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2、小徐哥的“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2、小徐哥的“哥”

就像夏远说的,小徐哥这个称号无疑是很占人家便宜的,无论是年纪比他大的,还是年纪比他小的,叫习惯了,都得叫他一声“哥”,连金手指也不例外。他年纪并不大,三十一岁而已,但是他的水平,确实已值得绝大多数人叫他“哥”了。

小徐哥在他出名前,大家都叫他小徐,自从他率领涨停敢死队,2个月狙击37只股票,全部赢利,名震股坛后,再也没有人会叫他小徐,都叫他小徐哥了。

小徐哥没有名字,他只有一个姓。他的身份证上只写着一个字,徐。他在读书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好听,就跑去派出所把他的姓名改了,改得只剩一个姓,徐。这样的姓名恐怕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

他从来就是这么个喜欢做些异想天开的事的人。没有基金会用一个异想天开的人做操盘手的,但金手指是个例外。金手指很早就发现了小徐哥在股票方面的独特才华。不到十年的时间,小徐哥就从宁波基金一个打杂的小人物,成长为基金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

现在他就坐在椅子里,一件花格子衬衫,黑亮的皮鞋。他抽烟,抽的是细腻如雪的特级中华。

他旁边坐着的一个人也抽烟,他抽的是粗犷如公牛的雪茄。他当然是金手指了。金手指的手指头自然不是金子做的,可是他的手指绝对比金子要珍贵,珍贵得多。他的手指在股市里的确有点石成金的本事。宁波基金的总裁指着要哪只股票涨,它还能不涨吗?

金手指的样子,无论谁见了,都会说一点也不像做股票的。他更像个暴发户之类的民营企业家。但是宁波的许多个亿万富豪和私募基金,都愿意把钱交给他,让他经营股票。

金手指鼻子哼了下,道:“你昨天狙击林梅股份,才赚这么点,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小徐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金总,昨天对方的操盘手太厉害了。”

金手指大笑道:“他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你?”

小徐哥道:“昨天我能冲出来也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金手指道:“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谦虚了?这么些年下来我还不了解你?你要是没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你是不会去做的。”

小徐哥道:“昨天是我这么长时间遇到过的,最有实力的一个对手了。”

金手指不屑地笑道:“就沈进他们那个破杭城基金,我看都懒得看一眼。他们里面有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除了沈进自己厉害点外,他们基金里找不出水平高的操盘手了。他还有个在华尔街的徒弟,真是要笑死人的。就他那徒弟的水平,我们涨停敢死队随便挑个人都一定不会输,他那徒弟对外还自称杭城基金第一高手,真他妈放屁!上届股神大赛是最不受重视的一次,几乎没有高手参加,所以才让他徒弟这样的人都混了第五名。我看呀,是不是你前段时间在日本呆了三个月,不适应中国股市了吧?才会说杭城基金的人厉害。”

小徐哥道:“别跟我提日本的事!”

金手指笑道:“你到日本和日本的短线股神切磋,回来后这么久,我没问过你,你也没对我提过。”

小徐哥道:“是没提过。”

金手指道:“那我今天问问你,你在日本学到什么了?”

小徐哥道:“什么也没学到。”

金手指惊讶道:“怎么会什么也没学到?你不是输给别人了吗?输了总是能学到点东西的。”

小徐哥道:“谁说我输了?我带去你借我的500万人民币,3个月赢了他500万美元,那个日本短线股神水平差我好几个档次,在这样人身上浪费了3个月,真是无聊得要命。”

金手指道:“你用500万人民币赢了他500万美元?”

