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第二天,麻里子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丈夫不在画室,也不在寝室,当她来到客厅,现桌上放了一封信。

我应杂志社邀请去伊豆写生旅行,由于你睡得很甜,所以不忍心把你叫起来。

预定后天可以回来,请你好好考虑昨晚我所说的话,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

空白的地方有他在伊豆投宿的旅馆名称。

麻里子看完信后,松了一口气。她很高兴稍微延后下决定的时间,因为她希望多一点时间考虑。

下午,麻里子跟井关在银座冰果店见面时,把丈夫出去旅行的事情吿诉井关。

“多一点考虑的时间或许比较好也说不定。”井关这么说道。

“我也是那么想,因为我觉得非多方面考虑不可。”

“多方面?”

“现在我非好好留意丈夫的事情不可,我觉得三年的婚姻生活是胡里胡涂的过去,完全没有去注意丈夫的缺点。”

“请等一下。”井关连忙打断麻里子的谈话,说道:“你想得太多反而会有危险,目前你认为田岛君在欺骗你,如果你以这种心情看他,凡事都会觉得不对劲。”

“我很冷静呀!”

“可是……”

“我会很冷静的观察丈夫的缺点,虽然我已渐渐对丈夫失去信心,可是,我仍然想知道在丈夫的内心里还爱不爱我?”

“田岛君当然爱你,也因为深爱着你,才求你原谅,如果他不再爱你,就不会求你原谅了。”

“是吗?或许还有一点爱意也说不定,可是,已不是三年前的那种爱情,丈夫的确向我坦承跟那个女人的关系,并且求我原谅,说他不想失去我,可是,我不认为这能表示他还深爱着我,他不想失去我,或许只是为了顾全面子。”

“你不要老是往坏的方面想。”井关面有难色的说道。“因为这不但会伤害到田岛君,也会伤害到自己。”

“我已被伤害得遍体鳞伤。”麻里子透过玻璃窗注视着银座的夜景,眼中充满怒火。

“何况……”麻里子继续说道。“丈夫不反省自己,反而怀疑我俩之间有暧昧关系,我绝不会原谅这种自私自利的丈夫。”

“我跟你……”井关先是大吃一惊,接着是一脸黯然的表情说道:“由于以前我也爱你,田岛君起疑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为什么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之间不是没有不可吿人的秘密吗?”

“我俩确实没有做出愧对良心的事情,以前我爱你,不,即使现在,我还是很喜欢你,因此,如果只有我和你在一起,很容易被怀疑,尤其是在田岛君深怕会失去你时,更容易认为我会把你抢走,因此,我才说田岛君起疑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不在乎。”麻里子以锐利的眼神瞪着井关。

“我先生有资格责备我们吗?不反省自己,反来怀疑我们,足以显示出他是自私自利的人,以前我就知道丈夫是自私自利的人,对自己很宽大,待别人就很严苛……”

“你说田岛君自私自利,这点我承认,可是,艺术家多半如此……”

井关说到一半时,突然“啊”的轻叫一声,说道:“那个人不是田岛君吗?”

井关眼望着马路对面的大楼,刚好在同一高度有一家咖啡馆,有一个身穿深藏青色大衣的男子坐在角落里,麻里子抬眼看了一下,连忙用窗帘遮住脸,那个男人果真是她的丈夫田岛。

麻里子的脸色变得非常苍白。

“田岛君没有去伊豆?”井关好像很不解的说道。麻里子感到一腔怒火,因为她认为丈夫又在骗她。

“他一定是想让我相信他去伊豆,以便跟踪我。”

“田岛君应该不会那么阴险……”

井关一面很狼狈的说道,一面用手帕擦着额头,大概暖气太热吧?

“或许杂志社的人叫他在那家咖啡馆会合,以便一起去伊豆写生旅行也说不定。”

“是吗?”

麻里子一脸怀疑的表情说罢,又向那家咖啡馆看了一眼,田岛已经不见了。他一定已看到我们两人。麻里子这么想。

“我去打电话。”麻里子突然这么说道。

“打给谁?”井关一脸惊讶的表情问道。

“请他去写生旅行的杂志社,我想问问该杂志社的人有没有跟他约定在那家咖啡馆见面?”

麻里子不顾井关的劝阻离开座位。她在柜台借电话打到杂志社,接电话的人是跟麻里子见过两、三次面的编辑。

“请你先生去伊豆写生的人是我。”编辑说道。“我全权委托你先生,让他自由作画,期限是二十五日,你先生是不是出发了?”

“你有没有跟我先生约定今天是在什么地方见面?”

“没有,就如刚才所说的,我已全权委托你先生,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不,没有。”

麻里子小声说罢,挂断电话,气得咬牙切齿,丈夫果然怀疑她跟井关有暧昧关系,所以才在后面跟踪,他骗她说他去伊豆,只是为了想让她放心去跟男友幽会,这种做法不是很卑鄙、很阴险吗?麻里子气呼呼的返回座位。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