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站台有点初冬的寒意,麻里子竖起外套的领子,注视着空荡荡的站台,紫色的外套很配她的白晳侧脸。

车站播音员广播:从仙台开往上野的东北线特快车即将进站。麻里子慢慢地向剪票口走过去。

如果井关是因为对她的爱感到绝望才离开东京,她把丈夫有外遇的事情吿诉他,大概会让他感到困惑和痛苦。

冷静想想,井关不是谈论夫妻间问题的理想人选,因为他难以处在冷静第三者的立场,麻里子所以把井关叫来,或许是潜意识想向丈夫报复也说不定。

跟以前深爱她的男人见面,也许是不贞的行为。

剪票口四周开始吵杂起来。

二十一时〇九分,“云雀九号”特快车进站,比预定时间晚五分钟。灰色车顶被雨水打湿,看来在抵达上野的途中一定下着雨。

可能不是观光季节,所以旅客不多,麻里子很快就看到井关一彦,井关也看到她,挥着手快步走过来。

三年没有见面的井关,看起来好像有改变,又好像没有改变,他的脸上依然如同三年前一样,挂着温和的笑容,可是,整体给她的印象是变得很成熟、很稳重,恐怕是三年前的井关很少像今天身穿西装之故吧?

“啊!”井关以有点冷漠的口气说道。大概是因为三年没有见面,让他感到生疏吧?

“收到你的信时,大吃一惊……也很高兴……”

“对不起。”

“不,没有关系。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那……”

麻里子才开口说话,又马上把话打住,因为一则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二则这种事情不是一下子可以讲得完。

“我们还是先离开车站吧!”麻里子说道。

他俩并肩走出车站,霓虹灯闪烁出耀眼的光芒,夜空连一颗星星也没有。

看样子,东京也可能会下雨。

“我已经有三年没有来东京了。”井关看着霓虹灯世界说道。“一点也没有变,不只是街景,连你也——”

“不,我变了。”

“你变得比以前更漂亮,看起来很幸福——”

“……”

“怎么啦?是不是我说错话?如果是的话,我向你道歉——”

“不是。”麻里子摇着头。

“如果不是,我就放心了。”井关非常客气的说道。“去喝杯咖啡好吗?”

“好。”

“哪里比较好?”

“什么地方都可以,只要安静的——”

“我懂了。”

井关停下来,环视着上野的夜景。

“上野铃本附近有一家咖啡馆,我在念书时常去。”

“好,就去那家咖啡馆。”

“田岛君也曾跟我一起去。对啦!田岛君最近怎样?”

“很好。”麻里子以生硬的口气回答道。

井关好像没有注意到麻里子有点不对劲,笑着说道:“是吗?”

他俩弯进小巷,进入一家名叫“船屋”的小咖啡馆,玻璃门贴了一张用金箔纸剪成的西班牙帆船。

这里好像是艺术家休息的场所,因为当他俩在里面坐下来时,四周已坐满蓄长发、戴金边眼镜的男子和身穿彩衣的年轻女郞。

或许三年前,丈夫田岛和井关也跟这些年轻男女一样,来这家咖啡馆谈论将来。

麻里子和井关各叫一杯热咖啡后,井关向麻里子问道:“可以抽烟吗?”麻里子同意后,井关才拿出香烟。井关所以这么客气,不是三年没有见面,让他觉得生疏,就是关怀已为人妻的麻里子。

“这里不是顶安静。”井关诚惶诚恐的说道。“不过,唯一的好处是我们的谈话不会被别人听到。”

“是的。”

麻里子一面点着头,一面环视着四周,看到柱子上挂了一幅画。

是一幅小小的画,麻里子一看到那幅画,不禁脸色大变,因为那幅色彩艳丽的光屁股的女人图画,正是她先生的作品。

而那个面带微笑的光屁股的女人,正是桑原弓子。

“走吧!”麻里子忍不住大叫出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