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8、魔鬼操盘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8、魔鬼操盘手

一句话,引来四大基金,四个掌门人,四个顶级操盘手的联手攻击。说这句话的人的嘴也只能说是贱到极点了。这句话大概也真能震烁古今了。故事结束后的许多年里,股市中的人们还在笑谈着那句骂遍华东三巨鳄的话。

他们四家基金早从其他基金,机构手中拆借到了一大堆京发展的股票作弹药,资金方面更是全无问题,只剩致命一击,打得鲁泰基金从此不敢出现在股市里了。

浦东海景金融大厦,顶层国际会议厅,排着八台电脑。这里平日里是古昭通旗下基金例行晨会的地方,但今天古昭通把例行晨会取消了。

他们八个人悠闲又轻松地坐在电脑前,全无往日操盘前严肃认真的状态。

他们几个都是经历过股市风风雨雨,当然明白任何轻视对手实力的行为都可能带来致命的后果。但现在这样,四大基金打一家名气小到不能再小的小基金,任谁也重视不起来。

这次机会更多的像一个外交游戏,修正一下四大基金往日彼此间的矛盾。

开盘了,金手指问道:“谁先开始?”

沈进道:“女士优先,不如姚娘子先动手,我们也好看看你这个上届女股神的手段。”

姚琴动听地“咯咯”笑道:“我一个女人,哪懂什么操盘啊?”

可是她不但懂,而且懂得决不比男操盘少,像操盘这种工作,本就不是体力活,女人心细的特征也是一项很重要的优点。她说话的时候,手已经开始操作下去了。

可是她下的单子还没显示出作用,已经被对方吃走了,屏幕上依旧是刚才一样的走势图,找不出一格的波动。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姚琴这一单在时机上把握得恰当好处,可是对方接单也是精准无误。

金手指对古昭通道:“古老师,他们这一下操作你怎么看?”

古昭道道:“精准之极,但他们这样的操盘风格,一点也不像国内基金惯用的手法。”

沈进,金手指,陈笑云几乎同时道:“华尔街。”

古昭通打了个电话,道:“去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出鲁泰基金操盘手的情况。”

很快,鲁泰的传真资料发送过来了。

古昭通看着资料道:“他们今天是四个操盘手,四个人全是从华尔街来的。其中三个就是华尔街上最有名的防守型操盘手‘唐氏三兄弟’,他们被称为‘华尔街三剑客’,还有一个,就是昨天与我们起冲突的那个年轻人,他是上一年华尔街最杰出操盘手,是这几年在华尔街突然出名的,叫谢林,华尔街上的人叫他‘魔鬼操盘手’,他的水平到底如何,不知道。”

听了古昭通介绍,大家才理解对方的操盘手法怎么会这么精准。小徐哥笑道:“魔鬼操盘手,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去和他切磋一下。”

金手指摆摆手,道:“你们年轻人有的是机会,我先去会会他们。”

古昭通笑道:“老金啊,就你这么点水平还好意思去会会别人魔鬼操盘手?今天我来操盘,我要让你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操盘手。”

金手指大笑道:“好!别人都说我点股成金,才叫我金手指,我就不信我会输给你!”

陈笑云道:“三少,咱们也六年没合作操盘了,六年前我们俩水平相当,今天就看看六年下来你我水平如何。”

他们几个人全部迅捷地操作起来。

他们四个人不但精于操作,而且这么些年做大庄家积累下来的经验,更是对各种情况都能轻松地应对。

古昭通的大气,金手指的稳健,沈进的流利,陈笑云的凶狠,四种截然不同,带着各自不同特点的风格,向鲁泰基金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可是鲁泰基金那边,对待每个人的攻击,似乎都能用四两拨千斤的方法,花费不多,主要是调动散户的积极性,化攻击于无形。每一次时机的把握都是非常精准到位。屏幕上的走势图少有波动。

如果四大基金凭借自己的资金实力,自然可以轻松地套死对方,但这样一来,套住对方的同时,也套住了自己。“损人不利己”是股市上第一大不做法则。

攻击进行了十几分钟,没有突破对方一道防线。沈进停了下来,说道:“对方的那个魔鬼操盘手水平确实很好,在防守的同时还能出乎意料地反攻我们几个。可是华尔街三剑客才是最恐怖的,他们每个人的水平并不能算最顶尖,但他们三个人的配合已经完全不留下空挡了。他们三人只坚持防守,不反攻,这才是最难处理的。”

金手指道:“恐怕我的涨停敢死队也做不到他们那样。”

夏远道:“那我们三个也开始动手?”

