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节

矢部搭乘那晚的“吾妻二号”,他只吿诉泷见刑警他去仙台。由于列车非常拥挤,矢部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乘客中,有人带着滑雪板。

矢部经由车窗看着外面的风景时,突然听到有人在他的后面呼叫他,回头一看,看到“实话日本”的伊集院晋吉站在走道上向他微笑着。

“请让我跟你一起去仙台。”

伊集院站着说道,眼睛露出光彩,不再是在咖啡馆见面时的疲倦、忧郁的眼神。

“你在跟踪我?”矢部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由你重新调查那个事件来看,你一定确信那是杀人事件,这一来,井关一彦是凶手,因此,我也想去仙台看看。”

“你有权利去仙台,可是,我不希望你影响我的调查工作。”

“这我知道。”伊集院点着头说道。“以前我也曾在报社工作……”

伊集院好像自言自语般说罢,突然皱起眉头,或许他触及自己的旧伤疤也说不定。

“我绝不会影响你的调查工作。”伊集院以嘹亮的声音说道。

矢部把头靠在靠背上,闭起眼睛。他对伊集院一点也不生气。

矢部苦笑着。伊集院去仙台好像也是在赌,这点跟他相同,也因此,他才苦笑起来。矢部张开眼睛,默然的递一支香烟给伊集院。

第二天早上七时〇五分,矢部搭乘的快车“吾妻二号”抵达仙台。虽然是晴天,可是,非常寒冷,比起两天前他来拜访时更像冬天。

“你打算怎么做?”

走出剪票口后,矢部看着伊集院的脸问道。伊集院的脸上稍微露出狼狈的神色。

“那你打算怎么做?不是去跟井关一彦见面吗?”

“不是,去别的地方。”

“什么地方?”

“去看火灾现场。”

“火灾现场?”

“你去不去?”

“不用说,我当然希望你也带我去。”

“可以,不过,有条件。”

“是不是我不可以随便采取行动?我答应你。”

“此外,或许还有别的事情拜托你也说不定。”

“什么事情?”

“等看过火灾现场再说吧。”

矢部这么说罢,迈开脚步走起来。对矢部来说,伊集院是一大累赘,可是,他想这个累赘或许可以加以利用。

后藤常夫居住的台之原距离车站不远,坐出租车的话,大约十分钟的路程,跟东京比起来,仙台的街道比较狭窄,车行十分钟,高楼大厦消失了,出现郊区的景色。

出租车司机一面谈论刊登在报纸上的引火自焚新闻,一面把车子开到火灾现场附近停下来。

“你们是自杀者的朋友吗?”中年司机一面收下车资,一面问道。

矢部只是暧昧的点了一下头后,看着被用绳子围起来的火灾现场。

火灾现场已被清理干净。有人在火灾现场供奉野菊花,在晨光的照射下,野菊花发出黄色光泽。

周围只有寥寥几户人家,“附近的人……”这句话让矢部误以为像东京一样,周围住满了人,如今到现场一看,才知道只有几户人家而已,而且每户人家间隔很远,不像东京那么近。

这是作画的好场所。

“是谁在这里自杀?”

“我就是想知道这件事,才来这里。”

“的确如出租车司机所说的,后藤以汽油淋身……”

“那是真的。”

“后藤自杀到底跟那个事件有没有关系?”

“我也想知道。”

矢部面有难色的说罢,迈开脚步离开火灾现场,大约五十公尺的前面有一间派出所,矢部朝着派出所走过去。

狭小的派出所内有一个矮胖的中年巡查,好像很无聊的在烤火取暖。

矢部向那个巡查打招呼后,把警察证掏出来给对方看,巡查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大概在猜想警视厅的刑警前来仙台干什么吧?

“我是来仙台休假。”矢部微笑着说道,以便打消对方的疑虑。

“由于我听说有人引火自焚,才弯过来看看。”

“那件事也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巡查大声说道。“因为那种事情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

“是谁确认尸体的?”

“是我,死得可真凄惨,因为全身淋满汽油才点火,所以全身被烧成焦炭。”

“你确信那具尸体真的是后藤常夫画家吗?”

“是的。”

“可是,全身被烧成焦炭,不是不容易辨认吗?”

“此话虽然不错,可是,我确信那具尸体是后藤常夫,因为那是他的家,而且前一天他把画分送给附近的人,显见他已有自杀的念头。”

“你怎样处理那具被烧焦的尸体?”

“由于没有人来领取尸体,所以我把尸体交给附近的人厚葬。”

“这一来,尸体呢?”

“火葬后,骨灰被埋葬在无缘佛的墓地里,我认为这是一种功德。我来想想看他叫什么戒名。”

“不,你不用去想他的戒名,我想看看他的画,可以吗?”

“如果你想看他的画,我这里刚好也有一幅。”

巡查轻快的站起来,从背后的架子上拿出一幅油画摆在矢部的前面,是小幅风景画。

“这是从附近的山丘所看到的景色。”

巡查说明着,可是,矢部并不在意对方的说明,只注视着画面上的“T. GOTO”的签名。

不错,跟在桑原弓子的酒吧看到的那幅画上的签名一模一样。

“后藤常夫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矢部把视线拉回到巡查的身上。

“这个嘛——”巡查一副好好先生的口气说道。“他是个不爱说话、也不容易跟人相处的人,有很多艺术家都是这副德性。”

“年龄呢?”

“三十二、三岁,中等身材,圆脸,一着粗框眼镜,平时不是戴呢帽就是戴扁帽——”

矢部一面听着巡查的说明,一面在脑中比对着井关一彦。

眼镜和呢帽不一样,不过,这是身外物,不顶重要,中等身材、圆脸等身体特征及年龄都一致——

“后藤常夫的经历全然不清楚吗?”

“是的。因为出事后才调查,也没有来派出所办理迁入登记,房东也因为他支付好几个月的房租,才没有调查他的身分就把房子租给他。”

“他每天都在作画吗?”

“不,他说他很喜欢流浪,所以经常不在家,我想他会不会像山下清一样带着画具出去旅行呢?虽然我不清楚他租房子的理由,可是,我知道他的画作非常多。”

“你说他经常不在家?”

“是的。半个月看不到他的人影是常有的事,他说他去北海道旅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