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07、赖上夏远的女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07、赖上夏远的女人

浙江大学图书馆,漂亮的建筑,丰富的藏书,一所学校的灵魂所在。

夏远站在经济类的书架前,他面前全是国外的证券投资书籍。他在短线操作方面已经拥有他自己极其精准的判断力了,他希望通过看书,使长线投资的水平更进一步,这也是为了股神大赛而做的准备。任何一个想在资本市场长久活下去的人,总需要不断用新的知识,新的领悟充实自己。市场在进步,所以人要进步得更快。

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来到了他的身旁,她看了几眼夏远,突然凑过来,说:“你叫夏远,对吗?我认识你。”

夏远笑了一下,他一点也不怀疑他在学校的出名度,一个开宝马,住酒店的学生,在学校里想不出名都难得很。一个女生,尤其是漂亮的女生,最爱打听长得好看,又有钱的男人了。可是那个女生接下去的话让夏远笑不出来了:“昨天晚上我看见你在垃圾桶里捡易拉罐,我问了一下旁边的室友,她们说你叫夏远。”

夏远只能苦笑,他甚至能够想到顾余笑要是知道这一幕时,会笑得多么灿烂,就像天边的星辰?

漂亮女生看了一眼夏远的书,惊讶地张圆了小嘴巴:“你……你一个捡易拉罐的,也看炒股票的书?”

夏远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称呼为“捡易拉罐的”,真有说不出来的郁闷。他怀疑这个女生的两个大眼睛是长在屁股上的,要不然,苏州“锦岚庄”顶级裁缝特制的丝绸镶金线衬衫这么明显摆在她面前,瞎子都该看得出他不是个“捡易拉罐的”,可她偏偏认为他是“捡易拉罐的”。

那女生看着夏远尴尬的表情,笑了出来,道:“我和你开玩笑的呢,我知道你不是捡易拉罐的,你是开宝马车的。”

夏远顿时松了口气,谢天谢地,菩萨保佑,她总算把这句真理给说出来了。夏远道:“都怪那该死的顾余笑,龌龊鬼,捉弄我!”

“你认识顾余笑?”女生问道。

夏远哭丧着脸道:“只有倒霉蛋才认识他。”

“我知道,”女生说,“他是捡易拉罐的,你不是。”

屁话,我当然不是,这还用得着说吗。夏远心里说道。

女生又问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夏远心里在说:世界这么大,管你是谁的七姨妈八姨太太,关我屁事。

那女生又说道:“我和顾余笑是同个专业的,我们都是金融系的。”

夏远听着,并不说话,他想到让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生闭上嘴,最快捷的办法就是谈到性,可他那句“小姐,我们换个话题吧”实在没办法说出口。他只能问下去:“那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生欢快地回答:“我叫杜晓朦。”

杜晓朦这个名字在学校里很有名,这夏远是知道的,他是经济学院的院花,一个女人要是能在经济学院这个女人堆里的学院里混成一朵花,那实在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夏远看了看杜晓朦,清澈的眼睛,清晰的眉线,漂亮的额头,柔嫩的耳鬓,笔直的大腿,无论从身材还是相貌看,她都有系花的特质。可是她的话真的很多,很烦。或许女人对于心仪的男人总会多说一些废话。想到这,夏远自我陶醉地笑了起来,问道:“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到底想做什么?”

“我要你教我做股票。”杜晓朦说道。

夏远略显惊讶地说:“谁说我懂股票的?”夏远知道顾余笑不会说,除了顾余笑外,他没有其他朋友,别人就更加不会知道他懂股票了。

杜晓朦指了指夏远手中的股票书籍。

夏远笑了起来:“看股票的书的难道就懂股票了吗?那你们经济学院的一定读得比我多得多了。”

杜晓朦道:“你看的这几本国外的书实在太深了,我们经院的学生一般都吃不消看的。”

夏远道:“我随手不小心拿的,行了吧。”他把所有书全都放回了书架。

夏远他能应对沈进这样的股市巨鳄,可他却应付不了女人,所以他只能走。

夏远走,杜晓朦也跟着走。

夏远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杜晓朦也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夏远转过头,看着她,说道:“我可不是个有自制力的男人,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强奸你。呵呵,呵呵。”一个男人,不管到了多少年纪,吓唬小女生对他们来说,永远是个有趣的游戏。

杜晓朦轻松地笑着说:“你不敢的,呵呵呵……”

当一个漂亮女人对男人说“你不敢的”,就相当于在骂他不是男人了,这是一种欲望的挑衅。很多男人这个时候就从“不敢”变成“敢”了。夏远自然不会这么做,他也不生气,他有了个更好的主意,他笑着问:“你真的想学做股票?”

“是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很懂股票的。”杜晓朦的眼光绝对是块做股票的料。

夏远笑着说:“那我介绍一个更懂股票的人给你吧?”

杜晓朦问道:“谁?”

“顾余笑。”夏远大声笑了出来,他完全想象得到把这么一个罗嗦的包袱推给顾余笑时,他会是怎么样一张面孔,他还能笑得出来吗,最多恐怕也就是苦笑了。

“顾余笑是个捡易拉罐的,他要是都懂股票,他就不会捡易拉罐了。”杜晓朦说道。

夏远笑着说:“他是全世界捡易拉罐的里面最有钱的一个。”

杜晓朦撅着嘴道:“我才不管,我才不要了,他肯定没你厉害的。”

“为什么哈?”夏远听到说顾余笑没自己厉害,当然非常开心了。

杜晓朦的理由非常简单:“他是个捡易拉罐的,而不你是。”

夏远笑了,他突然又沉默下来,沉默半晌,然后郑重问道:“你到底凭什么认定我会做股票?”

杜晓朦眼珠转了一转,说道:“因为那天早上,在食堂,我看见你和杭城进三少坐在一起。坐在杭城进三少身边的人怎么会不懂股票?”

夏远问道:“那你是怎么认出那个人就是杭城进三少的?”他知道进三少这样的人名气虽响亮,但决不会公开露面,一个大学女生更不可能认识他了。

杜晓朦道:“我在网上见过他的照片,他这么成熟英俊的男人很容易认出来的。”

夏远承认,像沈进这样有钱,又英俊的男人,女人们总会格外关注的。不过要是沈进知道自己一向做事低调,照片还是被放到了网上,不知道是会哭还是会笑。

夏远又说道:“要是我现在去吃饭,你会怎么做。”

“当然跟着你吃饭咯,反正你不会在乎这么几块饭钱的。”杜晓朦理所当然地说。

夏远只能苦笑,凭空冒出来一个女生,突然赖上你了,能做的也只能苦笑。他希望能找到顾余笑帮忙解决,现在,他突然明白了顾余笑没有手机的好处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