冷公子冷冷地道:“无聊。”

小徐哥看了一眼陆枫,笑了起来,道:“八对四,以多欺少,确实挺无聊的,就我们三个上好了。”

冷公子道:“好。”

古昭通他们五个停了下来,冷公子,小徐哥,夏远三个上场了。

陆枫对于操盘时,所有的时机几乎都能拿捏得恰当好处。他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小徐哥的短线操盘手法更是已经炉火纯青了,他与冷公子的方式恰好相反,他几乎从不抓住一个机会,他总是出人意料地另外创造机会进攻。

对于小徐哥,魔鬼操盘手谢林已经找不出方法反击了。他只能偶尔反击一下冷公子,可是他更多的时候反击的只是夏远。

夏远不断变化着操盘风格,他对股市中几乎所有的操盘风格都进行过研究,他又岂会不懂得使用?可是不管夏远他怎么变,谢林总是可以很轻松地适应他的风格,跟着变化。如果不是小徐哥时不时地替夏远挡一下攻击,夏远恐怕已经吃大亏了。

古昭通和金手指四人看着夏远,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小徐哥和冷公子转眼间已经突破对手几个价位的防线了。但他们也耗费了颇多的资金弹药。

面对华尔街三剑客如此配合默契的团队,即使涨停敢死队全队出战,也无法攻破他们三人组合的防线。

小徐哥,冷公子,夏远,他们三人各自水平虽好,却并没有一起合作过,默契感并不强,只是根据自己个人的方式各自攻击。

而三剑客的几个价位防线虽然被突破后,后面的防线却更加坚固。魔鬼操盘手谢林也开始表现出他魔鬼般的操盘方式,以一对三,向冷公子,小徐哥,夏远发动攻击。华尔街最杰出的操盘手确实是有相当水平的。

11点30分,早上的战斗结束,四大基金又被谢林彻底赶出了防线外了。

八个人就这么坐在电脑前。

现在,每一个人都成了“冷公子”,连那只小骚狐狸也成了“冷狐狸”,因为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没有表情,每个脸上都像冰一样。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四大基金,四个掌门人,四个队伍里最厉害的操盘手,这样的组合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鲁泰基金。

一场游戏,一场“有趣”的游戏,玩到了一点也不有趣。

金手指率先打破了沉默,怒道:“他妈的,下午我用钱也要砸死他们!我们宁波基金的钱抽个十分之一出来,也足够砸得他们消失了!”

这句话没人会怀疑,如果真有斗,宁波基金的钱足以砸死几十个鲁泰基金了。

古昭通道:“老金,别发牛脾气了,这样一来他们套死了,你也得出一大笔送葬费了,靠资金取胜,而不是靠水平,就算赢了也不光彩。”

金手指怒道:“那我下午调来整个涨停敢死队,非灭了他们不可。”

古昭通道:“那样的话,还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八个人要是一起操盘,要赢他们也是十拿九稳的。如果得靠这样才能赢他们,那股神大赛我们还怎么参加?”

金手指道:“那你说,下午怎么办?”

古昭通道:“下午的成败,就看夏远和陆枫了。”

金手指沉思一下,点点头道:“你说得对。不是我自夸我自己队里的人,小徐哥的短线操盘手法已经找不出漏洞了,下午的成败,确实全看夏远和陆枫了。”

陈笑云对夏远道:“夏远,我看得出你懂得很多种操盘风格,但你实际操作中,各种风格交换着用,杂而不精,并没形成属于你自己的独特风格。而小徐哥和冷公子,他们都有自己的风格,他们的风格不会变,但他们的方式总是在变,这才是别人永远没办法模仿的。而你多变的风格,遇到一般高手,足以使别人眼花缭乱,但对于魔鬼操盘手谢林这样的人,还是很容易适应你的这种方式,反过来制约你的。”

