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5、第四个操盘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5、第四个操盘手

白衣胜雪,白色的衬衣,白色的西裤,没有一点污渍。很多人都喜欢穿白色的,白色时常能给人一种干净,优雅的感觉。可是白色在他身上,除了干净,优雅外,更是一种冷傲,孤独,藐视人生的寂寞。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色彩?就像洒满冰晶的翠绿色大草原的深处,那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雪山顶上那一块最坚硬的冰石的白色。这种白色,美得寂寞,荒凉。

他的眼睛永远闪烁着精光,可是他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一点水分,因为他的眼里只有冰,那种永远不会融化的冰。那他的心呢?他的心是否也是冰?

现在他坐在凳子上,坐得很直,他一向都坐得很直,一个总是坐得很直的人,是否说明他时刻精力集中?

他的前面坐着古昭通,古昭通也坐得很直。古昭通是个五十岁左右,看着很和蔼的人。

一向习惯躺在办公椅里下达命令的古昭通,看见这个人,也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体。他旗下的人,能让他不由自主地坐直身体说话的,只有一个,冷公子陆枫。

冷公子从他第一年做股票,就成了股市里的传奇人物。他第一年操盘的几只股票,全部成为中国坐庄史上的传奇经典。国际金融巨鳄索罗斯也夸他是“股市中的天才”。这样一个人,当然连古昭通也会坐直了对话。

古昭通看着他,微笑道:“你为什么要攻击杭城基金?”

陆枫冷冷地道:“有趣。”

“有趣”,多么简单的理由。像他,已经不再把股市上的收益和风险作为目标,而仅仅是有趣。做股票的人里,有几个能说出这样的话?又有几个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冷公子,冷公子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古昭通很了解他的性格,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仍旧笑着问:“那你觉得小徐哥和夏远的水平怎么样?”

陆枫道:“好。”

他就是这么一个冷公子,如果一个意思能用“好”一个字来表达,他决不会用“不错”两个字来表达。既然一个字已经能够清楚明白地表达意思了,那又何必要用两个字呢?他一向不会和别人多说话,话说一丈,不如事做一尺。

古昭通微笑道:“确实,他们俩水平都很好。小徐哥的操盘水平本来就很好,今天看了更是已经到了颠峰状态了。夏远一个在校大学生的操盘水平这么高,确实出乎我意料了。他现在的水平,大概已经快接近他父亲股神夏国标了。更出乎我意料的,你操盘时,想攻击他们的意图隐藏得这么深,我也是事后倒推回去分析,才能发现你细微的痕迹的,这却被他看了出来。他真是不简单啊。那你觉得小徐哥和夏远的水平与你比,会怎么样?”

陆枫道:“小徐哥胜我,夏远不及我。”

古昭通点头叹道:“小徐哥的短线操盘手法,已经难以找到瑕疵了。夏远毕竟太年轻,缺少操盘经验,操盘的时候太过谨慎,不够大气,他确实不是你的对手。虽然小徐哥胜过你,但在股神大赛里赢他并不难。”

陆枫道:“是。”

古昭通道:“毕竟你从索罗斯这个国际大师那学到了不少东西,股神大赛的比赛项目也不只操盘一项。再过半个多月,全国那些基金的负责人和参赛选手都会聚到浦东。到时你也可以了解一下现在国内有哪些人。这几年经济理论方面的知识发展很快,也许会冒出许多像夏远这样意想不到的高手。我不希望我旗下整个基金系以后归属于第一基金,这次比赛就全看你的表现了。”

陆枫道:“好。”

古昭通笑着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每个男人都是有欲望的。你都30岁的人了,怎么从不考虑谈恋爱,结婚?”

陆枫冷冷地道:“没兴趣。”

一个正常又健康的男人,为什么会对这些没兴趣?只有一个人,有一个极大的爱好,几乎把全身心血都投入这个爱好时,才会盖过人的欲望。陆枫对股票的专注,已经超越了人本能的欲望,这样的人,在股市里,能不成为高手吗?

古昭通笑了起来,钦佩地望着他,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有一天,你这个冷公子突然结婚了,那会让我更加意外的。”

陆枫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只是静静地道:“我有个问题。”

古昭通道:“你说吧。”

陆枫道:“杭城基金谁在操盘?”

古昭通脸上露出迷惑的神色,道:“你不是知道的吗?沈进,夏远,还有一个沈进的助手,一个不大懂操盘的女人。”

陆枫道:“还有第四个。”

古昭通更是惊讶了,他在操盘记录上反复看了两遍,道:“我实在看不出来他们还有第四个操盘手。”

陆枫道:“有。”

古昭通愣住了,道:“你操盘时感觉一向不会出错。”

陆枫道:“是。”

古昭通思索一下道:“你的意思是他们第四个操盘手,风格已经和散户融合在一起了,操盘记录上是看不出来的?”

陆枫道:“是。”

古昭通道:“一个操盘手风格能做到融入散户中,这是极其困难的事,这种技巧据我所知是一个人发明首创的,也只有他一个人掌握了这个技巧。”

陆枫道:“谁?”

古昭通:“股神夏国标。他花费大量心血研究创造了这个技术。听他说这个技巧非常难掌握,就算他亲自指导教授,要学成功也非常困难。夏远掌握的可能性也非常小,况且夏远的操盘记录就在这。一个人绝对没有两双手可以做出两个操盘来的。”

陆枫没有说话。古昭通点起一支烟,道:“如果还有人能发明出这种操盘技巧,那实在有点不可思议。可是如果不是自己发明的,那难道夏国标还有传人?”

古昭通看着陆枫道:“你觉得那第四个操盘手水平和你比怎么样?”

陆枫道:“无法评价。”

古昭通点点头,也同意地道:“那个人根本没正面出手过,水平如何确实看不出来。可是能引起你关注的一定是高手。”

陆枫道:“是。”

古昭通面露深思,喃喃道:“我一直以为杭城基金没人才,可沈进把这么一个高手藏在杭城基金,他到底想干什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