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矢部和江上风太郎踏上归途时,已是深夜,是个好像即将下雨的寒夜。

“你对那幅画有什么看法?”江上边走边问。

“画?”矢部这么反问后,拿好手中的素描说道:“你是指井关一彦挑选的那幅巨大的画吗?”

“是的。井关为什么要挑选那幅巨大的画呢?我一直在想他挑选那幅画的理由。”

“你认为他挑选那幅巨大的画有点奇怪吗?”

“矢部兄,你不认为有点奇怪吗?”

“起先我认为他实在很不客气,可是,当他说要把那幅画挂在旅馆的墙壁上,也就不再感到那么惊讶。”

“我也是那么想,可是,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老实说,那幅画是田岛君的失败作,他的缺点完全在那幅画表现出来。

“由于井关一彦也作画一段时间,我想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才对,如果要挂在旅馆的墙壁上,应该还有几幅可以挑选,井关理应知道才对。”

江上风太郎列举出几幅画的名称做为例证,以矢部这个门外汉的眼光来看,井关一彦挑选的那幅风景画不是一幅好画,可是,不能就此当做跟事件有关的证据。

矢部这么说罢,江上风太郎连连点着头说道:“我认为井关一彦所以挑选那幅风景画,一定有很深的理由。以下纯是我的臆测,或许可以证明那椿事件是杀人事件的证据就藏在井关挑选的那幅画内。”

“藏在那幅风景画内?”矢部有点吃惊的看着江上风太郎的脸。

“你那么想,是不是有点那个?由于你深信那个事件是杀人事件,才会那么想,可是,你有证据可以证明吗?如果没有,不是在胡说八道,故意陷人于罪吗?”

“或许如你所说的也说不定。”江上风太郎很直率的点着头说道。“关于那幅画,或许是我过虑了,可是,我绝不会改变井关一彦杀害田岛夫妇的看法,那椿事件绝对不是强迫殉情。”

“可是,你没有证据可资证明吧?”

“说到证据,也只有那本日记而已,可是,我也不清楚那本日记能否成为证据……”

“那本日记。”矢部停下来看着江上风太郎的脸。

虽然他很想问江上风太郎何以田岛麻里子的日记会变成杀人事件的证据?可是,碍于面子,仍然没有提出来。

“请你好好保管那本日记。”矢部言不由衷的说罢,觉得脸有点发热。

短暂的沉默后,江上风太郎突然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原来他俩在不知不觉中已来到车站前面。

“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请教你。”矢部在等车时说道:“江上先生,何以你对那个事件那么热心呢?难道是为了享受侦探的乐趣吗?”

“不用说,这当然是原因之一。”江上微笑着说道。“那个事件,井关一彦还活着,可以替自己辩,田岛麻里子虽然死了,可是,留下来的那本日记也可以替她辩护,只有田岛君无法替自己辩护,就算被人误认为他是强迫殉情,他也无法替自己辩护,这对田岛君很不公平。”

“因此,你打算替田岛君辩护?”

“是的。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江上搔着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矢部觉得江上的心地很宽厚。

“好好的干。”矢部说道。“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你的杀人事件说。”

“谢谢。”江上说道。

矢部在站台上目送江上搭乘电车前往新宿,这是矢部最后一次跟江上风太郎见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