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节

十二个小时。

矢部一面走着,一面心想十二个小时未免太急促了点,想在这十二个小时内找到杀人事件的证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让这十二个小时白白流逝过去,矢部只好放弃这个事件,井关一彦也就平安无事。

矢部益发感到焦躁,脚程自然加快,可是,不知道去哪里好。

矢部确信那个事件是杀人事件,井关一彦毒杀田岛夫妇,江上风太郎也一定是被井关杀害,可是,如果无法在这十二个小时内找到证据,矢部只好放弃这个事件,因此,他希望能找到证据,了解杀害田岛夫妇的动机。

可是,到底要到哪里才能找到证据、知道动机呢?如果能够的话,他想飞往广岛,逮捕小久保药局老阅,逼问井关一彦拜托他的事情,可是,十二个小时难以往返广岛,就算能逮捕小久保药局老板,对方也不见得会据实招供,以前可以严刑逼供,现在则不行。

还没有接到发现江上风太郎尸体的报吿,如果能找到江上风太郎的尸体,尸体就是一个证据,矢部这么想。他需要线索去追查井关一彦,不管什么线索都可以。

矢部停下来,转向警视厅前面的三宅坂继续走着,冷风从壕沟吹过来,是冬季的风,一看手表,已十二点多,休假只剩下十一个小时又三十分钟。

在这一段时间内,能够找到证据吗?课长说加油点,一定可以在十二个小时内找到证据。矢部知道这纯粹是安慰话,两天半都无法找到,怎有可能在十二个小时内找到呢?

他实在没有把握能在最后半天找到证据。

(证据和动机……)

矢部对着黑暗的潦沟这么问着。不用说,当然得不到答案,虽然他知道非找到不可,可是,他不但没有信心可以找到,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信心更加的低落。

矢部为了稳定心情,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一点一点沉思着。

(首先是动机。)

虽然看不出井关一彦杀害田岛夫妇的动机,可是,矢部确信井关杀害田岛夫妇,一定有动机,只是被隐藏起来而已。

矢部觉得有必要调查三年前井关一彦返回仙台的理由,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心爱的麻里子跟田岛幸平结婚,给他打击很大,才离开东京,返回仙台,可是,他真的是为了这件事情才返回仙台吗?

如果还有其他的理由,或许跟这次事件有关也说不定。

矢部再度去四谷拜访新纪会的事务所。

冷清的事务所内有三个年轻画家围着火炉在取暖,墙壁上还贴着一个月前结束的画展海报。

戴着呢帽、身材高大的青年是上次来访时接待他的人。

那个青年看了一眼矢部的脸后,稍微低下头,大概在回忆矢部的脸吧?有一张大嘴巴的矢部的相貌应该可以很容易想起来。

“有关井关君返回仙台的事情,详细的情形我并不清楚。”那个青年说道。“在他离开本会后,我曾收到他的来信,他在信上说他知道自己在绘画方面能力有限,所以只好转向父亲经营的旅馆求发展,可是,由这次事件来看,好像是为了女人才返回故乡。”

“井关一彦在离开贵会时,有没有在贵会发生什么事情?”

矢部一面看着火炉内的熊熊火焰,一面问道。为了田岛麻里子才离开东京的结论是无法了解其动机,必须多知道其他的事情才行。

“没有。”青年说道。“井关君离开本会,纯是个人的因素。”

“井关一彦身为新纪会会员时,是不是很憎恨田岛幸平?”

“我想没有,因为他俩很要好,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女人,他俩的友情一定会一直维持下去。”

另两个会员所说的也都跟这个青年差不多。

看来这里的人都认为:井关是为了田岛麻里子才离开新纪会,返回仙台,除此之外,再也得不到其他的答案。

矢部有点失望的离开新纪会事务所,宝贵的时间就这样白白浪费掉。矢部一面走着,一面觉得疲倦益发加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