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从接到报案到巡逻车赶抵中目黑的田岛家,大约经过十五分钟,虽然后来知道这十五分钟具有某种意义,可是,当时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情。

最先抵达的是两个年轻警察,他俩半信半疑的进入田岛家,一看到两具尸体,连忙通报警视厅。

十分钟后,名叫矢部的捜查一课警部补跟鉴识人员一起进入田岛家。

矢部警部补年约四十岁,身体瘦弱,由于有一张大嘴,所以同僚给他取了一个绰号“蟾蜍嘴”,除此之外,他是个很平凡的人。

矢部一进入客厅,以冷静的表情眺望着男女尸体,立刻知道是中毒死亡,因为身上没有外伤,看来多半是氰酸钾中毒。

矢部把视线从尸体移向站在房间一角的男人身上。

“打电话报警的人是你吗?”

“是的。”

“你叫什么名字?”

“井关,井关一彦……”

“你知不知道何以会发生这种事情?”

“知道。”

矢部叫对方在椅子上坐下来后,说道:“那么,能否麻烦你说一遍?”

“躺在那个地方的死者是……”井关呑了一口口水后,继续说道:“画家田岛幸平和他的妻子麻里子。”

井关以黯然的眼神眺望着那两具尸体。

“那两个人都是我的朋友。”

“然后呢?”矢部催促道。

井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脸色非常苍白。

“三年前,田岛君跟麻里子因爱结婚,可是,最近田岛君另结新欢,麻里子知道这件事后,认为田岛君背弃她。由于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才找我商量。”

“我当然劝他俩和解,可是,在我接近她后,不知不觉中爱上她,被丈夫背弃的她也接受我的爱,打算和丈夫分手,跟我在一起。”

“这一来,不就发生新的三角关系吗?”矢部淡淡的说道。

“噢!是的,可是,由于我怕田岛君误会我横刀夺爱,从他的手中抢走麻里子,引起他的不快,所以我把事情的真相讲给他听,好让他明白。”

“那么,他明白了吗?”

“田岛君说他明白了,并说为了免得日后发生纠纷,问我能否三人聚在一起干一杯,以便好聚好散。我和麻里子没有异议。”

“那么,你们聚在一起干杯了?”

“是的。可是,当我把酒杯端到嘴边时,闻到一股异味,所以没有喝,田岛君和麻里子则一口干掉杯中的酒,很快就倒下去。”

矢部把视线转向桌子,三只酒杯中,的确只有一杯酒满满的。

“这一来,事情是这样了。”

矢部又把视线拉回到井关的身上继续说道:“田岛虽然嘴里说同意跟太太离婚,可是,内心里却一百个不愿意,为了不想让别人抢走他的太太,才以死解决这次的三角关系……”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

“这么一来,你认为田岛杀害太太后再自杀了?”矢部看着井关的脸问道。

“或许可以这么说。”井关以黯然的表情点着头,说道:“遗憾的是,我也被卷进这个案子。”

“杀人后再自杀?”矢部喃喃自语一遍后,再度看了尸体一眼。

“可是……”矢部看着井关说道。“另一种想法的可能性也很大,不知道你有没有想到?”

“什么事?”

“很简单,杀人。”

“杀人?”

“是的。我们必须从各方面来加以考虑,因为这是一件命案。”矢部苦笑着说道。

“可是,你说杀人……”井关显得有点狼狈的说道。“你不会认为是我杀害这两个人吧?”

“不,我并没有说你是凶手,只是认为有这种可能性而已,也由于有这种可能性,非加以调查不可,我想你也知道你的立场很暧昧不明,田岛夫妻已死,就算是被杀害,也无法出面指证,所以只好调查你。”

“这点我了解。”井关点着头说道。“我非常清楚我的立场,被怀疑是凶手是很自然的事情,可是,我并没有杀人。”

“虽然我也那么想,可是,为了小心起见,你还是接受我们的调查吧!”

矢部叫年轻刑警把井关带走,井关很从容的离开房间。

矢部走到调查尸体的法医身边。

“知道正确的死亡时间吗?”矢部看着法医问道。

“有这个必要吗?”上了年纪的法医反问道。

“或许有必要也说不定,因为有可能是杀人事件。”

矢部以不大有把握的口气回答道。法医“喔”了一声后,睁大眼睛说道:“如果是杀人事件,井关就是凶手了?”

“是的。”

“可是,如果这是杀人事件,凶手不是很胡涂吗?三角关系,动机很明显,又完全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亲自打电话报警,这不是把自己推上断头台吗?岂非很落伍的杀人法?”

“是吗?”矢部面露难色的眺望那两具尸体,尸体已开始僵硬,出现氰酸钾中毒特有的粉红尸斑。

“我的想法完全相反。如果这是杀人事件,凶手是井关,我不认为他很愚蠢,而是绝顶聪明,由他无视不在场证明,也不隐瞒动机,而且又是自己打电话报警,让我觉得他处在四面楚歌中还很有自信心,不过,一般说来,不管杀人动机隐藏得再巧妙,迟早会被查出来,再怎样高明的不在场证明,只要是伪造出来的,总有一天会露出狐狸尾巴,因此,伪装得再高明的凶手,一旦被揭穿西洋镜,狐狸尾巴自然就会露出来……”

“我懂了。”法医好像很困惑的苦笑着说道。“你的四面楚歌礼赞说以后再慢慢的聆听,关于死亡时间……”

“查出来了吗?”

“大致时间不用解剖就可以知道,那两个人才死了三十分钟。”

“三十分钟?”

“是不是意味着什么呢?”

“如果井关杀害这两个人,他一定是动了什么手脚后才打电话报警,可是,才死三十分钟,就表示他一看到这两个人倒下去,立刻打电话报警,强迫殉情说变成很有利的证词。”

“可是,从他打电话报警到巡逻车赶抵现场的这一段时间大约有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不是足够他动手脚吗?”

“是的。”矢部点着头头说道。“可是,十五分钟能做什么呢?”

“你问我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我很笨。”

法医微笑着说道。由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认为这个事件不是杀人事件,而是如同井关一彦所说的,是强迫殉情事件。

矢部默然环视着四周,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