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杀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七章 特别行动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七章 特别行动

李坚和吴雅男分手,正要上车,张影急匆匆来到车前。李坚拉开车门,张影便坐了进去。

“张先生让我来约你一见。”

“什么地方?”李坚没有问找他什么事。

“还在黄金大戏院吧。”

李坚启动了轿车:“啊,刚才我已和吴雅男说好了,你明天去找他,告诉他两个姓名,他会把请柬填好交给你的——这是老张那天找我要的。”

“啊,是老张和老李要去。明天我去找他要了就交给老张。”

李坚将车开到黄金大戏院,和张影进了他的办公室。少顷,张振东和李志强来到。

李坚等坐定后说:“老张,刚才我和吴雅男说好了,明天张小姐去取请柬。”

张振东说了声“谢谢”,并不急于说明约见的来意。

李志强有些沉不住气,催促张振东:“老张,时间紧迫,快把情况向老李说明吧。”

张振东笑了笑:“着急也不在这几分钟。”

李坚看李志强皱起了眉,张振东却慢条斯理地吸着香烟。他不禁暗想:“这个人遇事沉着,真有大将风度!”于是说道,“老张,有什么事情讲吧。”

张振东这才说道:“据我们内线传来消息,日寇今晚要将我们一位被捕的同志,从上海押往南京,这是个很重要的同志,我们准备救下来。”

李坚挥挥手:“嗨!这样的事何须征求我的意见?你分派任务好了。”又补充说,“除我个人外,还有一支四五十人的‘铁血队’,可以接受任务。”

李志强插话:“老李,这次任务很重大的。据我们所知,你和这个组织接触时间不长,也没有共过事。你认为可靠吗?”

李坚看看张振东:“我们接触也不多,彼此了解也不深,都以仗义为根本。我的个性就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如果你们信不过,那就另请高明。”

李志强忙分辩:“老李,绝非信不过你。的确事关重大,不得不谨慎。”

李坚笑了笑:“我也不过提个建议而已。用不用,决定权在你们。”

张振东这才说:“老李,如果我们信不过你,就不会来找你,把如此机密大事,拿出来和你商讨。老李说得不错,既是机密,就不宜让不甚了解的人知道。这不是疑不疑的问题,而是必须谨慎的原则问题。我们是缺少人手,但不能因为缺少人手便以不了解的人充数。

“我的意见是这样:世仪和几位战友,你是了解的,在战场上共过生死,应该信得过。金光日的确曾参加过抗日联军,表现也很好,是可使之人。除此之外,我想是不是让金光日再挑选几个人,既要信得过,也要灵活勇敢,有十来人就足够了。

“我们计划是分成三个小组:第一组负责铁路,跟随鬼子上车,在中途下手;第二路埋伏在上海至苏州公路上,准备截击鬼子从公路上行进的车队;第三路做预备队,万一鬼子临时有了新花样,第三组再上。

“我们的人有游击队配合,负责第一、二组行动,请你带领第三组的人,作为机动组。

“这个方案你看如何?”

李坚说:“你如何策划我不过问,但对兵力部署我有意见。我认为我们的人适合攻坚,而作为第一组,跟鬼子上列车,在列车上解决敌人。”

张振东说:“现在还摸不清敌人研究采取哪一种方法去南京。鬼子是很狡猾的,有可能临时出现新情况。所以第三组是很关键的,老李,我将你安排带第三组,是寄予很大的倚重啊!”

李坚想了想:“好吧,我就担心无事可做,大家都失望。”

张振东笑道:“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我希望你们无事可做,按我们的计划解决问题。我就担心那两组扑空,动用你们,就要大费周折了。”

李坚说:“你放心,我们决不辱命!”又问,“可不可以把整个行动计划见告?”

张振东说:“可以。我们准备在公路上埋伏游击队,强行硬打,将被捕同志抢夺回来!在列车上,我们准备好人,中途使装载押运的这节车厢与车头脱钩,等车厢停住,下面有埋伏的游击队,车上有第一组的人,两下夹击,消灭押解的鬼子,把人救出来。”

李坚听了,默默无言。

张振东问:“老李,你有什么意见?”

李坚“啊”了一声,停了停才说:“很好。我们第三组该作些什么准备?”

