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杀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八章 血染列车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八章 血染列车

列车开动了。行李车厢内行李并不多。李坚等人动手把行李码放成堆,腾出空地来。众人席地而坐。

李志强和王阿福拿出准备好的馒头、香肠、酱牛肉和水来,分给大家。

李志强说:“要过了苏州才脱钩,至少还有一小时呢,大家慢慢吃,吃饱些啊。”

李坚深感张振东想得周到:“好。大家往饱里吃,今晚还不知要打多久、要跑多少路呢。不吃饱了哪有力气杀鬼子啊。”

众人大口大口吃起来。

李志强又说:“我们从前一节车厢脱钩。因为前一节车厢里,有我们二三十个同志。他们原本是随上一辆列车走的。因为鬼子不让上人,我们也发现是假的,所以留下来了,跟上了这一趟车。”他问李坚,“老李,要不要合起来,由你指挥行动?”

李坚想了想才答道:“我看不必了。他们可以作为预备队,有特殊情况再参战。”

王阿福说:“我们把他们的队长请过来,你再和他商量吧。”

李坚同意了:“也好。”

王阿福去领来一位中年人。

中年人与李坚握手:“叫我老胡吧。我们有三十四人,都是短枪,也有手榴弹,还有两支冲锋枪。我们听你指挥。”

李坚说:“作战面积有限,人多了反倒运转不便,所以我想你们作为预备队,先不要参战,如有意外情况再说。”

老胡没有争执,却问:“你打算怎么做?”

李坚说:“据李志强说,游击队埋伏在铁道东侧,攻击鬼子正面。我们的人分为两组,第一组等打响后从东侧下车,攻击鬼子侧翼,第二组趁双方交火激烈时,也从东侧下车,突击进入后面车厢救人。”

老胡点头说:“很好。但有一点情况你没有考虑到吧?后面的闷罐车虽没有窗,但两面都有门,你们攻击东面,集中于东面,敌人是可以从西面撤走的。”

李坚听得一愣。

老胡接着说:“李志强介绍情况有误。游击队是埋伏在铁道两侧而不是一侧。我看这样吧,你还按你的方案实施,西侧交给我们。我们从西侧下,配合游击队打击鬼子。”

李坚说:“很好。但你们火力太弱了。这样吧,我们带着三挺轻机枪,分一挺给你们。不知你们的人会不会使用?”

老胡说声“谢谢”:“我们的人也有当过兵打过仗的。这样吧,我接受你一挺机枪。我回赠你一支冲锋枪——这东西在突击中很好使的。”又亮明身份,“我是苏北派来接人的。打响后我们也采取你的战术,侧击敌人,同时相机冲进车厢救人。无论谁先进入,救了人都必须交由我保护送走。你们就算完成了任务,马上撤离。”

李坚听了,肃然起敬:“啊,好的。”又问,“要不要我们护送你一程?”

老胡说:“不必了,游击队会护送的。我也带了几个同志来,中途也安排了接应。”

李坚听了更佩服对方准备充分,布置周密。他暗想:“难怪人家能成大事。”他原本想利用金光日的人,发展壮大,好好和鬼子周旋一番的。经过与张振东这两次共事,他深深感到自己的智谋、能力太浅薄了,根本不可能策划得如此周到。这个战场比正面战场复杂得多,稍一大意就输定了。就以这次的事来讲,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鬼子竟会耍花招,以两次假的来转移视线。最使他惊讶的,居然有日本鬼子和他们“串通”:在车站那队鬼子兵中一个小队长突然喊了一声,张振东兴奋地确认这次是真的。显然那个鬼子小队长的喊声是在向他发信号。

李坚想到这里,忙将张振东的最后叮咛告诉了金光日和朱维饰、毛广荣。那三人听了,也十分惊讶。

列车过了苏州站,李志强便对众人说:“可以准备了,再有几分钟,车厢就脱钩了。”

众人顿时紧张起来。

李坚大声说:“不要紧张,先将白毛巾系在左臂上,然后拿好武器。打响后不要马上下车,等候我的命令再行动。”

