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麻里子僵立在那幅被破坏的画像前有一会儿,在惊愕之情消失后,愤怒之情油然而生,因为如同自己的脸被乱七八糟涂满颜料一样,感到非常的不快和生气。

破坏者一定是丈夫,一定是丈夫跟江上风太郎喝完酒回家,把内心的怒气发泄在那幅画像上吧?

这很符合丈夫的作法。麻里子这么想,丈夫生性任性、胆小,他看到她跟井关在一起,一定感到很不悦,可是,由于没有勇气向她说,只好藉酒浇愁,并把怒气发泄在这幅画像上,把画像的脸涂抹得乱七八糟,麻里子心想田岛一定是边骂“畜生!畜生!”,边用红色的画笔涂抹画像的脸部。

麻里子感觉到她跟丈夫间的鸿沟益发加深,以小孩子的作法表示嫉妒之情,未免太愚蠢了,成名天才艺术家形象完全打从麻里子的内心里消失殆尽。

麻里子把“M子的画像”放回橱柜里,残留在内心里的对丈夫的恋情,也因为看到这幅画像而消失殆尽,这种卑鄙、小心眼的丈夫,已不值得她去爱,何况由丈夫这种作为,很明白显示出这不是爱情,而是纯粹嫉妒心的发泄。

麻里子离开画室,心想明天非离家出走不可,就算投宿旅馆也可以,因为她不想再跟丈夫见面。麻里子这么一下定决心,心情就变得舒坦多了,不再那么生气和不快。

比起憎恨,麻里子更可怜丈夫的胆小,有憎恨才会有爱,怜悯只是爱情的残渣而已,或许对丈夫的爱已消失殆尽,麻里子才不再那么憎恨丈夫吧?

三年的爱情生活就这样结束,对麻里子来说,信赖丈夫,深爱丈夫,并不觉得好笑,而是认为自己好儍。

那时她还年轻,所以才看不出丈夫的荒唐性格。如今她已看出丈夫的庐山真面目,两人间的感情也就完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