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矢部想赌一赌吉川三郞所说的可能性,因为他已没有多少时间,所以有必要赌上一注。矢部一回到警视厅,马上打长途电话到仙台的北警察署。

接电话的是上次他去仙台时跟他见面的署长。

矢部向对方感谢上次的帮忙后,对方说道:“直到目前为止,那个人还没有找到,我已跟县警连络过,请他们好好搜查宫城县一带。”

“是吗?”虽然矢部感到有点失望,可是,并没有形之于色。

江上风太郎一定已经死了,可是,他的尸体到底被隐藏在哪里呢?

“真抱歉,辜负了你的期望。”

“你不要那么说,因为那是一项无理的要求,或许找不到也说不定,我今天打这通电话,是想麻烦你去调查另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能不能帮我调查仙台市内有没有一个名叫后藤的画家?不过,我想这有点困难,因为目前只知道这个画家化名为‘T. GOTO’。”

“姓后藤的画家?”

“由于是职业画家,我想职业栏应该登记为画家。”

“请你等一下,这个名字我有印象。”

“有印象?”

“啊!我想起来了,这个名字曾出现在一个礼拜前的报纸上,是自杀的新闻,请你稍等一下,我去查查看。”

对方的声音暂时中断,矢部一直把电话听筒贴在耳朶上,脸上出现复杂的表情,如果真的有一个名叫后藤的画家自杀,那井关一彦化名作画的推测就不对了,他向吉川三郞征求意见,打电话到仙台也是白搭了。

“让你久等了。”

电话听筒不但又传来对方的说话声,而且也传出轻微的翻纸声音,看来对方也把报纸带来了。

“果然曾刊登在报纸上,要不要我把新闻念一遍?”

“那就麻烦你了。”

矢部有气无力的说道。因为当他知道是别人后,就没有心情听新闻的内容,他之所以要对方念一遍,纯是一种外交辞令。

“是十一月二十六日的日报……”署长说道:“二十五日晚上十一时左右,住在仙台市台之原XX号的画家后藤常夫在家放火自杀。根据附近的人的谈话,怀疑他因神经失常才自杀……”

“二十五日?”

矢部所以注意这一天,是因为江上风太郎是在十一月二十四日离开仙台的旅馆后下落不明,紧接着后藤常夫在第二天自杀。

“知道不知道详细的情形?”矢部问道。

“另一份的报纸报导得比较详细,我就念那份的新闻给你听。由于后藤常夫全身淋上汽油后点火自焚,所以赶到火灾现场的人全都无法施以援手。

“又,在前一天,后藤常夫把他的画分送给附近的人,显见他已打定引火自焚的念头。死去的后藤常夫大约在两年前住进台之原,由于不喜欢跟人来往,所以附近的人几乎没有跟他说过话,经历也不清楚,是个怪人——”

“他真的是自杀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死因没有可疑之处吗?”

“好像没有,因为没有接到那种报吿,后藤常夫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

矢部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因为他无法从北警察署长所说的话断定后藤常夫是不是“T. GOTO”。

死因也一样,虽然矢部从引火自焚这句话突然心生疑惑,可是,也有可能纯是他过虑也说不定。

矢部握着电话听筒,看了一眼手表,已将近十一点,心想如果搭乘十一时五十四分从上野出发的快车,明天早上七时〇五分就可以抵达仙台,虽然超过休假,可是,他非常渴望在仙台调查后藤常夫的事情,此外,也想再度跟井关一彦见面。

矢部萌生的疑惑,是引火自焚的后藤常夫,会不会是江上风太郎呢?不用说,这纯是他的幻想而已,不过,他之所以会这么怀疑,是因为江上风太郎是在十一月二十四日下落不明,第二天就发生引火自焚事件,矢部也知道能够证明后藤常夫跟江上风太郎有关的证据非常薄弱。

(可是,如果以伪装自杀处理江上风太郎的尸体……)

矢部这么想。如果能在仙台证明后藤常夫跟井关一彦有关系,就可以找到证据。

如此一来,就可以以杀害江上风太郎的罪名逮捕井关一彦。虽然这种机会很渺茫,可是,他不否认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喂喂。”从电话听筒传来呼叫声音,矢部好像清醒过来般,连忙向对方道谢后,挂掉电话。

矢部再度看着手表,现在赶去车站的话,还可以赶上快车“吾妻二号”。

如果吿诉课长,课长一定会加以反对。因为矢部所推理的可能性非常小,而且也没有休假。

矢部以凝重的表情睨视着灰色墙壁,最后机会这句话占满他的头,跟确信井关一彦是凶手的心情交错着。

矢部睁大眼睛看着手表,想起以前也有好几次处在相同的情况下。

以前他曾因为自己确信,单独展开调查行动,也曾放弃正在调查的事件。

单凭确信展开调查行动是一种赌注。

这种赌注对他并没有好处,因为就算被他料中,逮捕到凶手,也会因为专断独行而被处分,绝不会被表扬。

可是,他无法改变这种脾气。

矢部从椅子上站起来后,向大门走出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