随着火车头牵引飞驰的车厢,忽然明显减速。众人预感到车厢脱钩了。

车厢惯性滑行了几分钟,速度减慢得很快,最后在嘎吱声中停住了。

后面闷罐车里的鬼子炸了窝,叽里呱啦乱叫乱嚷。两侧的门拉开,有几个鬼子端着步枪跳下车来,向两侧搜索。他们围着三节车厢转了一圈,回到闷罐车前,向里面报告。于是有一名鬼子军官,带着十多个鬼子跳下车来,站在车厢旁,举着望远镜四下观察。他似乎发现了埋伏的游击队,拔出战刀来,嚎叫一声。

闷罐车两侧的门大开,各有一挺重机枪,疯狂地扫射起来。已经下车的二十来个鬼子兵,也举步枪射击。

埋伏两侧的游击队,是企图引诱鬼子全部下车后再消灭,不料隐蔽有疏漏。被鬼子军官发现了,他们只得向鬼子攻击。

鬼子两挺重机枪火力十分猛烈,几乎压迫得铁道两侧的游击队抬不起头来。缩在闷罐车内的鬼子,趁机陆续下车,准备突围。

李坚在行李车厢内看清了外面的情况,就对众人说:“我和老金各抱一挺轻机枪下去,从侧面打击鬼子,鬼子重机枪扇面射击只能六十度,我们这里是死角,所以不要怕。我和老金下去后打响,你们就陆续贴着车厢下。”

李坚示意朱维饰,朱维饰端着冲锋枪来到门前,车门一开,他就扫射,击毙近处车下的鬼子兵。李坚和金光日各抱一挺轻机枪,从车门滚落车下,就势卧在地上,扫射闷罐车上陆续下车的鬼子兵。

这一突然侧击情况出乎鬼子意料。鬼子成排被撂倒,顿时大乱。游击队也趁机发挥火力。迫使企图突围的鬼子不得不返回闷罐车内。

李坚对金光日说:“用火力掩护我!”说罢弃了轻机枪,拔出手榴弹来,匍匍前进。

金光日用机枪火力掩护着李坚。

李坚爬到闷罐车门下,他头顶上的鬼子重机枪还在疯狂地响着。他勾手投了一枚手榴弹,不等炸响,又投了第二枚,赶紧打滚离开。

两枚手榴弹炸响了,重机枪哑巴了。

游击队趁机跃进,已到铁道旁。

行李厢中的人纷纷跳下去,贴着车厢,朝闷罐车门移动。

鬼子的轻机枪又响了,再次企图以火力掩护突围。

金光日也将机枪交给毛广荣,爬到李坚身边。他对李坚说:“老李,咱俩钻到车厢下面去,用手榴弹炸穿车厢底,钻进车厢去。”

李坚同意:“好办法!”

于是两人匍匐至闷罐车厢下,各取几枚手榴弹,悬挂在车厢下,两人再爬出来,隐蔽在路基下。

李坚掏出手枪,“当,当”两发,引爆了集束手榴弹。闷罐车内的鬼子,鬼哭狼嚎,更急于突击,纷纷打着枪往车下跳,遭到游击队和刘世仪带领的人痛歼!

李坚和金光日再次爬到闷罐车底部。车厢底部已炸了两个大窟窿,两人便各从一个窟窿钻进闷罐车内。

闷罐车厢内的鬼子们,都集中在两侧门前,准备夺门而出,冲出包围。尤其是西侧的重机枪还响着。没有防备李坚和金光日已从下面钻进来了。

李坚用手向金光日示意,便一东一西,各用两支手枪“点名”,“当,当,当”……鬼子一个个倒下,没一个抵抗的,倒是有几个情急之下,跳下车去。

李坚发现一个鬼子军官,缩在旮旯里,他的身后有一穿便装者。那鬼子见李坚看他,忙大呼:“和平!和平!”并指指身后的便装者:“他是你们的人!你们的人!”

李坚知道这个鬼子,就是张振东说的那人。那人用身子护住便装者,显然很忠实。

“好!把人交给我带走。”

那鬼子说:“我的也走——我的找新四军的去——他的受伤了,我的背他……”

李坚也不说二话,招呼金光日,去把被营救的人架起来,来到一个窟窿处让金光日先下去接着,他再抱起被营救者,从窟窿处放下去。然后招呼那鬼子:“你跟我来!”就钻下了窟窿,那鬼子忙跟上。

此时外面枪声已稀落。

李坚探头往西看了看,已没有了战斗,便喊:“老胡!老胡!老胡!”

