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杀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一章 “赵子龙浑身是胆啊!”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一章 “赵子龙浑身是胆啊!”

李坚来到黄金荣家。

黄金荣很激动地说:“哎呀,天锋!天锋!你真是‘赵子龙浑身是胆啊’!那姓曾的带着卫队呢,你就敢光天化日之下刺杀了他!”

黄金荣点头叹息:“上过战场的人多了,能像你这样看得开的有几个?”

李坚详细地讲明了各组的任务,何时该怎么做。他要求各组长回去将自己的组员召集在一起,详细说明他所交代的一切,必须使每个组员都明确何时该怎么做。

黄金荣摇摇头:“我打听过了,张亚夫说他也不大清楚。我想如果李世勤是派来与东洋人联络的,属于高级机密,他也不可能知道。”

黄金荣沉吟道:“这个赤佬要求我‘吃讲茶’局派来与鬼子取得联系的,怎么替鬼子干这种事?不是汉奸是什么?”

李坚哈哈大笑:“我恰恰不相信你的人格!”说罢一拍桌子:“都把手举起来!”

黄金荣还不放心:“天锋啊,这帮赤佬都是亡命之徒,此去十有八九要动武的呀。”

黄金荣说:“天锋,今天是打算派人去叫你来商量的。我也实话告诉你:我若不去,一世英名付诸流水;去呢,的的确确是怕那个赤佬下毒手。我手下的人是不少,也有会武的,但他的人不少是训练有素的特务,我怕斗不过他们。既然你愿意跟我去,我就放心了。但是,我还是要带些人去的,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那么多人。”

那一排人都站到原先黄金荣坐的座位后面,使三十人的排列从“∪”变成了“∩”形。

黄金荣答应了:“好吧,我把跟去的人召集起来,你和他们见见面,告诉他们该怎么防御、怎么攻击。另外,你需要些什么兵器,只管说,我什么样的兵器都能弄到。”

黄金荣问:“给你弄支冲锋枪不更好吗?”

黄金荣冷笑说:“徐恩曾、戴笠这两个人,都是很有野心的,他们只顾扩张势力,壮大组织,盲目收罗人,越多越好,他们也办一些训练班之类的组织,收罗青年学生,但肯投靠特务组织的知识青年能有多少?这两个组织都各发展了二三十万人之多!哪里来的这么多人?只能网罗社会闲杂人员,社会渣滓都被他们收容进去了。这样的人除了摇旗呐喊外,还能干什么好事?他们原本就是有奶便是娘的人,一有风吹草动,能不叛变吗?可叹蒋先生还很依靠这两个组织,不知他们净在背后拆烂污!蒋先生的大事,迟早坏在这些人手里!”说罢,冷笑不已。

黄金荣没有争执:“好吧,那你明天下午来,和我带去的人见见面。”

李坚提醒道:“先生,会谈地点不能定在华界,以免他借助鬼子的势力。”

黄金荣点点头:“当然,只能在租界内。还有,不能告诉白光。”

李坚说完,随黄金荣进入室内。

李志强同意张振东的分析:“是这样的。唯其如此,更不能让李坚把这件事搞糟了!”

李坚从黄公馆出来,回到静安寺路,晚上照旧陪白光去舞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黄金荣还是不放心,在李坚走后,他派人去把张影叫来,告知这件事,并说了李坚的计划和不同意向张振东求援等情节。

张影说:“黄先生放心,我这就去告诉张先生,他一定会尽力帮助黄先生的。”

黄金荣拱拱手:“那就要仰仗张先生了。”

张振东和李志强听了都很惊讶。

李志强埋怨:“这个老李呀,又搞个人英雄主义了。”

李坚答说:“夜里便于撤退,用不着再麻烦那么多人了,要我说就我一个人保着先生去就足够了。”

张振东说:“时间紧迫,让我们的内线了解李世勤的行动计划,然后我们再研究对策。”又对张影说,“你回复黄金荣,就说我们全力以赴,会在暗中帮助李坚的,叫他放心好了。”

张振东又思索了片刻:“不,李坚有李坚的打算。有他保着黄金荣去,有一定的优势。他现在名声在外了,鬼子、汉奸对他有一定的畏惧心理,有他在黄金荣身边,可以起到威慑作用。他也确实有好身手,所以我认为不要去干扰他,我们要做的,是如何从旁协助他把黄金荣安全地保去保回。”

李志强说:“我们布置得再好,李坚要蛮干,岂不打乱了我们的计划。”

李志强被说服了!“你说得也对,李坚确实有许多优点,我是担心发生意外。”

黄金荣将人召集起来,对李坚说:

“一共六十五人,都配有手枪,有二十人配有冲锋枪。你看如何安排?”

“我走在先生前面,你紧跟先生后面,提着这个公文包,把麻绳握在手里。先生落座后,你将皮包放在桌上,麻绳不要离手,绳子可以放长些,然后站在先生身后,看我的眼色行事。”

黄福点头答应:“明白了。”

张振东、李志强、张影忽然出现,使李坚十分惊讶,也流露出不满。

李坚冷笑道:“在我看来,这些乌合之众再多,也不过一堆臭肉!”

