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10、涨停敢死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10、涨停敢死队

杭州纳德大酒店,总统套房内,夏远面对着电脑,鼠标点得令人眼花缭乱,一只只股票的走势图迅速地翻阅着。

众所周知,一只股票的走势图,许多人研究了半天,也无法猜透其中的奥秘。他那又是一种怎么样的判断力?一个人,如何能在这么迅速的时间里,对一只只股票的信息做出分析判断的呢?

杜晓朦坐在旁边呆呆地看着,不说话,或许她是惊讶地说不出话。谁也没有亲眼见过夏远做股票,任何人如果亲眼见证了他的反应和判断力,恐怕都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杜晓朦也知道,在这种时候就算她说话,夏远八成也不会搭理她。

可是夏远却突然问她:“你今天怎么不说话了?”

杜晓朦开心地问:“你喜欢我说话?”

“一点也不。”夏远道,“我只是奇怪,你怎么突然间话变得这么少了。”

杜晓朦“哼”了一声,说道:“那你告诉我,你这么翻来翻去地看,到底是在干什么?”

夏远叹口气道:“没办法啊,股市下跌,大部分股票都是跌的,做股票难啊,我只能多看一些股票,判断哪几只会逆市上涨啊。”

杜晓朦问道:“那你是怎么判断的?”

夏远没有回答她,他看着电脑上锦都股份的走势图,摇了摇头道:“奇怪。”

杜晓朦茫然地看着电脑,问道:“有什么奇怪的?”

夏远指着锦都股份,说道:“从公开披露的信息看,锦都股份背后的大庄家一定是上海的‘古老师’古昭通。他是华东三巨鳄里排名第一的人物,实力是进三少也不能比的。本来这只股票这几天很可能大涨了,我也有买入的打算。可是我注意到前几天,有另外一股资金偷偷进入这只股票了,以古昭通的背景,实力,在股市里几乎是没人敢动他的股票的。我看,今天那股神秘资金会有大动作了。”

杜晓朦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是另外一股资金,而不是庄家自己的。股票交易时,买卖单上又没写着名字。这些你都是怎么看的?”

夏远没有回答,对于这个问题,其实也根本不需要回答。

要成就这样的能力,必定是下过最苦的功夫,最深入地研究股票,感受股票,理解股票。研究,感受,理解,本就是三个不同的层次。理解,就是这两个字,无论做什么事,最难的就是理解。可是就这两个简单的字,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呢?

可是夏远这么年轻,别人纵然花费几十年的时光,研究股票,能做到感受这种水平的也并不多见,他,到底又为什么可以做到理解呢?

杜晓朦盯着电脑里的画面,突然惊奇地瞪大了眼睛,走势图原本水平的线条,几乎以直角的方式,变成了涨停。她叹道:“你说对了,你说对了,真的有大动作,真的变成涨停了。”

夏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可是做这个涨停的,不是庄家古昭通自己。”

杜晓朦问道:“那是谁?”

夏远道:“宁波的涨停敢死队,金手指居然会去偷袭古昭通的股票,这真是我想不到的。”

“你怎么知道是涨停敢死队弄的?”杜晓朦问道。

夏远道:“这种风格是宁波涨停敢死队的专利,做涨停每个庄家都会,可是每个庄家的做法都不一样,涨停敢死队的风格是独一无二的,全国找不出第二家。”

杜晓朦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迷惑地问道:“那这只股票最后会怎么样?”

夏远道:“不知道。”

杜晓朦惊讶地问道:“你怎么会不知道?”

夏远道:“我为什么就一定会知道?股票会怎么走,要看这两条大鳄的想法。我又不了解古昭通这个人,怎么会猜到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古昭通是华东三巨鳄里最神秘的一个,过去没人动过他的股票,或许金手指这几年实力膨胀得太快,想挑衅一下古昭通这个华东证券老大的位子了。”

杜晓朦问道:“那你买不买这只锦都股份?”

“当然不买,”夏远微笑着说,“我这么点资金难道还想夹在两条大鳄之间做吗?”

杜晓朦笑着说:“你什么时候胆子变这么小了,你不是说你抢过进三少的股票吗?”

夏远笑道:“他是三条鳄鱼里最小,也是最大方的一个了。”

杜晓朦问道:“那你打算买什么股票?”

“就这只。”夏远点着电脑里的宁发展,开始一点一点的买进来。150万的资金是很容易引起庄家的关注的,所以他买的时候很小心,他一向是个思维精细的人。

杜晓朦好奇地问:“你能肯定宁发展明天会涨吗?”

夏远笑着说:“不能肯定,只是我知道,如果在明天之前,宁发展的总部没有突然被地震震掉,董事长没有玩失踪,会计也没有出差错,那明天之前涨停的概率一定比你说话的频率还要高,要高得多。”

杜晓朦不服气地娇“哼”了一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