老胡奔过来。

李坚说:“你们的人在车下,说是受了伤,你接走吧。啊,还有个鬼子要跟你们走。”

老胡说:“啊,他叫酒井太郎,来吧。”他招呼过来几个人,爬下车厢,将受伤的人拖出来。

酒井太郎跟着钻出去。“他的,受伤了。我的背着他。”

老胡对李坚说:“老李,谢谢了,你们回去吧,要快撤,因为这里打得热闹,鬼子的援兵有可能马上会赶来。”

李坚和老胡招手:“后会有期!”

西侧的游击队员护送老胡而去。

李坚和金光日绕过车厢,回到东侧,东侧的游击队员们,正在拣拾鬼子的兵器。他们虽有几个伤亡,却都很高兴。刘世仪还在和游击队的队长交谈着。

李坚说:“刚才老胡说得对,我们这里打得热闹,附近的鬼子会听见的,或者很快会来增援,我们还是快撤吧。”

游击队长说:“这里离城镇很远,敌人未必会发现。这样吧,我们在公路上准备了一辆卡车,可以送你们到苏州。”

李坚有些犹豫,他认为此时走公路很不安全。但既然对方有安排,他也不便说。只提醒对方:“要注意了,要防备中埋伏或遭遇战。”对方嘴答着“好,好……”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毫无布置。李坚还想告诉对方,现在是人数众多的一支队伍,行进中应派出尖兵搜索。应有两侧翼防护和后卫。但这些话他都不便说。毕竟是初次见面,多说有逞能之嫌,会引起误会,闹得不偷快。

游击队长集合队伍,约有四五十人,留下数人处理伤亡队员,就率领队员,头前带路。李坚等人随后,往公路进发。

李坚悄悄对金光日说:“你告诫大家警惕起来,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万一遇上突发情况,就地散开、卧倒,还按原计划,两人一组。千万不要惊慌失措,沉着应对,不要走散了。”

金光日点头说:“看来他是个‘棒槌’!”

李坚说:“我们和他们拉开十多米距离,作好防御准备。”

金光日同意了,马上向下传达,队员们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虽然刚才的战斗很激烈,但总的来说,还算胜利。现在听到传达,又都紧张起来。

走了十多里路,队长嚷着对李坚说:“前面还有一里路就到公路了,我们的车就停在公路旁。你们上车用不了半小时就可以到苏州。那里有同志迎接,安排你们或乘汽车或乘火车回上海,天亮前便可到家。快跟上来呀!”

李坚叮咛:“队长,越接近公路,越要当心。还是先派人去看看……”

队长说:“用不着。我们在那里留了几个同志看守着卡车,不会有问题的。”

李坚不能再说什么。

又走了一程,接近公路了。队长在前面,回头喊道:“老李,看见没有——那里停着的,就是我们的卡车……”

话音未落,三面机枪响了,子弹如瓢泼大雨,向这一队人倾泻过来。

原来是鬼子今晚加强了公路上巡逻。他们的摩托兵在苏州至南京的一条公路上穿梭。鬼子的摩托兵,发现了在公路上停着的一辆卡车,颇感蹊跷,几辆摩托汇集于此。那些守在车旁的游击队员见势不妙,撒腿就跑,被鬼子打死几个,生擒了司机。这司机招认是“在此等人的”。鬼子便召来几辆摩托车,共有二三十人。鬼子的摩托车上都架有轻机枪,共八挺。于是将摩托车隐藏起来,鬼子们隐蔽周围,八挺机枪分散开来,守株待兔。

游击队员撞进了鬼子的火网!

游击队员们毫无防备,骤然受打击,炸了窝似的乱窜,一瞬间几乎全部被撂倒。李坚的人有防备,都就地扑倒。

李坚卧倒在地,大声说:“都卧倒别动,准备好射击,等鬼子露头,一齐开火。准备好手榴弹!”

