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杀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四章 血溅小世界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四章 血溅小世界

李坚来到杀牛公司。刘世仪等人已在小屋里等候着。

李坚昨夜已思谋好了,所以他坐下后,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在南市区干过几件锄奸的事,干完在墙上用汉奸的血写了几行字,落款是‘黄埔锄奸队’,我想我们这个组织,既不用‘黄埔’也不用‘铁血’,就改用‘抗日锄奸队’,旗帜鲜明,就是要杀汉奸、鬼子的。好吗?”

众人对名称无异议。

“好,那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

“第二是组织问题。我们大约有五十人吧?我想组成四个分队,每分队十余人,由有军事知识的人暂任分队长,即朱维饰任第一分队长;毛广荣任第二分队长;李大海任第三分队长;梁升任第四分队长;金光日任大队长;刘世仪任参谋长;我任副大队长……”

金光日打断了李坚的话:“不!大队长由你来担任,我任副大队长——这事没商量!”

众人都说还是李坚任大队长为好。

李坚也不推辞:“好吧,反正这样的任职也是暂时的。以后在行动中看大家的表现再行调整。

“第三件事就是行动。

“上一次我说过,要把搞来的日寇子弹、炮弹‘送还’日寇,这就需要摸清情况、锁定目标、进行偷袭。需要派出一些人去,侦察鬼子的据点所在,据点内的情况——有鬼子兵多少?有何防范等等。

“摸清情况后,我们就潜入华界,用迫击炮远距离打击,打完就撤。”

众人都认为这个办法很好,一致支持。

李坚又说:“当务之急,是要训练使每个队员,都学会如何使用迫击炮和机枪、如何发挥兵器的最大火力。”

刘世仪说:“这好办,老朱是炮科的,就由他来教练迫击炮。我来教机关枪的使用。有几天就能学会。”

李坚说:“好!那么,老金今晚把所有队员召集齐,先分队,然后进行训练。”

金光日又说:“明天就派人侦察吧——我们一直想行动起来,就是不知该怎么行动。现在有了方案,还是早点行动为好。”

李坚说:“这事就由参谋长来安排吧。”

刘世仪点头说:“好的。等分队成立起来,我就安排这件事。”

众人商量好了,由金光日带领众人,去地下室观看收藏的兵器。

地下室原是储藏牛肉的仓库。通敞的一大间,中间悬挂着牛肉。武器在一旮旯里装箱埋放着。

金光日说:“晚上拉牛肉的卡车来了,就都拉走,这里可以腾空,便于训练。”

打开几箱观看,武器上都抹了厚厚的黄油,保存得很好。

李坚说:“这些三八式步枪在行动中都能用上,毕竟步枪射程远、准确性也比手枪好。”

看完兵器,众人回到小屋。金光日又弄来一坛酒和一大碗牛肉,忙吃喝起来。

李坚和刘世仪都不会喝酒。金光日最能喝,大碗酒能喝五六碗,大块肉能吃几斤。朱维饰、毛广荣、梁升也能喝酒,但比起金光日,真是小巫见大巫,终于被灌得酩酊大醉。李坚和刘世仪只好将他们三人暂留在公司。

李坚和刘世仪从公司出来,边走边聊。

“世仪,你是参谋长,只管计划、指挥。有家室的人了,不要参与行动。”

刘世仪说:“小倩是支持我的……”

“不能因她的贤惠忘了做丈夫的责任和半子之劳的义务。”

刘世仪很感动地说:“老弟,谢谢你的关照。但我是军人,要尽军人的义务啊。”

“我并没有说不让你参加组织,只让你行动小心些,不是我要照顾你,谁都会谅解你的。你和我不一样。你为抗战流过血,无愧为军人。我离开孤军营时发过誓,要杀尽汉奸、鬼子。我们都是从战场下来的,死不可怕。但是,你不能再给家人造成痛苦。尽点心足矣。”

刘世仪沉吟了半晌才问:“天锋,你还没有下决心离开白光吗?”又试探地问,“是不是难以割舍了?”