张振东答道:“也做两手准备。一是上火车,实施第一组方案,我们派李志强带两个人和你们一起行动,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指认我们被捕的同志;另一任务是使车厢脱钩。二是走公路,我们准备了五辆挎斗摩托车,也派李志强和王阿福跟随你们,从公路追赶日寇,相机袭击,夺回被捕同志。”

李坚不解:“不是已有一、二两组执行任务了吗?还用我们做什么?”

张振东说:“敌人是狡猾的,有可能第一次押解的人是假的,引诱我们上钩,等我们的人按计划实施,他们随后再把真的人押走!”

李坚这才恍然大悟,连说:“你们考虑得很周到!很周到!”又问,“那么,我们在哪里等候行动命令呢?”

张振东说:“先在杀牛公司,我们随时派李志强通知你们。”

李坚说:“好。时间紧迫,我们也要作些准备。现在我们就分手,我去杀牛公司,随时等候通知。”

李坚开车去先将刘世仪等人接到杀牛公司,找来金光日,将张振东的计划告诉了众人。

众人听了都很激动。

金光日说:“他们要救的是什么人?这样兴师动众——一旦打起来,是要死人的呀。”

李坚说:“老金,你也曾经是军人,军人执行命令不问为什么。再说,如果可以告诉我,老张早就说明了。他不主动说,必有不说的道理。他请我们帮忙,我们同意,就按他的要求去做。不同意就回绝。至于死人嘛,那是肯定的,刀枪相向,岂有不死人的道理。”

金光日挠着脑袋说:“老李说得对,因为要保住营救的人,把人安全接回来,那是要拿人命去换的,他们不是不懂,是不惜代价,看来要营救的是个大人物啊!”

朱维饰说:“不是大人物,鬼子也不会费那么大的力,把他押到南京去。”

刘世仪说:“刚才老李说了,我们不必猜测营救的人的身份,时间紧迫,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要选出可靠的人……”

李坚接茬儿说:“志强说给我们准备了五辆挎斗摩托。五辆只能乘十五人,他们要有两人随我们行动,这样,我们最多只能去十三人。现在我们已有六人,还缺七人,不能再多。”

金光日说:“这都容易,我马上可以把人挑选出来。都是参加过抗日联军的弟兄。”

李坚说:“好,你去把人挑选来,我们在一起研究行动计划。”又说,“老金,人家计划周密,不能因我们而失败,你选人一定要慎重啊。”

金光日说:“你放心吧。”随即匆匆而去。

李坚对刘世仪等人叹息说:“和张振东接触,我愈来愈觉得自己头脑简单,真是一勇之夫。张亚夫说得对,我只能冲锋陷阵,干不了别的。”

毛广荣说:“我们是军人,没有受过其它训练,思维方式简单一些,这没什么不好。”

刘世仪说:“但是,斗争环境需要我们多动脑筋啊。”

金光日把人领了来,小屋坐不下,就都到地下室,找了块空地,大家席地坐成一圈。仍由李坚把情况向新加入的人说明,让大家先议论议论。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起来,都说既然双方都极重视这件事,鬼子必会派重兵押解,也可能中途还有接应。鬼子很凶悍,必然戒备森严。我方人少,又不便携带重兵器,困难很大……

金光日急了,怒喝道:“你们他妈的,还没干呢,一个个就都怂了!害怕的都滚蛋!”

李坚劝道:“老金不要这样,要告诉大家把顾虑说出来,我们研究解决。我看倒是说出来好,憋在心里,临阵出问题,反倒误事。”

金光日说,我们干的就是掉脑袋的事,谁要怕死就退出!

刘世仪说:“有顾虑与怕死是两回事,说出来大家想办法解决,对完成任务有好处嘛。我认为大家说得也对,敌人解押这么个重要人物,必然有重兵护送,也有戒备,敌人不会不考虑到中途出问题,也必有应急预案。总之,把敌人设想得复杂一些,我们应对办法多一些,对完成任务有好处啊。”

李坚听完大家的争论,才说道:“老金,要耐心听取大家的意见。世仪说得好,多些应对计划是有好处。

“我认为老张他们准备得比较充分。公路上他们有游击队,打响了我们的任务是把人抢回来,安全撤出,铁路上他们可以使车厢脱钩,单甩下押解人的一节或几节车厢。脱钩的地方也有游击队埋伏,我们的任务依然是把人抢回来,保护好了安全撤出。

