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第二天早上,井关一彦被无罪释放。

“对你来说,我想这是一段不愉快的遭遇,我们是基于职责,不得不这么做,这点请你能谅解。”矢部一面送井关,一面说道。

井关虽然一脸疲惫,还是面露笑容的说道:“没有关系,比起同时失去朋友和心爱的女朋友的伤痛,这点痛苦算不了什么。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情,目前横在我眼前的是死亡。”

“我了解你的心情,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参加丧礼后返回仙台,因为留在东京,会让我触景伤情……”井关以黯然的表情说道。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显得很悲伤。

矢部一面目送离开警察局的井关消瘦的背影,一面心想或许他是杀人犯也说不定。

事件到此结束。报纸和电视新闻均报导这个事件已结束,周刊也以三角关系报导这个事件,还有些周刊把桑原弓子也牵扯进去,说是因为四角关系才酿成这次的悲剧,这次事件就在周刊大肆报导下落幕。

矢部在认定这次事件是强迫殉情后,感觉到内心有点空虚,或许因为这不是凶狠的杀人事件吧。这种空虚的心情将会持续到再次发生事件为止。

就在矢部感到内心空虚时,泷见刑警进来说有一个人想跟他见面。

“这个人是新纪会的会员,名叫江上风太郎的画家。”泷见刑警说道。

“江上风太郎?”

好像在哪里看过这个名字,矢部这么想,想了一下后,才想起这个名字曾出现在田岛麻里子的日记里。

“什么事?”

“他说想跟你谈谈上次的事件,要不要见他?”

“是吗?”

矢部感到很不解,事件都以强迫殉情结案,没有必要再跟江上风太郎画家见面,可是……

“就见他吧!”

矢部答应见江上风太郎,一则因为有时间,二则人家特地前来拜访,不便拒人于千里之外,让人家吃闭门羹,也有可能跟在他的内心里还残留有几分的疑虑,认为这是杀人事件也说不定。

矢部在四楼的咖啡馆跟江上风太郎见面。

“在百忙中打扰你,实在……”江上诚惶诚恐的说道,原本瘦小的身体更加显得瘦小。

“不,没有关系。”矢部说道。“你找我有事吗?”

“是的。由于我实在不敢相信田岛君强迫殉情,所以才来请教你。”

“原来如此。可是,完全没有杀人事件的证据呀!何况新纪会的会员中,有人认为田岛幸平在作画方面碰到瓶颈,因为无法克服这个瓶颈,才走上自杀一途。”

“田岛君在作画方面碰到瓶颈是事实,因为他没有受过正规的绘画教育。”

“那个会员也说田岛毫无作画的基础。”

“可是,田岛君有弥补这个缺点的才能。”

“看来你好像对田岛幸平很有好感,其他的人好像跟你不一样。”

“会员中有人对田岛君敬而远之,新纪会是派系性很强的团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以学院派的眼光来看,田岛君是异端份子,大体说来,田岛君不应该加入新纪会,因为新纪会不是他伸展独创才能的地方。”

“可是,田岛君的作品不但曾在N展中展出,而且还得奖,让他名扬画坛。”

“是的。那也是悲剧的开始,不管怎么说,田岛君是门外汉,凭他那一点作画技巧,想在展中展出,未免太大胆了,他的得奖反而让他碰到瓶颈,可是,他好像没有注意到,我跟他说过好几次,只有N展不是现代艺术,现代艺术不是以参加N展为目的,可是,他无法了解,也因为无法了解,才走上死亡一途。”

江上叙述着画坛的秘闻,可是,矢部对这一点兴趣也没有。

“因此,你才认为这次事件不是强迫殉情?”矢部问道。

江上点着头说道:“我一点也不相信田岛君会杀害妻子,因为他非常爱他的太太。”

“可是,爱得太深的话,不是会想到自杀吗?与其让妻子琵琶别抱,倒不如一起死掉算了,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呀!”

“话虽不错,可是,也有人为了对方的幸福,甘愿牺牲自己,我所认识的田岛君就是这种人。”

“可是,那也只是你的想法而已。”矢部兴趣索然地说道。“光是想象无法把强迫殉情变成杀人事件,田岛麻里子的日记记载田岛幸平从药房弄到氰酸钾,桑原弓子的证言也证明这是强迫殉情,你对田岛幸平的好感是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事实上,那本日记,”江上风太郎很客气地说道。“能否让我看看?因为我想或许可以找到可以证明这次事件不是强迫殉情的证据也说不定。”

“反正事件已结案,让你看看也无所谓。”矢部苦笑着说道。“你绝对无法从那本日记找到可以证明这次事件是杀人事件的证据,不是我向你泼冷水,事实就是如此。”

矢部说罢,很轻快地站起来,从调查室拿来田岛麻里子的日记。

“你看完后,麻烦你交还给她的家人,因为我已影印了一份。”矢部一面把日记交给江上风太郎,一面说道。

江上当场看起日记本,由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很认真在看日记。不久,江上风太郎从日记本抬起头来。

矢部看着他的脸问道:“怎样?当你看完这本日记后,不再认为这次事件是杀人事件,而是强迫殉情吧?”

“很遗憾,刚好相反。”江上风太郎大声说道。“没有看到这本日记以前,我还不敢确信这次事件不是强迫殉情。

“可是,在我看完日记后,终于确信这次事件不是强迫殉情,而是杀人事件,田岛君和太太都是被井关一彦所杀害。”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