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09、夏远的失算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09、夏远的失算

星期一,夜,迷人的夜。天朗气清,大地回春。这样的夜晚,如果身边少了一个罗嗦的“佳人”,那最好的选择是和朋友坐在河边聊天。

夏远就和顾余笑坐在启真湖畔,他们手中都点着一支烟。

夏远说道:“今天我买好股票了,长线的那个帐户买的是招商银行。”

顾余笑点点头道:“你买股票总是会赚钱的。”这句话不用说明白,夏远也知道顾余笑也非常认同招商银行。

夏远又说道:“现在有个女生赖上我了。”

“哦?”顾余笑露出奇怪的笑容,他看着夏远满足的神色,笑道:“我实在想不到,像你这样的浪子也终有一天会扎下根。”

夏远笑着回答道:“我也想不到,想你这么看得开的人,心里也总是记挂着方璇。”

顾余笑望着远方,淡淡地说:“世界上没有人能完全看得开。”他转向夏远,又笑着问:“说说那个赖上你,又能让你扎下根的女生吧。”

夏远道:“不用说,这个人你认识,是你们系的,杜晓朦。”

“是她?”顾余笑突然间不笑了。

夏远看着他,笑着道:“怎么,你吃醋?”

“不不,我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偶尔沾点醋。”顾余笑沉默半晌,然后问道:“沈进是个30出头点,长得非常英俊,非常成熟的男人?”

夏远略带奇怪地回答:“是啊。”

顾余笑又问:“沈进的车是一辆很新的林肯车?”

“是的,你见过?”夏远问道。

顾余笑没有回答,又沉默了半晌,淡淡地说:“我觉得你有必要再帮我捡一次易拉罐了。”

夏远大笑道:“绝无可能,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已经猜到你要跟我说什么了。”

顾余笑突然站了起来,温和地笑着说:“我们是朋友,我希望是我猜错了。”

他把夏远当作他真正的朋友,对于真正的朋友,有些话或许应该马上告诉他,也或许永远不要告诉他。

前一次顾余笑让夏远捡易拉罐,他告诉夏远股市将要大跌,结果果然没几天,股市大跌,跌得非常厉害。这次又让夏远捡易拉罐,夏远当然认为是股市又要大跌了。股市大跌的话,原先会做涨停的股票,也可能会变成跌停了。所以夏远第二天就把短线帐户里的所有股票都卖掉了。

学校旁边的七点半酒吧,酒吧生意清淡,只有角落旁的那张桌子上坐了三个人,夏远,顾余笑,杜晓朦。

夏远喝下一小口啤酒,他几乎不喝酒,所以他的酒量也只允许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喝。

杜晓朦问道:“你有什么想不开跟我说好了啊,你为什么来喝酒啊?”

“你别管!”夏远冲她喝了一句。

杜晓朦委屈地撅起小嘴,道:“人家问一下总可以吧。”

当一个漂亮女生以“人家”自居时,男人们就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任何男人,即使是个醉汉也会生起怜爱之心,何况夏远一点也没醉,他只喝了一小口。

夏远态度顿时变温和了,指着顾余笑说:“你快帮我骂骂他,我是被他给气的。”

顾余笑无辜地苦笑道:“我什么时候气过你了?”

夏远道:“还不是你说股市要大跌,害得我这个星期二就卖光了所有股票,结果这星期股市大涨,我的股票纷纷涨停,我却一分钱也没赚到。”

顾余笑道:“我不记得我说过股市要大跌吧。”

夏远道:“你是没亲口说,但是你让我去捡易拉罐,不就暗示我股市要大跌吗?”

“呵呵呵,”顾余笑笑了起来,“你这么懂股票的人总应该知道一个基本道理,永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况且这次我叫你捡易拉罐,是要告诉你另外一件事。”

夏远问道:“什么事?”

顾余笑道:“一件和股票一点也没有关系的事。”

夏远道:“你说。”

顾余笑道:“你还没有捡易拉罐。”

夏远道:“那我也不想听。”

顾余笑微笑着。

夏远又喝了一小口酒,说道:“这次我输惨了,只剩下四个星期时间了,通不过沈进的考验,就没办法参加股神大赛了。”

顾余笑笑着说:“你这样的人四个星期已经足够赚很多钱了。”

不管是谁,被人恭维总是让人特别开心的。尤其是被顾余笑这样的人恭维。夏远又笑了起来,道:“那你觉得接下去这四个星期股市会怎么样?”

顾余笑道:“相当不乐观。”

夏远不笑了,又喝了一小口酒。

顾余笑看着他,又笑起来道:“逆水行舟,方显英雄本色。”

杜晓朦说道:“你的话,和杭城进三少的一模一样,夏远说过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顾余笑笑着说:“这你就不知道了,你不了解夏远的真实水平。他在股市跌的时候也能买得对涨的股票的,要不然,这几年熊市,股市一路跌,他怎么能赚钱的呢?股市大跌的时候,总有几只股票会涨的,只是数量很少罢了。也就只有他这样的股精能找得出那几个涨的股票了。只是他是个大懒鬼,股市大跌的时候,他更愿意睡大觉,懒得去挑选股票罢了。”

夏远听顾余笑这么称赞自己,很开心,得意地对杜晓朦眨了下眼睛,说道:“你看着吧,连顾余笑都这么说我了,我这样的股精是肯定会赢得股神大赛冠军的。”

杜晓朦鼻子“哼”了一下,把一瓶啤酒拿到夏远面前,道:“你要是不能清醒一点,那就喝得再醉一点。”

夏远和顾余笑听了,杜晓朦也会说出这么“好玩”的话,不禁都笑了起来。

杜晓朦看着他们俩笑,又问他们俩是怎么认识的,他们俩的股票是跟谁学的,为什么这么年轻会这么厉害,夏远为什么要去参加股神大赛,就这么罗哩巴嗦地问了一大堆话。

他们俩谁也没回答她,夏远说道:“听到她说话的时候,我真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

顾余笑接他的话说:“我也是,看见这么罗嗦的女人时,我还希望自己是个瞎子。”

呵呵呵呵,他们俩很有默契地相视大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