“无论在公路上还是在铁路上。我们都必须冲进敌人的核心把人救出来。

“游击队可以吸引敌人的火力,但敌人必然会留下一支队伍看守好被押解者,我们把人分成两组,一组从旁袭击敌人,吸引看守押解者的敌人,另一组趁机冲入,把人抢出来。

“第一组就由老金率领,是主力,人要多一些;第二组我率领,只要我和朱维饰、毛广荣三人即可。

“重兵器也不是绝对无法携带,如果我们是驾摩托车追赶敌人,就可以携带轻机枪。但上火车就困难了,容易暴露。总之,我们准备好两挺轻机枪,只要情况允许,我们就带走。

“我们以手榴弹为主要兵器,每人至少要携带二十枚手榴弹、手枪两支。在作战中手枪射程、威力都不大,我们要多投手榴弹,不管炸着炸不着,爆炸的威力也能威慑敌人。

“如果出现特殊情况,大家不要慌乱,我们几个队长各带一个弟兄,两人一组,先散开,但距离不要太远,不要失去联络,弄清情况后再统一行动。”

李坚刚说完,金光日就说:“老李,第一组让老刘指挥吧,我跟着你……就这样了!”

李坚见金光日一副固执的样子,只得同意了:“好吧,我们这一组就四个人,世仪就带领第一组吧。”

众人又出了一些主意。

李志强和王阿福来到。

李志强对李坚说:“刚才老张忘了一件事:要你们的人各准备一条白毛巾,行动时都将白毛巾系在左臂上,以免打误会了。”

王阿福将带来的一捆白毛巾交给李坚:“我们的人也是左臂系一条白毛巾的。”

李志强问:“你们准备得怎样了?”

李坚答道:“还在商量呢。”又说,“我们准备带轻机枪去,但这东西又长又大,容易暴露,恐怕很难带上火车。”

王阿福说:“没有关系的。你把机枪用布包好,交给我们带到车站去,如果你们要上火车,我们有办法把机枪当成行李送进行李车厢,用的时候再取出来就是了。”

李坚想起上次在火车站行刺的情况,就知道车站有他们的人,不禁暗暗佩服:“他们组织严密、人数众多,而且无孔不入,这就是共产党的成功之处。”

“好啊!”刘世仪惊喜地说,“要能这样,不妨多带几挺去。”

李坚说:“不要太多,三挺足够了。我倒认为该带上几支步枪。毕竟步枪射程、穿透力、准确性都好。”

李志强说:“那就带上几支吧。”

金光日带人去取出武器,包好。问李志强如何运到车站。

王阿福说:“我们是踏三轮车来的,就放在三轮车上,我们直接运到车站行李房,车上有东西,还省得路上有客人要雇我们的车呢。”

众人见李志强和王阿福对答自如、毫不犹豫,在大街上堂而皇之运军火,也毫无畏惧,看他们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必然是干惯了这种事,轻车熟路了,居然要直接送到行李房,稍后还要送上行李车,这车站好像就是他们家开的!不禁暗暗佩服“他们”胆量过人,也神通广大,因此也增强了信心。

李志强、王阿福走后,李坚催促众人换装,将手榴弹在腰间绑好,别好手枪。又准备许多包裹和小皮箱,一人一个,里面装的是弹药。

李坚也换了一套衣服,长裤、背心,外罩一件大褂,再戴上眼镜、礼帽,手里拿一把扇子,俨然老板模样。金光日着短装,他跟在李坚身边,像个小伙计。他是存心这样打份,好紧跟李坚,寸步不离。

傍晚,李志强和王阿福又来了。

李志强说:“你们的东西都安排好了,放心吧,你们登车后,会送到你们所乘列车的行李车上。到一定时候,有个女乘务员会领你们去行李车厢拿东西。”

王阿福说:“现在你们分散出去,门外正门和旁门各有一辆三轮车等你们,两人一车。坐上去他们会送你们到车站,在候车室等候集中。然后我和志强,分别带你们进三号月台,你们到了月台散开,装作等车模样。到时候我们会通知你们登哪一趟列车。”

每次走四人,间隔五至十分钟。最后由李志强和王阿福将李坚、金光日、毛广学、朱维饰送到车站。天已经黑了。

李志强和王阿福将众人领进三号月台,众人在月台上散开,装作候车的模样。

一位穿铁路制服的人,走近李坚,他低声叫了声“老李”,李坚这才认出是张振东。

“啊,你怎么也来了?”李坚惊问。

张振东低声说:“这么重大的任务,我怎么能不来呢?”

