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章

从这天傍晚一直到深夜,轻并泽的警察,简直忙得不亦乐乎。

首先是应上原省十三郎的要求,寻找美代子的下落。一调查,美代子根本就没有乘坐过火车和公交车的迹象,于是警方认定,美代子很可能如她在遗书中所写,决意要在轻井泽的山中自杀,便在得到城镇消防团和青年团的配合后,开始对各处山岭进行大搜索。

继而令轻并泽警方感到震惊的,是等等力警官的部下——新并刑警,急匆匆地从东京赶来了。新井刑警指出,青野太一郎是一个结婚诈骗的惯犯,而且他星期天早上,乘坐过下行准急列车的行为,已经得到了两、三个人的指证,因此,冈田助理警官非常兴奋。

青野立刻被传讯了,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和新井刑警协同,进行了严厉的审讯,不过,青野依然满不在乎,大言不惭。

“你们不会是搞错了吧?”原形毕露的青野太一郎,耍起了他天生的厚脸皮。

“昨天早晨,我的确是乘坐上野始发的准急列车,赶到了这边。我原本应该在两点前赶到别墅,可是,由于那可恨的塌方,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昨天下午四点前后了,当时百合子还活蹦乱跳呢。”

“什……什么?这……这是真的?”

冈田助理警官的怒气冲冲,与金田一耕助的愕然失色,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

“当然是真的了。喂,主任,我到底也算是个现代人,对吧?……医学这玩意儿我还是相信的。就说现在吧,在常磐老夫人的请求下,不是就有一个厉害的医生,特地从东京赶来,对二人的尸体进行了解剖吗?我也正期待着解剖结果呢。这里面肯定会有死亡的推定时间吧?所以,不信你们就等着瞧。”

青野太一郎发出冷笑。他的态度越是充满了自信,金田一耕助的脸色便越难看。

“这二人的死亡时间是在昨天,也就是在星期六晚上六点以后,这肯定会得到证明的。因为我离开那儿的时候,百合子仍然活着。我六点左右离开了别墅,六点三十分,乘上了从中轻井泽发车的下行列车,抵达长野的时候,是八点三十分左右,然后我就在车站附近,一家叫‘藤屋’的旅馆住了下来,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调查一下我不在现场的证明。”

昨天早晨,常磐松代造访那幢别墅的时候,女人就已经死了,不,是常磐松代认为她已经死了。既然连松代都这么认为,掐死女人的男人,无疑也会坚信如此。可是,青野太一郎星期六下午四点前后,来到别墅的时候,那女人仍活蹦乱跳,既然这个男人连死亡的推定时间,都说了出来,那么,这里面是不能有假。

如此说来,星期六早晨,女人并没有真正死去。那女人只是一度处于假死状态,以至于连掐死女人的男人和常磐松代,都误以为星期五晚上,女人就已经断气。后来,那女人在星期日早晨,再度变成了被掐死的尸体,而这一次是真的。

金田一耕助的胸口里,感到一阵阵剧痛,他的心被极富讽剌性的命运彻底摧毁。一直以来,他心中的人物就只有一个松树,而且,很可能是错杀的。可是,在听了青野太一郎刚才的话之后,他才发现:这个人物,还杀死了另外一个女人——百合子。

他已经无心去听青野太一郎的话。这个男人无疑从百合子那里,听到了昨天晚上,差点被一个男人杀死的事情,可他仍把百合子一人留在现场,自己去了长野。他这样做,肯定有他自己的计划。难道他是想让百合子埋伏起来,坐等掐死百合子的男人再度前来,借以加大敲诈的筹码?如此一来他最好不在现场……可是,掉进这对恶毒夫妻设下的陷阱的人,却不是他们要等的男人……

金田一耕助踉踉跄跄地离开了房间。两小时后,法医界的最高权威F博士发布的尸题检验报告书,也部分印证了青野太一郎的话。

这里所谓的“部分”,是指常磐松树和青野百合子的死亡时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省掉所有艰涩的专业术语,简单介绍一下,尸检报告的要点,那就是常磐松树被掐死的时间,是在星期六清晨五点到六点之间,而与此相反,青野百合子被掐死的时间,是在当夜的十一点至十二点之间。即,松树要比女人早死十八小时,而女人被杀的时候,青野太一郎完全没有作案时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