李坚并不正面回答:“你们劝我离开她,不就是怕被敌人跟踪吗?你看我现在这装束,刚才我要不摘了头套、胡子,你们都认不出我来。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刘世仪明白李坚的态度,是给了他们明确的回答,他不便再劝了,“啊,倒真是化装得很巧妙。”

“是她出的主意。”李坚不无得意地告诉对方,“东西都是她准备好的。她让我每天开车到戏院,然后化了装从后门出来,甩掉了监视者。她也说得好,无论我搬到哪里去住,只要出来活动,就会被敌人发现、盯上。所以一动不如一静。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解决了问题。”

刘世仪听了暗暗好笑:“迷得很深了!”他便附和道,“那倒真是秀外慧内,将来必是贤妻良母呢。”又试探,“什么时候结婚?”

李坚苦笑:“你说笑话了吧?我现在的情况,怎么好结婚?哪天死在大街上,岂不害了她吗?她倒很通情达理,说等到抗战胜利后再说。”

“这样也好。”刘世仪暗想,“以后不能再提了。”

李坚说:“长衫、短褂我都穿不惯,穿中山装却没礼帽,你陪我去挑选,好吗。”

“行啊。干脆去小世界商场买,就便去我家坐坐,我们好好再聊聊。”

“行啊,我也正要去看望看望大嫂呢。”李坚说,“虽然只见几面,我感觉她是个很贤淑的人,看样子有身孕了吧?”

“是的,三个多月了。”刘世仪满面喜气地说,“我俩倒无所谓,她父母可乐坏了。”

“这也难怪,独生女儿生下孩子来,比孙子还亲。世仪兄,你更要保重自己了。”

两人坐三轮车进入公共租界,来到小世界商场,一同进入。

刘世仪帮着李坚挑选衣帽,选好之后让李坚去穿衣镜前试穿戴,看看是否合适。

正当李坚在对镜子试帽时,刘世仪过来对李坚说:“刚才碰到一个冤家对头——华界一个大汉奸维持会长江涛——前不久这个家伙要我们去他在小东门的新家安装电路和电器,装完他说不合格,一分钱也不给,还要把我们抓进宪兵队去哩……”

李坚一听,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干掉他!你把东西都收拾好,付了款拿回家去,我们回头去你家见面。”

“他带着四个保镖呢……”

“不要多说了。你指给我看那贼何在?”

刘世仪见李坚意决,便领李坚去楼梯口指认。当时他们在三楼,江涛在二楼,他身边有个女人,后面跟着四个保镖。

李坚说:“我估计他要上楼来,我就在这里等他。你快去付了款,拿好东西迅速离开商场,回家去等我。”

刘世仪只好听从李坚的意见,忙去付了款,拿了包和帽子,匆匆下楼而去。

李坚从腿上拔出匕首,藏在袖子里,就站在楼梯口等着。

果不出李坚所料,江涛在二楼买完东西,挽着女人朝楼梯口走来;四个保镖紧跟其后。他们一行来到楼梯口,江涛仍挽着女人登上楼梯,四个保镖落后几步。

李坚看准了,在江涛登上第三步楼梯时,他骑着楼梯扶手迅猛地滑下去;江涛一行人来不及反应,李坚已经滑到近前,猛的一刀刺中江涛胸部,他一抖手腕,挑了一大口子,他的人并未停留,继续下滑。

江涛被刺中,惨叫一声,往后就倒,拽得相挽的女人也同时后倒,将跟在后面的四个保镖,也砸得仰面跌下楼去。

李坚落地站稳,正好从楼梯上翻倒下来的四个人,也跌落在楼梯口。他毫不犹豫,抢前一步,举匕首给了两个保镖一人一刀,正要去扎另两个保镖,其中之一反应过来,掏枪就打。子弹从他耳边掠过,他飞起一脚,踢掉了对方的手枪,跨步上前,当胸一刀!

