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杀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大街上的遭遇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大街上的遭遇战

“这里是什么地方?”

王大发解释:“佩云说她这个小姐妹很热心很爱国的,她和佩云多次去胶州公园慰问的,只要说你的来历,必定会欢迎。你先在她家住几天,我们再想办法安排你一个去处。”

王大发踏起三轮车,飞快拐入小巷。

他见摊主正在做饭团:左手托一块白布,右手用勺些米饭放在布上,撒上白糖,再将一根油条放入,包起来捏紧,即可食用。他不知为什么这样的东西上海人居然吃得津津有味?于是也买了一个,一尝,果然别有滋味,他便又买了三个,而且别的食客一个还没吃完,他已三个下肚了。将周围的食客都看得目瞪口呆!

由于手榴弹是在冒烟后十多秒掷出的,没着地便爆炸了,比着地爆炸的杀伤力强数倍,将所有汉奸、鬼子都炸倒了!

李坚抹抹嘴笑道:“不瞒你说,我还没吃饱呢。”他说着走去摊位前坐下,要了两碗馄饨,两屉小笼包。

他笑道:“老先生,说笑话了。我吃东西哪里能要你付钱。老板,算账吧。”

摊主忙赔笑说:“啊,先生勿要误会,我是生怕糟蹋了东西——好,好,我拿就是。”

这样一来,更引起周围食客的注意,围过来要看他如何将这些东西吃下去。因为上海人食量都不大,一般早点能吃一个饭团已经称“大肚皮”了,他一气吃了三个!居然还要再吃——“吃得落”吗?

“我们全家都是基督教徒,也是爱国的。我的父母虽还不知先生来,但知道后也一定会很是欢迎。

他吃完一根便是一片惊呼、赞叹声。

围观者甚至鼓掌了。

任秀珍和母亲忙饭,任光辉便和李坚聊起来。听了李坚说明离开孤军营的原因,任光辉极表钦佩。

他知道爆炸后,很快会引来鬼子、汉奸,必须尽快逃离现场!于是摸出一枚手榴弹攥在右手里,左手提着枕套,拐弯猛跑一阵,见弯再拐……

这是他离开孤军营以来,第一次为吃饭这个问题打起算盘了。显然,仅几天的流浪生活,已迫使他不得不为今后的生活计划动动脑筋了。

他也不答话,将枕套放在地上,伸手去枕套内,将一枚手榴弹的弦拉断了,然后掏出来伸向俩汉奸。

他抬头一看,只见五个鬼子兵,一个挎战刀的鬼子军官,两个汉奸特务,横眉怒目地出现在路口。

他站住了。

最后他闯入了白光的化妆室。

“我刚踏到小东门,就听见炸弹响,循声一看,正好是你老兄!”

王大发起身,去将三轮车坐垫掀开。座下有一木箱,是装修车工具的。他将工具拿出放在脚踏板上,从枕套里取出手榴弹,放在木箱里,再将工具装入枕套中。

鬼子一见慌了神,朝他开了几枪,转身就跑。他投出了手榴弹,炸倒两个,又掏出一枚,追赶着几个鬼子和汉奸。

他一笑:“我正还要添呢。老板,再来五根油条!”

“站住!”

李坚就这样闯过了数道关卡。

第二天早晨,还是文庙看门人开门出来,他才惊醒的。他忙起身,提着枕套就走。

两屉小笼包风卷残云般地填进嘴时,两碗馄饨稀里呼噜喝个底朝天!

摊主怀疑地说:“先生,侬吃得落吗?”

李坚问:“发子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大发不答话,只闷头猛踏三轮车。

三轮车几乎始终在小巷里穿来穿去,李坚坐在车上已不知东南西北。足有半个多小时,王大发才将三轮车靠边停下,自己下了车,去蹲在人行道上喘气、拭汗。

忽然后面一辆三轮车追赶上来。

杨佩云说:“刚才秀珍说得好,是中国人都会同情、帮助你的。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

有受伤未死的正往起爬,第二枚手榴弹又掷到,鬼子、汉奸没有一个活着的。

晚饭后决定在亭子间搁上一张单人床,就让李坚睡在亭子间里。

李坚挥拳左右开弓,击倒了两名便衣巡捕,拔腿就跑。

王大发说:“你先躲几天,不要出来瞎跑,就没的事了。”又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佩云有个小姐妹,就住在附近,她已先去了,说好我们随便哪个先找到你,就先送过来这里暂住两天。以后慢慢再想办法。”

李坚见王大发做这一切很冷静、从容,倒有点惊讶了。

李坚坐上三轮车,王大发踏动着转入一条街。李坚看看路牌,见有“崇德路”三个字。

王大发告诉李坚:“这旁边是杀牛公司。我们要去的一条弄堂叫‘锦绣坊’,佩云的小姐妹就住在那条弄堂里。”

王大发说:“坐上来吧,我送你去。”

杨佩云向李坚介绍那女子叫任秀珍,是小学教师,她的父母都在教会中学当教师,当时都不在家。一家三口人,住这幢楼里,有两个房间和这间亭子间。

任秀珍倒很大方,她说:“李先生,你的情况佩云都和我说了,我对你是很敬佩的。

李坚下车去,蹲在王大发身边问:“发子哥,你怎么会找到我的?”

这天晚餐后外出散步,任秀珍说:“我们去逛逛大世界吧,不远,坐车只有两站。”

李坚说:“冒昧打扰,已是很不安了。我是被租界通缉之人,恐怕要使府上受连累的。”

李坚找到了文庙,在门洞里一蜷缩,几乎是闭眼就睡着了。

杨佩云说:“老李,你也不必客气了。秀珍听我说起你,就肃然起敬。她欢迎你来住,是很诚意的。

两个汉奸挥着枪朝他走来,并喝问:“侬手里提的是啥物事?”

李坚说:“我怎么好去打扰人家呢?何况我还是被通缉的……”

五根油条又吃完了。

李坚暗想:自己正走投无路,不妨先安顿下来,再作打算。便说:“也好吧。但是,我总不能将这些手榴弹带到别人家去吧……”十二枚手榴弹他已投出七枚,还剩下五枚。

李坚被请进一间亭子间,这间房间布置成书房样子。

老板算完账说要打折扣,他不肯,照价付了钱,拿起枕套就走。却又不免暗暗好笑。他能一餐吃两斤半大饼,这点东西哪放在心上!这些天因为要“节约”,每次只吃半饱。现在他有了从张小毛那里拿到的钱,是可以维持一阵子了。他可以放开量吃饱了。

老者问:“先生,侬还能吃吗——再吃多少我把(给)钞票。”

任秀珍很热情,一有空就回家来陪李坚聊天,晚饭后还陪他去附近散步。

两名便衣巡捕爬起来,一边吹警哨一边大呼:“捉牢!捉牢!”

两人便顺着马路走去。过了黄金大戏院,再走一程,马路对过,十字马路口即是大世界游乐场。

来到门前,任秀珍让李坚在门前等着,她去买门票。

李坚站在门前,正观看四周街景,忽然有人从背后拍拍他的肩膀,他扭头一看,是两个穿西装的人。

“老朋友经有一些食客在排队等候取食品;还有一些食客,双手捧着像大饭团一样的食品,一边双手捏着一边吃,看样子吃得很香,这就更引起了他的食欲,赶紧去排队。

他掏出钱来晃了晃:“吃不下我也照样付钱!”

杨佩云聊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临行约好,三天后必来重新安排李坚。

李坚如过关斩将一般,将追到、拦挡的巡捕、红头阿三一一击倒……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