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五时三十四分,“十和田四号”很准时的抵达仙台。

仙台市街还沉睡在晨曦中,天空乌云密布。由于天气很冷,所以矢部一走出剪票口,马上竖起衣领。

十年前,矢部曾来过仙台。可是,那时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车站前面有广场及牡蛎的美味。虽然广场还在,可是,跟十年前不一样的是,广场周边已高楼林立。也因此,让他觉得好像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

矢部在车站前面的餐馆吃早点。这家餐馆不但设备简陋,服务态度也不好,东西更是难以下咽。

矢部在这家餐馆打听井关一彦经营的旅馆。餐馆老板慢慢地念了两、三遍“观日庄”后,说这家旅馆就在青叶古城附近。

矢部照餐馆老板所说的,在车站前面搭乘市内电车,跟东京比起来,仙台的电车小了一号,可能还不到上班时间,所以乘客不多。

矢部在座位坐下来后,眺望着流逝过去的仙台市街,市区电车通过仙台最繁华的旧东五番丁。

由于大楼林立,车如流水,所以让人感觉不到东北的风味,可是,电车一离开市中心,现代大楼减少,旧式房子加多,呈现出东北乡下城市的面貌。

矢部在广濑川附近下车,四周已稍微明亮起来,可是,乌云仍然密布。

其中以坐卧在仙台平原的山脉,有如一幅水墨画般,被云雾笼罩着,这就是北国景色。

立刻就找到“观日庄”,的确是座落在青叶古城附近,是一家大旅馆,可能还不到旅游季节,所以投宿的客人不多,显得有点寂静。

矢部有点紧张的站在旅馆玄关,向走出来迎接的女服务生说他想跟井关一彦见面。他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墙壁上挂了一幅画,是描绘箱根的百号风景画,就如丧礼那天所说的,井关把这幅画挂在入口。

即使现在,矢部还是觉得那不是一幅好画。

“原来是刑警先生……”有人在背后说道。矢部回头一看,身穿西装的井关一彦站在账房,脸上并无一丝丝吃惊的表情。

矢部被带到里面的房间。送茶点来的女服务生一退出去,井关问道:“你来仙台有何公干?”

“我是来度假,念书时就很向往东北。”由于这不是很高明的谎言,所以他知道井关一彦不会相信。

井关微笑着说道:“我不认为东北是很好玩的地方,不过,请你慢慢游览,有空的话,我一定带你去参观青叶古城。”

“谢谢。”矢部向井关道谢后问道:“六天前,江上风太郎有没有前来拜访你?”

“江上?”井关这么反问后,继续说道:“是那个新纪会的江上先生吗?没有来。江上先生怎么啦?”

“他说去东北旅行,一出门就下落不明,所以我才想他有没有来找你?”

“很遗憾,他没有来找我。”

矢部点着头,可是,并不相信井关所说的话。井关一离开房间,矢部立刻把女服务生叫过来,把从新纪会事务所借来的江上风太郎的照片拿给她看。

“这个人应该在五天前来过这里,你有没有这个印象?”矢部问道。

女服务生很仔细的看着那蒗照片。

“这个人没有来。”女服务生以肯定的口气说道。

问其他的女服务生,也是同样的答案。她们都说江上风太郎没有来。由她们的表情,看不出有被井关要求保密的迹象。

(江上风太郎没有来仙台?)

矢部一时失去自信心,但又马上这么想,或许他来了,只是没有到观日庄而已,因为要跟井关一彦见面,并不是非在观日庄不可,打电话把井关约出来也可以呀!

矢部想起账房旁边是小小的总机,于是马上离开房间,前往总机,很幸运的,总机附近没有其他的人,只有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人好像很无聊的在看书,那个女人多半是总机小姐。

“打到这里的电话都是你接的吧?”矢部问道。

那个小姐回答:“是的。”

“这五天内,有没有人打电话给井关一彦先生?”

“有,是市政府和观光协会的人打来的。”

“没有其他的人打电话给井关先生吗?”

“没有,只有刚才提到的那两通而已。”

“没有一个名叫江上风太郎的男子打电话找井关一彦先生吗?”

“江上风太郎……”总机小姐这么喃喃自语后,摇着头说道:“没有,这个人没有打电话来,只有市政府和观光协会打来而已。”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