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这是入秋以后的事情。

有一天,麻里子收到一封匿名信,写着“亲启”的信封内只有一张女性专用的信纸,信纸上以幼稚的笔迹这么写着:

你知道不知道你家里的那口子跟Y·K发生肉体关系?并不是我跟你家里的那口子或Y·K有仇,而是我可怜你,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希望你多加注意Y·K。

看笔迹,似是女人写的。麻里子知道,信中所说的“Y·K”是担任模特儿的桑原弓子。

麻里子跟桑原弓子不熟,由于桑原说话带有东北口音,所以多半是东北人,不然就是在东北待过一段时间。她是在两年前开始当模特儿,身材高眺,年仅二十岁,这种年龄很适合当模特儿。由于个性豪放不羁,所以经常传出花边新闻,虽然麻里子也听到她跟丈夫有不正常关系的传闻,可是,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麻里子看完信后,虽然有点在意这件事情,可是,并没有向丈夫询问桑原弓子的事情。三天后,麻里子又收到第二封信,仍然是匿名信,字迹也很幼稚。

你好像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你家里的那口子跟Y·K发生肉体关系,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你家里的那口子一再跟Y·K在汽车旅馆约会,我希望你拿出勇气,勇敢面对这件事情。

麻里子看完第二封信后,也是把它烧掉,因为她不相信田岛会跟别的女人上床。

我深爱着丈夫,丈夫理应也深爱着我。麻里子在内心里这么确信着。

写匿名信的人非常执拗,三天后,又寄来第三封信,依然是匿名信,也只有一张便宜的女性专用信纸,这次是这么写着:

你好傻,因为你家里的那口子跟Y·K在汽车旅馆幽会,你都被蒙在鼓里。你家里的那口子跟Y·K约会的汽车旅馆是千驮谷的“新王妃”,如果姑不相信,明天上午八时他俩会在那家旅馆约会,居时你可以去抓奸。我是为你好,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希望你能重视这件事情。

麻里子虽然又把这封信烧掉,可是,已在内心里留下疙瘩,不过,还没有开始对田岛产生怀疑。

她对丈夫的信赖依然没变,可是,由于内心有疙瘩,还是前往“新王妃”汽车旅馆。

“千驮谷的新王妃汽车旅馆……”

麻里子向出租车司机说道。由于说话声太小,被汽车的引擎声遮盖住,所以又重复说一遍,也因此,让她害羞得脸都红了起来。

因为她感觉到去那种地方是很可耻的事情。

车子从千驮谷转入代代木,可以看到门口挂着“休息”招牌的旅馆,屋顶上的霓虹灯已亮了起来。

对麻里子来说,这是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她知道这种地方是男女幽会的场所。

麻里子在可以看到新王妃汽车旅馆招牌的地方下车。

情侣很大方的开着车子从麻里子的面前进入汽车旅馆,一上二楼后,放下窗帘,点亮电灯。

只有三个房间的窗帘没有放下来,这三个房间大概还空着吧?其余二十几间都是窗帘深垂。麻里子一面心想丈夫跟桑原弓子在其中一个房间行乐而气得怒火中烧,一面祈祷丈夫不会来这种地方。

又有一辆汽车亮着耀眼的车头灯开进汽车旅馆。

透过挡风玻璃,看到年轻女人好像很兴奋的依偎在开车的男士身上谈笑着。

在寒冷的夜空下,在这种地方徘徊、监视,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起来。

因为她是为了想印证匿名信的真假,才来这种地方,一时之间觉得自己好傻,也因而打消对丈夫的疑心。

就在她想回去时,听到打开窗帘的声音,里面的车子也亮起车头灯。麻里子连忙躱到门柱旁的大树后面。

麻里子一看到开出来的车子,不禁大吃一惊,因为那辆车子跟丈夫的车子同一型,都是福特天王星。

“能让人满足美感的车子,只有进口车。”丈夫在购买这种车子时,虽然这么说着,其实他是被进口车推销员说动心,才会购买这种车子。

由于这型的车子很少,不容易在街道上看到,所以这辆车子很有可能是丈夫的。

那辆车子开亮大红尾灯从麻里子的面前开过去。开车的人不折不扣是她的丈夫,坐在助手席的是个身穿漂亮外套、浓妆艳抹的女人。

那个女人是桑原弓子。麻里子因为感到有点头昏,当场蹲下来。

那天,丈夫以参加“新纪会”聚会为由出门,没想到是在外面跟其他女人约会。丈夫欺骗她,背离她,比起愤怒来,惨痛之情深深打击她的心,全心深爱着丈夫,信赖着丈夫,换来的竟是这种凄惨的下场,光彩灿烂的爱情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呢?

那晚是怎么回到家的,麻里子已记不得了,只记得回到家后,一上床,眼泪就像决堤般流出来。

麻里子无法原谅丈夫的婚外情,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商量,可是,唯一的亲人母亲已在两年前去世,虽然她有几个高中时代的朋友,可是,她不习惯跟她们谈论这种事情,一则是为了自尊心,二则害怕她们不知道会怎么想。

就在麻里子不知如何是好时,想起三年前突然从她面前消失掉的井关一彦。

麻里子写了一封信给在仙台的井关,说有要事想跟他商量,问他能否前来东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