李坚说:“那不也是有来无回吗?先生,我是军人,上过战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戡破了生死之门。”

李坚这才冷静下来:“啊,请教。”

张振东说:“自从上次得知这件事,我就在思考,李世勤为什么要突然向黄先生发难呢?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果然,我们通过‘内线’了解到,这是日寇的一个重大阴谋。

“黄先生在上海滩的潜在势力,妨碍日寇对上海的统治,尤其是租界,黄先生若是掣肘,鬼子更难控制了。所以想要除掉黄先生。但是,黄先生是上海滩举足轻重的人物,鬼子不得不顾忌,便假手李世勤以夺码头为由发难。

“鬼子为表示与此事无关,决定不插手,由李世勤单独做。成了,扫除了鬼子一大障碍;不成呢,与鬼子无关。

“李世勤为讨好鬼子,动了老本,将所有中统投敌分子召集起来,又调动这些人掌握的汉奸走狗,约有百十人之多,准备着威胁不成便大打出手!日本鬼子预料黄先生也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便向李世勤提供了五十支冲锋枪、十挺轻机枪、两挺重机枪。鬼子的意图是:即使不能置黄先生于死地,也可以消灭黄先生的有生力量,使黄先生大伤元气,再也不能称霸上海滩!

“老李,敌人是非常险恶的呀!”

黄金荣忙说:“天锋,是我请他们来的。”

李志强要驳斥李坚,被张振东拦住了。

李坚不得不点头承认。

张振东取出一张草图来,摊在桌上,指着草图对李坚说:“这是会谈场所‘清风茶社’及周边情况草图。

“清风茶社是一幢两层楼的建筑物,占地面积约两千多平方米。楼下是通敞大厅,楼梯在东侧。上楼后是环形走廊,周围都是房间。站在走廊上可以看到楼下大厅。

“茶社西侧紧邻百货店,也是两层楼建筑物。李世勤将重机枪设在窗口,居高临下,控制整条马路。

李坚说:“他先动手倒好了,我再干掉他,就怪不得我们了。”

李坚接茬儿:“那这次我还‘代劳’,干掉那个李世勤!”

李坚却说:“啊,我猜想:有的人只因没有机会发挥罢了。”

李坚仍然很平淡地说:“我说过了,那只不过是一堆臭肉!”

听的人都一惊。

黄金荣听张振东安排得如此周密,也放心了:“好,就按商量定的做吧。”

李坚伸手推开了汉奸,先进入茶社。黄金荣紧跟其后,但李坚一进门就向后面摇摇手说:“先生稍等。”黄金荣便站在门外。

一大汉冷笑:“哼,没有买路钱休想过去!”

李坚伸腿一钩,挑起了大汉所坐的板凳,双手抓住,正好一旁的另外两大汉举刀向他砍来,他用板凳一挡,那两把砍来的大刀被磕飞了,他用板凳的两端左右一晃,正砸在因大刀脱手而发愣的二大汉脑袋上,二大汉倒下。

李坚不等里面列队的持刀者做出反应,便迎了上去,里面列队的汉奸们一看李坚一瞬间就砸倒了四个,都惊呆了。

黄金荣冷笑道:“怎么,你还不认识他!好,我来介绍:这位就是上海乃至于全国敬仰的八百壮士中的李连长李坚——我新近收的一个徒弟。”

十来分钟时间,李坚生龙活虎般地抵挡击打,三十个汉奸倒了一地,没被打倒的,也都捂着流血的伤处,缩到旮旯里去了。

黄金荣站在门外,亲眼目睹这一场恶斗,惊呆了,直到李坚向他打招呼他才回过神来。“啊呀,天锋!天锋!你真是赵子龙大战长坂坡呢!”

其实不只是黄金荣、黄福看呆了,刚才一番打斗时,楼上环形走廊也站满了观战的人,即李世勤带着一大帮汉奸在楼上俯视楼下,看清了这场恶斗的全过程。李坚的骁勇,一个人一条板凳,打倒了三十多个手持大刀的壮汉,也将这些汉奸看得心惊胆战,急忙龟缩回去,彼此告诫:“这家伙好厉害!可要当心了,离远点,让他‘碰’着,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世勤哼哼嗓子,还故作镇定地说:“哼,别怕,他就是铜金刚铁罗汉。怕什么?我不信就能挡住子弹。你们的冲锋枪一响,还不把他打成筛子?”

仍由李坚领头登楼,黄金荣在黄福搀扶下紧跟,第一组十五人随后。

李坚对李世勤说:“现在我要走了,对不起,我要把你双手绑起来,以免在我转身后,你把套在脖子上的手榴弹取下来或弄断麻绳。”说着走过去,将两根麻绳衔在嘴里,然后又掏出一根麻绳来,将李世勤双手反绑起来。“我手里两根绳子我会接长些,足够百米。我只要走出百米了,你们就自由了。但我要警告你,我走后十分钟内你不要试图叫你的人替你松绑,更不要排除手榴弹的危险,我没有到安全地点,是不会放松绳子的!”

黄金荣哈哈大笑:“说得好!说得好啊。可是,你也不要大意了,不是又有汉奸特务追杀你了吗?”

