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丧礼结束后,一下子又经过一个礼拜。在这一个礼拜间,矢部全心追查另一个事件。

是金融业老夫妇被杀害,并被抢走三十万圆的事件,虽然是凶杀事件,可是,案情很单纯,所以一个礼拜就逮捕凶手,宣布破案,凶手是二十岁的学生,把抢到的钱拿去信州滑雪享乐,当他在山中旅馆被逮捕时,毫无悔意的说道:“因为我需要钱去滑雪……”

这是轻浮世态所产生的一个事件,为了休假才去偷钱,因被老夫妇发现才铸下命案,这类命案都是肇因于贪图逸乐,年轻人所以会这样,这个浮华的社会要负一大半的责任。矢部这么感慨着。

可是,这种感慨也随着事件转移到检察署而消失了。

代之而起的是想起江上风太郎那张柔和的脸,他还确信那个事件是杀人事件吗?或是已改变看法,相信是强迫殉情呢?

矢部试着打电话到“新纪会”的事务所,接电话的人是年轻男子,矢部说他想找江上风太郎。

“江上先生已在五天前下落不明。”对方这么回答道。

“下落不明?”矢部大吃一惊的反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五天前,我跟江上先生见面时,他说要出去旅行,两、三天才会回来。以后再也没有人见到他,也没有任何音讯。”

“你跟他见面时,有没有问他要去哪里?”

“问是问了,可是,他只说去北方,并没有很清楚说出要去的地方,由于我有点担心,正想找人商量是否要去报警。”

“江上先生的家人呢?”

“他的家人不在东京。”

“以前他也曾突然出去旅行吗?”

“江上先生并不喜欢旅行,或许说他讨厌旅行来得贴切一点也说不定,因此,他说要出去旅行,是很难得的事情,像这次一连五天一点音讯也没有还是第一次,因此,我才想去报警……”

“我懂了。”矢部说道。“你还是报警好了。”

矢部挂断电话,放好电话听筒后,抱着胳膊沉思着。江上风太郎失踪了,矢部这么喃喃自语着。目前还无法确定江上是不是真的失踪,如果真的失踪,一定跟那个事件有关。

(难道江上风太郎的推测是正确的吗?)

矢部逐渐感到不安起来,当然啦!失踪并不意味着已死亡,虽然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江上风太郎已被杀害,也还未证实江上真的失踪,可是,矢部的想象已跨越障碍而扩散开来。

江上风太郎确信这次事件是杀人事件,他一定是找到线索展开调查,他说出去旅行,大概是意味着出去调查吧?江上是因为找到证据才被杀害吗?

矢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离开调查室,开始调查跟这次事件有关的人在这个礼拜间的行踪。

调查的结果如下:

井关一彦在丧礼结束后的第二天返回仙台。

桑原弓子辞掉模特儿的工作,在浅草田原町开了一家小酒吧,当起老板娘来。有人说她开酒吧的资金是田岛幸平送给她的分手费,在那个事件中获利的人,大概只有桑原弓子一个人吧?

小久保药局的老板因为违反药物法,被勒令停止营业。由于他把氰酸钾卖给田岛幸平时,并不知道他要用来杀人,所以没有刑事贵任,据说他已厌烦东京,打算返回故乡广岛。

新纪会的会员对田岛幸平的态度依然很冷漠。

在年长的会员中,有人主张开除田岛幸平的会籍,但没有被采纳。

接着,江上风太郎失踪。

矢部心想江上会不会去仙台?由于江上确信井关一彦杀害田岛夫妇,所以井关返回仙台,江上自然也会跟到仙台,何况江上说“他要去北方”,一提到北方,很自然的让人想到仙台。

“江上风太郎去了仙台。”矢部这么确信着。

江上风太郎去仙台干什么呢?去跟井关一彦见面吗?

矢部逐渐感到焦虑起来,对于那个事件,警方有没有疏忽什么重要的地方呢?警方疏忽的地方跟江上风太郎的失踪有关吗?

由于疑念无止境的扩散开来,让矢部益发感到焦躁不安。矢部决定去晋见课长。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