另一个保镖见势不妙,拔腿要跑,被他从后面搂住。正要举刀扎刺,忽然枪响了,子弹打在被搂住的保镖身上。他随瘫软的保镖蹲下身去,同时四下一看,见左右两路,有五个汉奸打着枪朝他逼过来,他以死在怀里的保镖做掩护,拔出保镖的盒子枪还击,他的枪法极准确,一枪一个,而且都命中头部毙命!

他击毙了敌人,弃了抱着的尸体,扔了盒子枪,扬长而去。

这一幕发生在几分钟内,商场内的顾客和店员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结束了。李坚走后商场才大乱起来。

李坚已是弄得浑身是血,路人见了都惊呼远避。他只好边走边脱下上装,卷起来拿在手中,掩盖内衣上染的血迹。

公共租界的警方反应很迟钝,等巡捕们赶到,商场内仍在混乱之中,找不到一个目击证人。那个伴随江涛的女人,早已魂飞魄散,此后多日一句整话也说不出来。

李坚来到电料行,刘世仪尚未归来,这倒使他有些不安了,过了好长时间,刘世仪才抱着物品,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原来刘世仪不放心李坚,拿了物品在三楼旮旯处等候观望,直见李坚得手,从容而去,他才随惊逃的人流混出商场。

刘世仪见了李坚,叫道:“天锋!天锋!我服了你了,我万万想不到你是采取这样的手法干的!”

李坚摆摆手说:“快去打盆水来我洗洗吧——那狗娘养的血流了我一手一袖子。”

“去后面好好洗洗吧。”

“嗨!那还不吓着嫂夫人啊!”

刘世仪忙去打来一盆热水。李坚脱光了上身的衣服洗了洗手和身上。他对刘世仪说:“我这些带血的衣服最好烧掉,不留痕迹。把你的衣服借我穿回去。”

刘世仪去取来衣服,在李坚换衣服时皱眉说:“怎么会突然出现那么多汉奸特务开枪?”

李坚笑道:“有可能是汉奸撒网在搜寻我,发现了认为这不是下手的好机会。哼,我也正等他们现身送死呢。”

刘世仪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但没说什么。

李坚换了衣服,没多停留,雇辆三轮车回到黄金大戏院,换了西服,开车回静安寺路。

白光正坐在客厅里等着李坚,见面就说:“恭喜啊,又干掉十个!”

李坚一惊:“你的消息好快啊!”

白光颇为自得:“上海滩上发生的事,没一件能瞒得了我的,而且是第一个知情人!”她见他皱眉盯着她看,便急忙换了话题,说道,“刚才金公馆送来请柬,是金老太爷七十大寿。金老太爷是上海滩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做寿上海滩头面人物都会到场。就此机会,你也可以认识一些头面人物。”

李坚耸耸肩:“我有何必要认识他们?”

“话不能这么说。生活在十里洋场,不是孤立的,总要彼此关照——好,好。不要争论了。就算替咪咪长点面子,陪陪咪咪吧。”

李坚妥协了:“好,就依你吧。”

晚上,李坚随白光来到舞厅。白光去了化妆室,李坚独自到舞厅坐下。

张影及时来到,低声说:“小世界血案,又是你的杰作?”

李坚说:“那只不过是又一次‘个人英雄主义’的表现吧。”

张影明白李坚所指:“一句话就耿耿于怀,可不是英雄人物应有的胸怀。”

“我算什么英雄!”

“这件事连黄金荣都大呼‘杀得好’!因为江涛原是青帮的人,当了汉奸就不买黄金荣的账了。黄金荣有意‘清理门户’,又顾忌得罪日本人。你替他出了一口恶气,他很夸奖你呢。连吴雅男都打电话给我,要备酒庆贺呢。”

李坚点点头:“这位吴小开倒是个很豪爽的青年人,没有半点纨绔习气。”

张影笑道:“我第一次听你夸一个人。”

“我至于那么目中无人?”

张影笑了笑,没有接茬儿,却说:“张先生想约你一谈。”

“好啊,请他到黄金大戏院去找我吧。”

张影和李坚约好了会见的时间。

“哈啰,密斯特李,久违了!”

李坚循声看去,只见刘娜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