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3、多了一个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3、多了一个人

这个星期就要过去了,现在是五月中旬,天气温润,下着蒙蒙的细雨。

杭城一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角落,一家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奶茶店,店里坐着三个人。

为什么是三个人?为什么无论多浪漫的镜头里,都会多出一个顾余笑?

杜晓朦显然很不乐意接受这样的画面。她很不客气地说道:“顾余笑,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多了一个人?”

顾余笑没有生气,他只是笑,谁让他叫顾余笑呢?夏远已经无数次地想把他弄生气,可他每次都还是在笑。一个从来就不会生气的人,怎么会因为杜晓朦的一句话而生气呢?

夏远道:“我也觉得这里是多了一个人。”

顾余笑点点头,叹口气道:“是多了一个人。”

夏远突然道:“杜晓朦,你怎么还不走?”

杜晓朦怒道:“好,我走!”可是她并没有走,她就连一点要走的样子也没有,她的屁股甚至还往椅子里更深地挪了挪。

夏远道:“我还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叫你走还不走。”

杜晓朦不服气地道:“激将法,这绝对是激将法!”

夏远和顾余笑对望着笑了起来。

顾余笑对夏远道:“你知不知道,现在网上有人在讨论你。”

夏远道:“哦。”

顾余笑接着道:“你和小徐哥这么精彩的大战,自然会被人注意到的,可是大家都不知道是你在操盘,都以为操盘的是进三少。”

夏远道:“小徐哥真的很厉害。”

顾余笑笑着说:“连你都说厉害的人,那他一定是很厉害了。小徐哥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小徐哥,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能不能赢他?”

夏远摇摇头道:“最多只能让他再少赚几万,但决不会赢他。”

顾余笑道:“你做完这只股票,就快开始股神大赛了,你毕竟操盘经验少,这是个大挑战啊。”

夏远笑着道:“我一点也不担心。”

顾余笑道:“哦?”

夏远道:“因为有你这个朋友在。”

顾余笑道:“哦?”

夏远道:“有你在算股市的指数,对我操盘来说,就像航海的人知道每天的风向和天气,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顾余笑道:“中国的股市,人为因素太重,股市指数的预测是件很困难的事。”

夏远轻松地笑道:“这就不关我的事了,这是你的事。”

顾余笑道:“你做人永远是那么轻松。”

夏远道:“今天我找你来并不是和你讨论股神大赛的事的,我其实是为了另一件事,你和方璇现在是怎么回事?”

顾余笑看了眼杜晓朦,笑着问:“她告诉你的?”

夏远道:“你千不该万不该,和方璇一起吃饭的时候被她这么个人撞见了。如果是我知道的事,也就我一个人知道;她知道的事,全校都会知道了。”

杜晓朦满含醋意地道:“你为什么对方璇这么关心,你是不是喜欢她,是不是,是不是?”

夏远道:“你猜得真准,我就是喜欢她了。”

“好!好!好!”杜晓朦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又说道,“激将法,这绝对是激将法!”

夏远和顾余笑又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夏远又问道:“你和方璇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余笑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夏远没有说话,顾余笑又道:“我们是朋友。”

夏远道:“恩。”

顾余笑道:“我还欠你一个大人情。”

夏远道:“恩。”

顾余笑道:“谢谢你。”

这句“谢谢你”杜晓朦听得莫名其妙,谢夏远什么?夏远明白顾余笑的意思。谢谢你,这是多么平凡的一句话。朋友的关心,却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对于最伟大的事,能表达的往往却只有这最平凡的一句“谢谢你”。

夏远没有说话,顾余笑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夏远知道顾余笑现在不愿意说自然有他的理由。他相信顾余笑是个聪明人,可是聪明人如果遇到一个心里爱了很久的女人,还会聪明吗?他不知道,尽管他很了解顾余笑,他还是不知道。任何男人遇到爱会怎么样,没有人能够知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