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意的设计

杀意的设计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这种感慨也适用在另一种情形,那就是你的第一个问题,你说不明白我何以要把‘青叶古城’画挂在桑原弓子的店内的心理?这点我可以加以解释,因为我是作画的人,想作画才作画,这句话有一半是真的,我想你也知道,另一半是我想得到人们的赞扬才作画,有这种心理的人,不只是画家而已,作家和演员也希望其作品和表演获得掌声和赞扬。

尤其像我这种虚荣心非常强的人,更是企求别人的赞扬,我回到仙台后,化名后藤常夫继续作画,就是希望得到别人的掌声,也因为强烈企求别人的赞扬,我才把那幅画挂在桑原弓子的店内,我知道那样做很危险,因为那幅画缺乏生气和个性,一眼可以看出是我的作品,可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我的画,才克制不安的心理,我知道这样做很愚蠢。

最后是有关田岛麻里子的事情。你说我一开始对她就没有爱情,那你就错了,原因前面我已说过,我是为了让计划圆满成功才杀害她。

因为如果不杀害她的话,修复的画像将会被发现,也会被看出掺氰酸钾的酒是我带去的,可是,杀她,让我感到很痛苦,如果能够的话,我并不希望杀害她,因为我对她还有一丝丝的爱意,如果我对她毫无感情,在杀她之前,我一定会拥抱她,跟她做爱,可是,由于我对她还有一丝爱意,才没有这么做,因为我不能再度冒渎她。我在事件前一晚拥抱的人是桑原弓子,她在拥抱我时,问我是不是还对太太恋恋不忘?由于桑原弓子不知道我的计划,所以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并没有什么用意,可是,她的话却刺痛我的心,那时我叮咛自己要稳定心情,明天事情就全部结束。

我写这封信时,并不是想稍微减轻自己的罪孽,只是想让你明白那时我的心情而已。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写,恐怕我会被判死刑吧?判刑后,几天内会执刑吧?如果还有几天时间,我希望允许我重拾画笔作画,因为我觉得这次不会再害怕田岛幸平的幻影,可以很宽心的面对画布,也在我确定有没有当画家的才能后,才能死而无憾。

或许这就是我固执的地方也说不定。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