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01、大户室外的少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01、大户室外的少年

长城证券杭州文一西路营业部,大户室3号房。

星期一上午。

离上午的收市还有10分钟,沈进像往常一样,摆出他最舒服的姿势,悠闲地躺在他那张专用的沙发椅上,看着他面前的三个操盘手熟练地进行着操作。身旁坐着他的女助手兼情人朱笛。

操盘手小陈突然转过身道:“三少,有人买了我们100万股的林梅股份。”

沈进摸了下鼻子,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对朱笛道:“你查一下刚才的情况。”

朱笛的手指在键盘上清脆地敲打了几下,道:“咦,奇怪。”

“怎么?”沈进问。

朱笛道:“刚刚这100万股是一个叫夏远的人买的,而且,而且他的交易地点就是长城证券文一西路营业厅内。”

沈进坐了起来,道:“你是说他就在我们门外?”

“对,”朱笛看了看手表,道,“刚刚是11点20分,现在才过了5分钟,他应该还在外面。”

沈进一言不发,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现在接近收市,最近行情很清淡,营业大厅里人迹寥寥。散户席上前面几排坐着几个老头子看着大屏幕,后面几个中年人在打扑克。电脑前就站着一个人,一个很年轻的人。穿着一件雪白又考究的丝质衬衫,一条顺滑的裤子,和一双发亮的皮鞋。

沈进走到他身边,他面前的电脑上果然是林梅股份的走势图。

沈进微笑着问:“朋友,你对这只股票感兴趣?”

那个年轻人回头看了看沈进,笑着说:“是的,我非常非常看好它。”

“呵呵,刚巧我也买了一点这个股票,你觉得接下去这只股票会怎么走?”沈进问道。

年轻人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不管我说它涨还是跌,都是错的。”

“哦?这倒奇怪了,”沈进笑着道,“为什么不管说涨还是跌都是错的?”

“因为在林梅股份的大庄家杭州进三少面前,我说它涨还是跌又有什么意义呢?”年轻人笑了起来。

沈进心中一凛,虽然“杭州进三少”很出名,但他一向是个低调的人,很少抛头露面,认识他的人本来就不多,这个年轻人又怎么会认出他的呢?沈进还是笑了笑,说道:“那么,如果你是进三少,你接下去会怎么做这只股票?”

年轻人轻松地说:“当然是下午就涨停了。”

“你倒是很会打如意算盘,半天时间就涨停,赚10%了,呵呵呵。”沈进虽然脸上还在笑,心里却有了个更大的疑惑。他确实计划下午就做涨停了,这件事到现在为止向谁都没提过,甚至那三个操盘手也不知道他的计划。这个年轻人是随口戏说呢,还是知道他的计划了?

年轻人说道:“以杭城进三少对股票的阅历和眼光,下午做涨停绝对是个很好的主意,可是我买了100万股林梅股份,不知道进三少是不是够大方,让我也赚这么点钱。不过我也不着急,我买的价格是2块8毛7,进三少的平均成本应该比我高5分钱,如果不拉涨停,纯粹是浪费彼此的时间。我呢,每股赚5毛钱就出来了,我猜想如果按进三少原先的计划,我每股赚5毛钱明天就能实现了,你觉得呢?”

“呵呵呵呵……”沈进笑了起来,“正像你说的,你连进三少的平均成本都知道了,那他要是改变计划,不拉涨停,不是纯粹浪费彼此的时间吗?”

“那,很好,我先走了,我叫夏远,或许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年轻人笑着走了出去。

沈进收敛了笑容,回过头,看见朱笛正远远地站着,挥了挥手招她过来,说道:“你找人去调查一下刚才那个年轻人。”

下午。

沈进依旧舒服地躺在他那张专用沙发椅里,点着一根烟。作为股市里的一个大庄家,有时候很忙碌,但更多的时候却是空闲得只剩下寂寞。庄家的寂寞,就像高域雪原上的白莲,但是这样的美丽,又有几个人有资格去欣赏,又有几个人懂得享受?沈进无疑是一个懂得享受寂寞的人,要不然,他也就不会成为股市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杭城进三少”了。

“三少,”朱笛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查到夏远的资料了。”

沈进看着她,笑了一下,扭了一下她俊嫩的脸颊,示意她讲下去。

“夏远,21岁,是浙江大学城市规划专业大二的学生,宁波人。但他的家庭背景一无所知,因为他在学校注册资料上,家庭信息竟然是空白的。他不住校,长年住酒店,开宝马车。学习成绩一般,他在学校几乎不和任何人交往,也没什么朋友,即使他的同班同学对他的了解也非常少。”朱笛说完,看着沈进的反应。

沈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站起身来,走到操盘手身边,扫了一眼电脑里的走势图,淡淡地说:“现在拉涨停吧。”

“现在拉涨停?”朱笛原以为沈进脸上会发生的惊讶表情,此刻都发生在了她自己脸上,“三少,那个叫夏远的人早上买了100万股,现在拉涨停不是送钱给他吗?”

“有些人的钱迟早是要送的,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呢?”沈进笑了笑,道,“做股票的不能把功德都给做满了,总得留点钱给别人赚赚。”

“可是三少,你不觉得那个叫夏远的学生,身份很神秘吗?”朱笛问道。

“呵呵,确实是有点神秘了,一个大学生能给我留下这么多思索空间,实在少见。可是我说不出为什么,我很欣赏他这个人,我对他很有兴趣。他赚这笔钱是应该的。因为……”沈进凑到朱笛耳边,低声道,“因为他知道我的操盘计划。”

“你是说操盘计划泄露?”朱笛低声说道,目光落在了那三个操盘手背后。

沈进摇摇头道:“不不不,你知道我每天的操盘计划都是我根据当天的各种情况当天决定的,连你都不知道,他们三个就更加不会知道,可是他却怎么知道我下午计划做涨停的?这个问题还需要思考思考。”

“那他……?”

“高手。”沈进淡淡地说,脸上露出欣赏的笑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