李坚问:“他们什么时候来?”

张振东答道:“很快吧,有消息说公路方面已经出发了。”

李坚又问:“那一路会不会是真的?”

“不会。已经确定了。”

李坚暗想:他们怎么会确认真假呢?真是个谜。

一趟列车开出,一趟列车开进站,乘客纷纷下车。就在这趟列车下空后,一队鬼子兵跑步进了月台。在月台列队后,鬼子军官叽里呱啦讲了几句话,鬼子兵散开,朝空列车奔去。占领了列车各节车厢的门,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向周围虎视眈眈。

月台上候车的乘客,见势不妙,纷纷后退,有的甚至赶紧出站远避。

李坚对张振东说:“像是要来了。”

张振东哼了一声:“虚张声势!”

过了十来分钟,又一队鬼子兵,排成三路纵队,迈着整齐步伐,大皮鞋踏得水泥地面咚咚响,走进月台来。在这支队伍中间,明显有一着便装者,被两个鬼子兵架着。

李坚见张振东全神贯注着这支队伍。

这支队伍在列车前站好,依次登上一节车厢,那个穿便装的人,也被挟持着登上这节车厢,稍后,站在各节车厢门前的鬼子兵,纷纷登上各节车厢,持枪在门内面对门外站着。

列车鸣叫一声,开动了。没让上乘客!

李坚惊问张振东:“这——怎么回事?”

张振东很镇定:“虚张声势!”

李志强走到张振东身边。

张振东对李志强说:“去调度室要他们向下一站发出通知!放行这趟列车,等候命令。”

李志强应了声“好的”,匆匆而去。

李坚在一旁听了,很是惊讶。

过了一会儿,李志强回来,对张振东说:“调度室说83次列车在苏州站鬼子让在行李车厢后挂了一节闷罐车,也不知装的是什么?”

张振东没说话,只是一支又一支地吸着香烟。李坚看在眼里,知道张振东此时内心很紧张,只不过表面不露声色而已。

过了半小时,83次列车进站了。

乘客纷纷下车,离站而去。戴着红帽子的搬运工,去将行李车厢的行李卸下来运走。那节闷罐车的门关着,没有动静。

张振东对李志强说:“去告诉行李房,将老李的行李运来,但先不要装上行李车,在运送车上放着,运送车就停在行李车旁,等候指示。让装上要快,不让装上就拉回行李房。”

李志强快步而去。

张振东告诉李坚:“你告诉你的人,都逐渐靠拢行李车厢前的一节车厢,先不要登车。我让王大发通知你,接到通知,你们马上钻进行李车厢,通知完了,你再到我这里来。”

李坚点点头,马上去通知队员们。此时他有些明白张振东的意图了。

张振东唤来王大发,让他去通知行李车厢的负责人和列车长。

李坚通知完战友们,又回到张振东身边。

张振东用未灭的烟蒂,又点燃了一支香烟。

李坚劝道:“老张啊,你吸得太多了啊。”

张振东笑了笑:“我的嘴都吸木了。”说罢,又猛吸了几口。他看着拥挤上车的乘客说:“鬼子是很狡猾的。他们知道我们爱护老百姓,他们故意开走一列车,将两趟列车的乘客压缩到一趟列车上。人一多我们就不便下手了!”

李坚说:“战争总不免要死人的。”

“很想避免无谓牺牲。尤其是老百姓,他们在铁蹄下够苦的了,能避免还是要避免。”

两人正说着,一队鬼子兵十人列队而入,也是大皮鞋踏得水泥地咚咚响。他们进月台后,直接奔列车尾部而去,在这支队伍中,也有一被挟持者,是被俩鬼子兵拖着走的。显然此人已无能力自己行走。

突然,鬼子兵列队中有一挎战刀的小队长喊了一声:“快快的!快快的!”

张振东兴奋地掷了烟蒂,推了一下李坚,“快上行李车厢!”李坚刚拔脚要走,他又将他拽住:“老李,鬼子中有一个喊‘和平’的人,是自己人,别杀他。”又一推李坚,“快!快!”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