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井关一彦的脸色益发的苍白,可是,并不同意矢部所说的话。

“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井关以干涩的声音说道。“不愧是刑警,不只是犯罪的手法,就连动机也都很巧妙的揑造出来,真教人佩服之至,不过,那种动机也纯是你想象出来的而已。

“你有证据可以证明后藤常夫画家是我的化名吗?后藤常夫不是在一个礼拜前自杀身亡了吗?由我还活着可以证明后藤常夫并不是我的化名。”

“后藤常夫的确是自杀身亡。由于全身被烧成焦炭,所以附近的人认为死者是后藤常夫,可是,我不那么认为。

“被烧焦的那具尸体,并不是后藤常夫,而是为了追查你而来仙台的江上风太郎,江上风太郎知道你化名后藤常夫继续作画,才会遭到杀身之祸,因为此事一旦被张扬开来,对你是一大致命伤,所以你才杀他灭口。

“接着你让虚构人物的后藤常夫自杀,以便处理掉江上风太郎的尸体。

“不知情的我,一直期待发现身分不明的尸体。现在想起来,实在觉得很滑稽。”

“真是一个漂亮的想象。”井关以尖锐的声音吼道,“我在仙台并没有跟江上风太郎见面,你能拿出证据证明后藤常夫就是我吗?”

“我有证人可以证明,江上风太郎在仙台调查你的事情,我想如果你戴上眼镜和呢帽跟见过后藤常夫的人见面,这些人一定会指证你就是后藤常夫。”

“你单凭这个就认定我是杀江上风太郎的凶手?”井关冷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阴谋,尽管你说得口沫横飞,可是,你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杀害田岛夫妇,你所说的做案手法和动机的确很有趣,可是,那纯是你想象出来的,连一个证据也没有。

“你一定很清楚没有证据就不能逮捕我。

“因此,你才想以杀害江上风太郎的罪嫌逮捕我,以便保住警方的面子,不对吗?”

“很遗憾,不对。”矢部微笑着看着井关,井关的眼神出现狼狈之色,好像失去镇定般用手摸着额头。

“我有证据,对你非常不利的证据……”

“是什么证据?”

“第一是事件那天,酒是你带去的,田岛麻里子才会毫不起疑心的喝下肚去,第二是这个伊集院先生。”矢部指着默然倾听他俩谈话的伊集院晋吉说道:“他在事件那天跟田岛幸平和麻里子见面。”

“是的。”

伊集院点了一下头后,看着井关。矢部有一点不安,因为他没有把握伊集院能表演得很好。

“那天,当我听到田岛夫妇闹离婚的传闻后,强行要求跟他俩见面,因为那是一则可以让我成名的新闻。田岛麻里子悍然把我赶出去,拒绝跟我见面,田岛幸平则接受我的采访。我抵达田岛家时,已是深夜十二点,由于看到画室还亮着灯光,我才按电铃,不久,田岛幸平一脸疲倦的出现在玄关,我记得他的手被红色颜料染红。

“我说想跟他谈一会儿,他说有一幅画非在明天之前完成不可,没有时间跟我谈话,叫我回去。”

“……”井关半信半疑的倾听着。矢部看得出在他的内心里感到很狼狈。

“由于我这一回去,就无法撰写新闻。”伊集院开始瞎搿,可是,语气一点变化也没有,或许他已习惯瞎掰也说不定。

“我强行进入田岛家,在画室看到那幅画像,涂抹在脸上的红色颜料几乎已消失掉,我一面看着那幅画像,一面跟田岛幸平交谈。

“他说无意跟妻子离婚,已委托朋友去说服太太不要跟他离婚。”

“画像的衣服是什么颜色?”井关突然这么问道。

“哦?”伊集院这么反问着。

“如果你看过那幅画像,应该记得衣服颜色才对,是什么颜色?请回答我。”

井关以咄咄逼人的口气问着,矢部感到有点狼狈,因为他也没有看过“M子的画像”。

伊集院当然也没有见过,所以应该不知道是什么颜色。

虽然矢部感到很伤脑筋,可是,很出人意外的是,伊集院很镇定的说道:“我想是淡紫色,由于我只顾跟田岛幸平谈话,所以没有多大印象……”

井关沉默下来。

看来多半被他猜对了,可是,让矢部感到不解的是,伊集院怎么会想出淡紫色这种颜色呢?

“你还有其他的致命伤。”

矢部之所以连忙插嘴说话,一则想乘胜追击,二则害怕井关又问画像的事情,难保伊集院不会露出马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