李世勤看看李坚,向黄金荣:“黄先生,你身边的这位老大是谁呀?”

黄金荣再补充:“最近他杀鬼子、汉奸无数,鬼子、汉奸见他无不胆战!”

李世勤看着李坚,拱手说:“哎呀,失敬,失敬!难怪这么好的身手。”

李坚大怒,指着骂道:“你这个狗汉奸竟恬不知耻!”

李坚指着对方:“你以为你的人多、枪多,就可以吓倒人了?怕你就不来了……”

李世勤说:“黄先生,你也在上海滩称王称霸几十年了。不要说一个码头,就是江山社稷,也没有不改名换姓的。再说,日本人迟早要进租界的,你留在上海也多有不便。不如学学后起之秀杜月笙,去大后方重庆避难为好,免得在上海担风险。”

黄金荣冷笑问:“你让我走,把上海滩码头交给你,你能玩得转吗?”

李坚无奈,只好说:“当然……我只不过感觉这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兴师动众……”

李世勤忽然放下了举起的手,故作镇静地冷笑道:“李连长,你拉吧,拉响了你也跑不掉的!”

李坚扯开身上的短褂,露出了腰间的一串手榴弹,他手拉着一根导火索:“狗汉奸!老子把你们都炸成肉泥!”

李世勤就是不敢跟英雄赌这一把。

“是的,敌人终究是虚弱的,我们应予藐视。但也应该慎重对待,不可掉以轻心。”张振东缓缓说道,“刚才你的布置我认为很好,在一般情况下,可以保证黄先生安全撤出。但是,敌人有了很周密的计划、很强的火力,即使撤出来,我们的伤亡损失也必然很大。”

李坚双手握住板凳四条脚的横牚,左挡右遮,上下翻飞,把砍来的大刀都挡住、磕飞,同时用板凳两端打击对手,凡被击中者,无不哀嚎惨叫,头破血流,非死即伤!

那三个也只好乖乖地举起了手。

李坚拽着麻绳走过去,站在那三人身后。他解下腰间一串手榴弹,挂在李世勤脖子上。然后对排在黄金荣身后的十五人说:“你们过来四个人,把这两人押着,再保先生出去,到了安全地点,再放此二人,不要伤害他们啊。”

李世勤忙对周边的人说:“好,你们都把手举起来!”

李坚对黄金荣说:“先生,你可以走了。出去一路顺风,别等我。走吧!”

李世勤和他左右坐的两人都大惊:“啊!!!”

套在李世勤脖子上的一串手榴弹,也有一根麻绳连接着手榴弹的导火索,李坚牵着这根麻绳,慢慢放长了,去一旁坐下。李世勤看着那根麻绳,十分紧张,唯恐李坚拉响了。

次日下午,李坚来到黄金荣家,只见院子、房间里都是人,乱哄哄的,不禁皱起了眉。

李世勤眼睛盯着飞快旋转的手榴弹,不免担心地说:“我们谈话,你——不要摆弄那玩意儿嘛——万一失手……”

李坚又问了一些情况,他不时看看手表,估计黄金荣等人已经走远了。于是装作和颜悦色地对李世勤说:“既然你说是受中统指派来与鬼子联系的,那你就不该为鬼子干任何事,否则就是汉奸了,懂吗?”

“是的,是的。我们是朋友。”

在谈话中因气氛逐渐缓和,李世勤已经把举起的手放下了,甚至周边的汉奸们,也放下了举起的手,李坚也没有喝令他们重新举起手来,似乎可以和平解决了。

李坚笑问李世勤:“你看我该怎么走呢?”

李世勤说:“嗨,黄先生都走了,你我无冤无仇,我怎么会为难你呢?放心走吧。”

张振东朝李志强使了个眼色,制止争论:“老李,我先将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你吧。

李坚问:“一个组织对叛逃的人理应加以惩处,为什么不制裁他呢?”

李世勤有点激动地说:“我以人格担保……”

周边的汉奸们忙举起了双手。

“你闭上眼睛!”李坚看李世勤闭上了眼便朝后窗走去。走到后窗向外看看,果然是一片平房,窗下紧贴着是平房的屋顶。可以看见平房的院子里,站着几个人,见他探头,便挥手向他示意,他知道这是张振东安排的人在等候接应他。

“别动!”李坚拽拽麻绳,李世勤忙举起了手。“我就相信把手榴弹挂在你脖子上最安全!叫你身后那一排人站到桌子对面去。”

李坚点点头:“好的,要告诉三个组长,通知我们的人,千万不要打误会了。”又说,“老张,你的人要随黄先生撤走,我要炸掉这幢楼!把狗汉奸们埋葬在楼内!”

李坚又说:“叫他们都向后转,不许回头看,快!”

李世勤忙吩咐照办。这三十人两侧面壁,另一队面朝门外。

李坚跨上窗台,放松了麻绳,跳了下去,落在平房的屋顶上。下面院子的人向他打招呼:“老李吧?快跳下来,我们接着你!”

“实际上他们在外围布置的人并不多,完全依靠火力制胜。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