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矢部警部补先生大鉴:

对于你的询问,我想比起口头回答来,以书面回答来得更恰当,因为我也想再度玩味自己的心情。

我想你也注意到桑原弓子说话带有东北口音,事实上,她是东北人。

她在我的旅馆工作一段很短的时间。当我知道她是模特儿时,想利用她。

她是个见钱眼开,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女人,这种女人很容易被人利用,而且也不会感到良心不安,受良心苛责。她不是共犯,因为我只给她钱,叫她去勾引田岛幸平,并没有把全部计划吿诉她。

我想充分利用她的弱点。或许你会认为写匿名信也是我计划中的一着棋,其实不是,那是桑原弓子想出来的点子。

她说是为了分手费才那么做,由于她是个视钱如命的女人,想拦阻她不要那么做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况我也希望让田岛麻里子知道丈夫跟桑原弓子的不正常关系,因为这样做,才能不被起疑心的让事情进行下去。

可是,桑原弓子寄出匿名信后,反而让我感到很困惑,因为处理不好,会把我推进鬼门关。

为什么在她的店里挂着以后藤常夫之名所画的图画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我想先回答第二个问题。

因为这两个问题在我的心中很复杂的纠缠在一起。

你问单纯的竞争心会杀人吗?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想有必要让你明白我有两种性格。我在小时候,就很神经质,虚荣心也很强。

当我长大后,由于世面见多了,做人处事比较有分寸,被人看成是有理性,很温和的人,其实小时候的这两种性格并没有改变。

我对画产生兴趣,是从小学五、六年级开始,我还记得我所画的图画在参展中得到奖金,就大大的满足小小的虚荣心。

念国中、高中时,我还是继续作画,对我来说,作画经常跟虚荣心的满足连结在一起。

如今一看到那时所画的图画,不禁感到很汗颜,可是,那时我坚信自己有当画家的资质,就算我进入美大,也没有改变这种想法。

我认为自己的才能比同年级的任何人都来得优秀,自信可以画任何题材的画,也因为自己太骄傲,才会造成只讲究作画技巧,而没有个性的缺点,直到遭受打击前,我都没有发现这个缺点。

美大毕业后,我加入新纪会,认识田岛幸平会员,新纪会是怎样的一个团体,我这里不想写,我想你应该调查过才对,任何团体都有优点和缺点,我这里想写的是,田岛幸平被其他会员孤立起来。

我和田岛很快的要好起来,如果你认为那是因为我无视学历,那你就错了,那是因为其他会员对田岛幸平敬而远之,让我感到气愤之故,并不是对田岛幸平产生特别友情之故,老实说,我接近田岛是另有目的。

骄傲的强者都把赞美自己的人安排在身边,我亲近田岛,就是基于这种心理。

我不认为这是友情,而是一种自私的心理,在所有会员中,只有田岛幸平一个人画特异的画,也只有他缺乏颜料和溶剂的常识,在我的眼中,他是赞美我的人,田岛好像没有发现我的私心,恐怕直到他死去时,都还认为我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唯一的优点就是太相信朋友。

田岛和我是截然不同的人,他是乡巴佬,我是受父母亲照顾,学生时代就进出酒吧、见多识广的人。田岛好像认为我是很了不起的人,在我跟他之间,并没有平等的友情,而是一种主仆的关系。

在会员中,只有田岛幸平适合做我的跟班,我一有钱,就很大方的跟他花用,在我看来,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他的确只画有趣的画,可是,不注重作画的技巧,在我看来,他的画没有前途,人啊!很容易宽容没有前途的人。

我兴起保护田岛幸平的念头。我这种优越感终于崩溃,因为,被我认为没有前途的田岛的画,开始获得世人的青睐。

我一面感到很愕然,一面这么自我安慰:“门外汉的画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我还是感到很焦急。

我一面对自己说:“在画坛上飞黄腾达的人不是田岛,应该是我自己。”一面继续画能获得世人青睐的画,可是,怎么也无法成功,使我感到很焦急,因为我的画活像照片一样,一点个性也没有。

我和田岛幸平间一直维持着主仆关系,我很清楚这种关系迟早会反过来,一且他成功,我就变成他的赞美者、他的跟班,这不是我能忍受得了的事情。

如果一开始我把田岛当成兄弟看,我的失败感就不会这么严重,可是,我一直轻视他,所以才无法忍受败给他的滋味。

可是,让我感到困惑的是,喜欢田岛幸平的画的人有增无减,每当我在报纸上看到夸奖田岛的画的新闻,益发增加我的失败感。

同时,一直很渺小的田岛幸平已变成大明星压过我,让神经质和虚荣心都很强的我益发感到失败和嫉妒,虽然我想无视于他的存在,可是,他的影子如影随形般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拿起画笔,他那自由、奔放的画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使我的画笔变得一点生气也没有,这样下去,我难逃失败一途。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