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走到外面,井关大为吃惊的问道。

井关脸上的表情不是生气,而是目瞪口呆。

“对不起……”麻里子小声说道,对于刚才失态的行为感到很不好意思。由于她无法忍受在桑原弓子的画像前跟井关谈话,才会那么失态,这是她的洁癖,也可以说是她的弱点。

“里面有熟人吗?”井关问道。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井关,大概很难想象她何以会那么失态吧!

麻里子默然走了几步路后,突然停下来,说道:“带我去可以喝酒的地方,好吗?”

井关睁大了眼睛问道:“喝酒?麻里子小姐要喝酒?”

“不行吗?”

“不是不行……”

“那就带我去。”

“你不怕田岛君生气吗?”

“不要提他……”麻里子很生气的说道。

井关好像从她的表情察觉到什么事情。

“走吧!”井关在前面带路。

井关把麻里子带到御徒町附近小巷内的一家小酒吧,店内只有两、三个客人坐在吧台前面的高脚椅上喝酒,很安静,播放着柔和的轻音乐。

“你想喝什么酒?”井关和麻里子面对面坐下来后,向麻里子问道。

这是麻里子第一次来酒吧,不知道点什么酒好,虽然她在家曾跟丈夫喝酒,可是,也只喝一点点的啤酒而已。

井关帮麻里子点了一瓶Highball。

Highball很可口,虽然酒精成分不多,可是,两、三杯下肚后,麻里子觉得她的脸火辣辣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说?”井关问道。他的脸也红了起来。

“是不是你跟田岛君发生了事情?”

“是的。”麻里子点着头,一则因为喝酒的关系,使她轻易开口说话,二则是在“船屋”咖啡馆看到桑原弓子的画像,让她起了反弹作用。

麻里子把匿名信、丈夫跟桑原弓子暧昧关系等事情简单叙述一遍,她在谈话时,有好几次气得咬牙切齿。

井关默然倾听着,当他听完,脸上出现黯然的表情。

“我不相信……”井关断然说道。“田岛君会做出那种事情……”

“可是,这是事实。”麻里子很坚决的说道。

麻里子想起她在千驮谷汽车旅馆前面看到丈夫和桑原弓子,不禁让她感到心情沉重。

“可是……”井关一脸迷惑的表情说道。“一定是女的勾引田岛君,因为田岛君生性懦弱,很容易被女人勾引。”

或许真如井关所说的也说不定,麻里子也那么想。

表面上田岛很坚强,其实那是他装出来的,他是个生性懦弱的人。

因此,很有可能是桑原弓子勾引田岛,但就算是桑原弓子勾引他,也不能加以原谅。因为由这可以看出田岛对妻子的爱情已褪色了。

“你叫我原谅他?”

“我并没有那么说,这要你自己作决定。”井关连忙说道。“我不想替田岛君向你求情。”

“我可以原谅他吗?”

“我想可以,因为田岛君一定会很后悔。”

“是吗?”

麻里子以黯然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手指。田岛会因为自己做错事感到后悔吗?如果不让妻子麻里子知道,他不是可以很高兴的跟桑原弓子在一起吗?

“田岛君知不知道你已发现这件事情?”

“我想他还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跟他谈过。”麻里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井关好像很心痛的看着麻里子的脸说道:“如果田岛君向你认错,求你原谅,你会不会原谅他?”

“我不知道。”麻里子很老实的回答道。因为她在汽车旅馆看到的那一幕给她打击很大,那种屈辱感至今还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内心里。

“目前我已不相信田岛的爱情。”

“这我了解。”井关以低沉的声音说道。“我认为是那个女人勾引田岛君,不用说,田岛君也要负一半责任,可是,他一定很后悔,因为他很清楚失去你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井关说他要跟田岛见面,以便暗中观察他的心情。

“我并不是因为接到你的来信,才专程赶来东京,而是为了旅馆的事情,才来东京,纵使你不找我,我也会找昔日的朋友聊聊。我想等我查出田岛君的真实心意后,你再作决定要不要原谅他好了。”

麻里子沉思了一会儿。虽然不知道丈夫会不会跟井关说真心话,可是,让井关跟田岛见面,也不是一件坏事,麻里子说她也那么希望后,又这么说道。

“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吧!”麻里子说罢,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

“三年没有跟井关兄见面了,我想知道你的近况。”

“我的近况?”

井关有点腼腆的微笑着。麻里子发现三年前的童稚又在他的脸上浮现出来。

麻里子也微笑着。

“你在仙台都做些什么事情?”

“都是一些平凡的事情,虽然说是经营旅馆,也只不过是听父母亲的差遣而已。”

“结婚了吗?应该已结婚了吧?”

“不,还没有。”井关苦笑着搔着头。“因为找不到理想的对象。”

“怎么会……”

麻里子很想说“怎么会找不到理想的对象”,但又把这句话咽下去。

因为她想这个人多半是为了我才直到今天还没有结婚吧?这种推测让她觉得有一股甜蜜的伤感。

麻里子觉得有很深的醉意。

“要不要跳舞?”井关突然这么问道。他的脸上也稍微出现醉意。

麻里子环视着四周,狭小的舞池有两对男女在跳舞,舞曲是普鲁斯。

井关拉着麻里子的手站起来,起先还有点距离,但随着舞曲的进行,逐渐缩短两人间的距离,麻里子靠着井关的胸膛回忆几年前的事情,跟田岛结婚前,她曾跟井关跳过几次舞,那时只有喜悦,因为那时不知道这就是谈恋爱,所以不知道谈恋爱的痛苦。

那时有年轻朋友夸赞她的美丽。田岛和井关也都拿她做模特儿,猛画“M子的画像”。慈祥的母亲也还活着。

麻里子闭着眼睛跳舞,或许她想藉甜蜜的回忆逃避现实的痛苦,这也是她性格软弱的一面,她很清楚眼睛一张开来,就得面对现实,现在她只想忘掉丈夫和桑原弓子。

“井关兄,你何以突然回去仙台?”麻里子张开眼睛仰望着井关问道。“三年前?”

“那时……”井关眼望着远方说道。“老实说,我很喜欢你,说我爱你也可以,那时我看过你的日记,在你家看到的。我去你家拜访,你不在家,令堂叫我等你回来,我就在你的房间等你。就在我等你的时候,我偷看了你的日记,你在日记中说,你把我当成大哥看,这给我打击很大。”

井关微笑着继续说道:“我知道那时田岛君也深爱着你,田岛君的名声也如日中天,心想田岛君比我更适合你,我才悄然离开东京。”

“我把你当成大哥……”麻里子轻轻地这么喃喃自语着。

“井关兄,那是因为我们太过于亲近的关系,如果那时……”

如果那时井关也向我求婚,我会选择谁呢?大概会选择田岛吧?麻里子这么想。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虽然井关笑着说道,可是,笑得很勉强。

“由于你已经跟田岛君结婚,我才敢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这已是过去的事情……

麻里子默然注视着井关的脸,井关说这已是过去的事情。是的,这的确是三年前的事情。

可是,过去的事情好像又恢复过来。

“麻里子小姐,你现在还写日记吗?”井关问道。

麻里子“哦”了一声后,说道:“偶尔……”

舞曲一结束,他们两个人又重新回到座位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