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节

矢部说他想出去走走后,离开旅馆。乌云仍然很低。

虽然江上风太郎没有来观日庄,也没有打电话到观日庄,可是,矢部仍然确信江上来仙台,江上所说的“北方”,一定是指仙台而言,绝不会是其他的地方,矢部这么想。

观日庄附近矮屋栉比鳞次,江上风太郎有没有来这里呢?

由于香烟已抽完,所以矢部进入小香烟铺,看店的是个将近六十岁的老太婆,矢部买了一包香烟后,向老太婆打听井关一彦的为人。

“他实在是让人佩服的孩子。”老太婆大声说道。“当他为了学习作画而离开家门时,他的父母亲非常担心,三年前,他突然回来,好像整个人都变了般,把全部的心力放在旅馆上面,像他那样努力工作的人,目前实在很少见。”

“他还没有结婚吗?”

“是的。由于他工作认真,再加上人品又好,所以有很多人来替他作媒,可是,都被他拒绝了。”

老太婆说到这里,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因为他在东京有意中人,怎么也忘不了那个女人,遗憾的是,那个女人已经跟其他的男人结婚了。”

“东京的女人?”

“四、五天前,也有一个人如同你一样,向我打听井关先生的事情。”

“哦?”矢部忍不住大叫出来。那个人大概是江上吧?

矢部连忙把江上风太郎的照片拿到老太婆的面前,说道:“是不是这个人?”

“是的。”老太婆很肯定的点着头说道。“是这个人。”

“他向你打听什么事情?”

“跟你一样,向我打听井关先生的为人和生活情形。你是不是也想替他作媒?”

“是的。”矢部很暧昧的笑着离开香烟铺。当他一来到外面,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掉。

(江上风太郎果然来仙台。)

他只是在观日庄附近打听井关一彦的为人,并没有投宿观日庄,由此可见他是投宿别家旅馆,那家旅馆距离这里应该不会太远。

矢部一家一家调查广濑川沿岸的旅馆。最初的两、三家并没有任何收获,第四家也没有眉目,随着距离的拉远,矢部的希望也就逐渐渺小,直到第六家“北野馆”旅馆才有反应。

“五天前的早上,我的确见过这个人。”中年的旅馆老板看着照片说道。“他自称是来自东京的泽本先生。”

“泽本?”

看来江上风太郎是使用假名投宿旅馆,恐怕是不愿意被井关一彦知道吧?或许是为了不想打草惊蛇,引起井关的注意,以便找到杀人的证据也说不定。如果这么想的话,就可以说明江上何以没有直接去观日庄拜访井关的原因。

“这个名叫泽本的人一共投宿几天?”

“他是在十一月二十二日住进本旅馆,二十四日中午说要出去走走,一出去就没有再回来,由于他已预付三天的住宿费,所以没有关系,何况他的行李还留在这里。”

“你是说他在二十二日上午抵达,二十四日中午之后失踪?”

“是的。”

“在这一段期间他都做些什么事情?”

“首先他打听有关观日庄旅馆的种种事情,接着是经常外出,他说很喜欢到处走走。”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有。他说想要一张仙台的地图,我便送他一张。”

“仙台的地图?”

“是的。因为他说想游览全仙台。”

“十一月二十四日他离开旅馆时,有没有说什么?”

“他临出门时,我问他晚上要不要回来吃饭,他说可能会很晚才回来,叫我不用替他准备晚饭。你看我是不是报警比较好?”

“不。”矢部说道。“不要报警比较好,说不定他已回东京了。”

“可是,他的行李……”

“能让我看看吗?”

“可以。”

旅馆老板从里面拿出一只褐色的旅行袋,没有上锁,矢部拉开拉链。

里面并没有他想找的东西,只有换洗的衣服、盥洗用具和仙台的地图,应该有田岛麻里子的日记才对,可是,翻遍了行李袋都没有找到,江上大概带着那本日记本离开旅馆吧?

“这张地图是你送给他的吗?”

“是的。”

矢部打开地图一看,是一公尺见方的大市街图。矢部心想江上会不会在上面记载什么,或做什么记号,所以很仔细的看着,可是,什么也没有。

“他是什么时候说他想要地图?”矢部问道。“是不是抵达的那一天?”

“不是。”旅馆老板摇着头说道。“是第二天的傍晚。”

“二十三日的……”

矢部觉得有点意外。不是抵达当天,而是第二天的傍晚要求地图,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实在想不透。

矢部拜托老板暂时保管那只旅行袋后,离开那家旅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