小徐哥道:“当然。”

金手指道:“可是你回来的时候,连我借你的500万人民币也没带回来。”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你是知道的,别人叫我花花公子嘛,500万人民币我回来时,经过香港玩就花掉了,我在日本遇到了五个美女学生,你知道的,每个漂亮的女人身上花个100万美元不算过分吧。”

金手指叹口气,道:“对你来说大概确实不算过分了。”

小徐哥笑道:“金总,你也知道,别人都以为我是最有钱的操盘手了,我花起钱来自然也要厉害一点,不然别人还以为你克扣我工钱呢。”

金手指道:“哎,原来你花钱还是为我考虑的。可是现在你欠我的钱已经快三千万了吧。”

小徐哥轻松地道:“三千万不算多,我帮你多干十年好了。”

金手指略显无奈地道:“你欠我一千万的时候,你说帮我多干十年,结果欠到了两千万。你欠我两千万的时候,你又说帮我多干十年,结果欠到了现在的三千万。大概真十年以后你要欠我一个亿了。”

小徐哥很有自信地道:“我要是帮你赢了股神大赛的话,那就不用欠你了。”

金手指道:“可是现在你连杭城基金的人都觉得有难度。”

小徐哥道:“金总,你是没看过昨天的操盘记录吧,你看一下就不会说出这话了。”

金手指打开电脑,半个小时后,他大拍一下桌子,朗笑起来,喝彩道:“好家伙,这操盘手比我年轻时还狠呐!”

小徐哥笑着道:“金总,你年轻时,中国还没有股市吧。”

金手指大笑起来,道:“好,这个操盘手的水平果然很对你的胃口,你的水平与上一次我见你操盘时,又进步了。”

小徐哥道:“昨天我打电话时,听得出那个操盘手的声音很年轻。”

金手指道:“想不到沈进还藏了这么个神秘的高手。进三少果然是进三少。我看他八成也是冲着股神大赛冒出来的。不过这人的水平还是和你有点差距的,你要胜他还是十拿九稳的。不过上海古昭通那边,这次听说派出来的是冷公子陆枫,他六年前就是国内一流的人物了,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再说上届股神大赛,比赛时股市正处于大熊市,基金们也没派出真正高手参加,也不知道这几年国内会不会又出一些没名气的高手。总之我们宁波基金这次希望全部寄托在你身上了。能不能入主华东第一基金,能不能成为基金们的老大,全看你能不能赢了比赛了。你短线股票方面已经无可挑剔了,在长线方面还是要加强一下。”

小徐哥笑着问:“要是我输了呢?”

金手指居然也叹了口气,道:“要是输了,我们整个宁波基金都要听命与人,跟着第一基金做了。国内没有一家基金机构能抵挡得住第一基金整整600亿的资金量。600亿也仅仅是现在已有的资金量,到时大小基金一定会纷纷归入第一基金旗下,整体规模能达上千亿。要是古昭通赢了,那还说得过去,要是某个小基金突然成了黑马,那我和古昭通都要大没面子了。”

小徐哥道:“金总,原来你一天到晚大骂古昭通不是东西,你心里对他还是尊重的。”

金手指大笑起来,道:“当然了,一个好的对手,骂归骂,尊重还是要尊重的。有资格让我金手指骂的有几个?想当年,你还是我旗下一个打杂的小子时,华东证券市场上,说话声音最大的就是我,夏国标和古昭通了。尤其是那个夏国标,赢了第一届股神大赛后,大家都叫他股神。我他妈就是不服气,天天狙击他的股票,结果又每次被他的五虎将给反狙回来,真是把我活活气死!”

和金手指这样的人讲话,你如果不被他的盛气凌人给吓倒,就会发现他说话其实是很有趣的。

小徐哥道:“可是大家都说夏国标是被你害死的。”

“我呸!”金手指骂道:“我会做这种事!在股市里面做,总是要得罪一些人的,谁晓得他被哪个畜生害死了!我怀疑要么是五虎将,要么是古昭通做的。夏国标一死,他们五虎将五个马上各奔东西,都是五个畜生!古昭通原来和夏国标是一起做股票的,后来分出去自己做了,他才是条真正的老狐狸了。我倒真希望夏国标还没死,我要试一下,到底是我亲自挑选培养的涨停敢死队厉害,还是他的那五虎将厉害。”

小徐哥笑着道:“我倒是很希望能快点挑战一下传说中的冷公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