鬼子见这一队人都倒下了,以为得计,一军官就起来喊了一声,所有埋伏的鬼子都站了起来。军官先哈哈大笑,鬼子们跟着狂笑。军官又叽里呱啦说了几句,所有鬼子端着枪朝中心走来。他们要看看“战果”,再看看是否还有没打死的。他们刚一迈步,李坚喊声“打”!一枚手榴弹掷出。同时两挺机枪,一支冲锋枪响了,其它队员纷纷投出手榴弹。

鬼子得意之余毫无防备,在机枪、冲锋枪和手榴弹扫射、爆炸下,也如秋风扫落叶,全部、干净地倒下了。

李坚等了片刻,站起来说:“把两挺机枪留下,给我和老金,我们掩护大家,带上伤员,快往回撤!”

队员们都起身忙往来路撤退。

李坚和金光日各端一挺轻机枪,倒退着走,时而注意两侧。这样走了一段路,没发现情况,这才跑着追上众人。

清点人数,六人受伤,但都不影响行动。李坚撕扯了几件衬衫,好歹包扎了一下,便领众人走小路往苏州方向走去。

李坚所料不差,他们走后不到五分钟,鬼子的摩托车又来了,汇集于此,扑了个空,也只能“打扫战场”。李坚若不当机立断快撤,麻烦就大了!

李坚边走边和众人商量。“鬼子这回吃了大亏,决不肯善罢罢休。必然迅速出动拉网。我们行进速度太慢,很可能被网在里面,这样走下去是很危险的。”

刘世仪说:“老李说得很对。我们这样集中走,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发现。不如分散了走,可以混出去。”

金光日说:“我同意。还是两人一组吧。有单独走的也可以,自由结合,我还和老李一组!”

李坚说:“好嘛,和我一组要带着伤员。”

金光日说:“带着就带着。”

有人问:“武器怎么办?”

李坚说:“长枪是不能带了,机枪、步枪、冲锋枪都拆散了,把零件扔远些。手枪、手榴弹各人先带着,看情况处理。实在不便带了,手枪也拆散了,把零件扔远些,手榴弹最好藏到个不易找到的地方,免得被人捡去闹出人命来。”

时间紧迫,当即分散了。

李坚对金光日说:“受伤的弟兄,虽还能行动,但毕竟不宜过劳,我们往江边走,能找到小船,以船代步就好多了。”

金光日是以李坚的主意为选的,自然点头同意。

李坚叮咛伤员:“遇有情况,你们隐蔽起来,由我和老金去应付。我们不打招呼,你们千万别出来。”

上路后不久,天亮了。

他们经过一村庄,进村去向一农户买些吃食,就便打听情况和问路。听农户说没有鬼子出现,稍稍安稳了些。吃完东西,根据农户指点,他们继续上路。

走到日落西山,终于长江在望了,到达江边上时,已是夜幕降临,所幸明月高空,能见度尚好。但江边根本看不到船。他们在沙滩上休息片刻,然后沿江而行。

金光日对李坚说:“老李,夜间可能不会有船出现,我们还是找个地方睡一宿,明天再走吧。”

李坚说:“你看这四周没有人家,连个避风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再往前走走,注意周围,只要有个地方可以安身,就露宿一宿,明早再走也可以。”

众人又走了一程。忽听有马达声传来。李坚说:“不好,鬼子的快艇来了。我们暴露在开阔地带,他们一靠近就能发现我们,快离开江边!”

众人赶紧往里走。

实际上快艇上的鬼子已经发现了李坚等一行人,他们没走几步,快艇上的鬼子就以步枪射击他们,并喊叫他们“站住!”

金光日拔出手枪:“干掉他们!”

李坚忙拦阻:“不行。我们手枪射程够不着他们,一响枪他们的步枪就会击中我们。”

“怎么办?”

李坚想了想:“老金,听我的!你带伤员走,我留下掩护你们。”

金光日不干:“那怎么行……”

李坚喝道:“听我的!”

金光日再争:“让伤员们自己走,我留下来跟你对付鬼子!”

李坚说:“你要保护好伤员,快走!”说罢转过身去,举起双手,迎着鬼子走过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