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06、三少的宝贝徒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06、三少的宝贝徒弟

长城证券杭州文一西路营业部,大户室3号房。星期一,中午。

沈进和朱笛走进大户室时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三个操盘手都灰着脸,另外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红着脸。他和朱笛上午没来,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沈进问道。

“师父,”虽然沈进也就三十三岁,可那个男子却叫他“师父”,那男子愤愤地说道:“这几天借着股市下跌,林梅股份正好可以洗盘,早上正在洗盘时,突然大批买单闯了进来,买走了我们所有股票,直接拉涨停了。”

“查过谁做的吗?”沈进问道,他的表情还是很温和,波澜不惊,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做的了。

红脸年轻人骂道:“还有谁,除了宁波金手指那畜生外,谁还会做这种事!”

“然后呢?”沈进平静得就仿佛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红脸人继续说道:“金手指仗着他们宁波涨停敢死队有的是钱,买走了我们所有股票,我们当然也不能示弱,我马上挂了500万股的大买单到涨停价上,跟他们抢股票。”

“结果呢?”沈进微微皱了下眉头。

红脸人的脸色突然间黯淡下来,道:“哪想到他们涨停敢死队那么狡猾,竟然又反过来把股票全部卖给我们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前几天,宁波涨停敢死队就已经悄悄入驻林梅股份了,就等着今天狙击我们。”

沈进走到他的沙发椅前,躺了进去。朱笛看着他不知所措。但沈进的表情一直很平静,就像是在听一个陌生的人讲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故事。

他点起一支烟,抬头看着红脸人,说道:“欧阳海啊,你这两年在华尔街都学了点什么呀。”

“师父,可是华尔街从来不是这样做股票的,金手指那畜生实在太阴险了。”原来红脸人就是他的徒弟欧阳海,欧阳海脸色愤怒,但在沈进面前还是很恭敬。

沈进的手机响了起来,沈进接起手机:“喂,哦,原来是金先生啊,呵呵,难得金先生有暇给我打电话。”

“金手指”金三江大声地说道:“客气客气啊,早上我旗下的涨停敢死队狙击了林梅股份,后来我才得知这原来是进三少在做的股票,真是不好意思了,哈哈哈哈……”这句“不好意思”实在是假得不能再假了。

沈进笑着说:“金先生你太客气了,有钱大家赚嘛,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呵呵。”

挂了电话,欧阳海怒道:“这该死的金老头,明显是故意向我们杭城基金挑衅!”这句话不用说,聋子都应该听得出来。

沈进叹了口气,道:“欧阳海啊,你明天回美国吧。”

欧阳海急着道:“什么!回美国?你不是说让我参加股神大赛的吗?”这句话说出来,他的脸更红了,刚才是愤怒,现在是羞愤。

沈进淡淡道:“还是美国好。”

欧阳海“哼”了一声,夺门而出。

看着欧阳海出去,朱笛轻叹了口气,道:“看看你这宝贝徒弟。”

沈进笑着说:“他不宝贝,你才是我的宝贝。”

朱笛娇媚地踢了他一脚,问道:“那股神大赛你打算派夏远去?”

沈进大大地伸了个懒腰,道:“要是夏远没真本事的话,那只好我这个老将亲自出马了。”

朱笛问道:“那,金手指这次狙击我们的事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

沈进笑道:“当然就这么算了,我们又不是金手指的对手,被赚去的钱难道还能向他要回来?金手指他就是这么个人,仗着他们宁波涨停敢死队钱多,操盘手水平高,总在股市里横来直去。不过他倒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上海的‘古老师’古昭通。即使是金手指,对古老师还是有所忌惮的。”

说完,他又转过身对那三个操盘手说:“这几天你们不要操作了,你们不是涨停敢死队的对手,越操作损失得越多。涨停敢死队还有些股票没有卖掉,我们跟他们慢慢耗着,他们买,我们卖一些,他们卖,我们买,毕竟我们才是林梅股份的庄家,涨停敢死队最受不了这种慢动作了,过几天他们自然就会出来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