原省先生每周末都过来吧?”

“是的。他是星期六下午,从东京过来,星期天晚上或星期一早晨,再离开这儿。”

“那就是说,他是跟松树或者松彦一起回去了?”

“差不多吧。不过,松彦少爷经常食言,要么自己提前回去,要么故意留在后头……松彦少爷基本上是个不讲理的人……”

“这么说,三个人都是好朋友了?”

“……那是当然。”司机加强了语气,“毕竟上原省先生最年长,人也老练,所以,松树少爷非常信赖他。连松彦少爷那样的,都一样信赖他。”

谈及上原省十三郎的时候,司机的语气似乎格外起劲,一脸自豪。

“换个话题吧,美代子是什么人?”

“这个……”司机迟疑了一下,不过,他大概觉得这种事情,隐瞒也没有用,于是说道,“听说她是上原省先生的从表妹……”

“她跟常磐家是什么关系?常磐松树和松彦兄弟,都是上原省先生的从堂弟,对吧……”

“上原省先生的祖父,是常磐社长丈夫的哥哥,也就是松树少爷他们爷爷的哥哥。而上原省先生与小林美代子的母亲,则是表姐妹的关系……”

“这么说来,她跟常磐家也没多大关系啦。”金田一耕助点头问道。

“是的,不过,她十五六岁的时候,社长就把她接了过来,十分疼爱……”

“这是怎么回事?”

“今年春天,听说她从女子大学毕业的同时,离家出走去了,好像是开始独自谋生。我们还一直以为,她会嫁过来呢……”

金田一耕助不禁想起,刚才那戏剧性的一幕,以及美代子已经怀孕的情形,问道:“那么,她离家出走是什么原因?”

“这个嘛,我就不……”

这位聪明的司机,血缘关系他还是肯讲的,可一旦涉及家庭内的秘密,他似乎就不愿多说。

不过,等等力警官还是毫不客气地说道:“那姑娘怀孕了吧?”

“我很久都没有见她了,刚才看见她后也吓了一跳。”

“那你觉得孩子的爸爸是谁?假如是松树、松彦和上原省先生这三人之一……”

“这个嘛……”这名司机并没有看到,刚才那戏剧性的一幕,他为难地低下了头,“这种事我们就……”

“周围的人,都觉得是那个不讲理的松彦,不是吗?”金田一耕助引诱着问道。

“这,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司机喃喃自语着,忽然一抬头,惊叫了一声,“啊,就是那边了。”

果然,车子从山间的道路上,一个急转弯后,就见前方有一辆汽车,巨大的车身,正陷在路旁的湿地里。车型跟金田一耕助现在乘坐的一样,也是林肯轿车。

金田一耕助跟等等力警官从车上跳了下来,调查了一番抛锚的林肯轿车。

“金田一先生,金田一先生!……”等等力警官压低声音说,“这辆车是朝下抛锚的。难道松树是在杀了那女人之后,驾车逃到这里,因为汽车抛锚,便只好死心,重新又回去上吊了吗?”

“重新又回去,再慢慢地换上睡衣,然后才上吊?并且……”

“什么?”等等力警官注视着金田一耕助。

“为了防盗,车主还细心地给这车子上了锁。”金田一耕助随手拉了拉车门,冷笑一声,回头对等等力警官严肃地说,“一个决意要上吊的人,你不觉得他这样做,也未免太细心了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