夏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屏幕默默沉思。

古昭通走到陆枫身边,道:“你早上的表现不应该是这样的。你是不是对于华尔街三剑客的风格不适应?以你的水平,无论对手的是谁,你都应该适应的。我知道你的水平远不止这样。”

陆枫脸上一片冷漠,冰一样的冷漠,没人能猜得出他现在在想什么。

他们几个人出去吃饭了,夏远和陆枫没有去。夏远站在窗口,凝望着天空。冷公子冷冷地对着电脑。

夏远转过头,看了看冷公子,道:“你在想什么?”

冷公子没有回答,反问夏远道:“你在想什么?”

夏远道:“我在想我应该用哪种风格,你觉得我应该用哪种风格?”

冷公子冰冷地回答道:“你愿意用什么就用什么。”

夏远愣了一下,突然笑了,道:“谢谢你。”

冷公子没有理他,继续冷冷地盯着屏幕。

就在刚才,夏远突然间想通了。

一个问题,也许可以想很久很久,可是想通,那只是一瞬间的事。

“你愿意用什么就用什么”,要培养一个人独特的操盘风格,当然首先要“愿意”了。如果自己都不愿意这种风格,那怎么能掌握精通呢?

一个好的操盘手,风格本就是要与自己性格相一致的。无论什么事物,你想驾驭得炉火纯青,最起先的条件是要喜欢它,要让它与你自己的性格相适应,心意相通。

只有当你的风格与你的性格相一致时,别人才没办法模仿。因为每个人的性格本就不同,性格怎么能模仿?

夏远操盘时用的风格,都是前人们用过的,它适合前人自己的性格,可并不适合夏远自己的性格,他模仿使用起来,自然会留下一些漏洞,被对手察觉。

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沈进他们几个的操盘风格也是与各自性格相一致的。虽然金手指操盘稳健,脾气火爆。但他真实的性格一定很稳健,否则的话,他决不可能发掘小徐哥这样的人才,宁波基金也不会被他越做越大。

夏远想通了,他在笑。冷公子陆枫一直盯着电脑屏幕,他是否也把他自己的问题想通了呢?

夏远不知道,除了冷公子他自己,没有人知道。

下午开盘了,八个人再也不像早上时那么等闲视之了,都严阵以待。

小徐哥手放在键盘上,刚要动手,冷公子道:“我想一个人试试。”

陈笑云惊讶地道:“一个人,不管水平怎么样,一个人是绝对攻不破华尔街三剑客的严密防守的。”

古昭通看着陆枫,脸上略带欣喜的神色,说道:“就让他先试试吧,反正华尔街三剑客是只防守,不进攻的,让他和那个魔鬼操盘手在他们防线外搏一下吧。”

陆枫的手指在键盘鼠标间飞快地动了起来。他仿佛已经非常适应了谢林的风格,几下操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跟风的散户们在他精准的时机把握下,全部看准了方向,尽向鲁泰基金的防线扑去。

谢林连同华尔街三剑客连忙撤退了一个价位的防线,现在只是防守,不反攻了。

大家脸上都带着惊愕的神情。陆枫凭他一个人,竟能逼退他们一格防线,这样的水平,与上午的作风,已经截然不同了。只是等这一波散户群过去后,对方的防线却固若金汤,陆枫已经没办法再前进了。

小徐哥道:“现在我和夏远也一起上吧。”

小徐哥一上场,没几下操作,华尔街三剑客的防御又倒退了一格。

夏远也再没有像上午那样变化着不同的风格,他已有自己的风格,虽然还不成熟,但这毕竟已是他自己的风格了。

他把握住每一次机会,向谢林攻击。而谢林对他的每一次反击,他都抓准时机全盘向后撤退,虽然也有损失,但主要还是后面跟风的散户们承接了反击。资金弹药损耗有限,接着又会发起下一轮攻击。

看着夏远的表现,每个人脸上都表现出难以言状的惊愕。一个操盘手,在中午短短的一个半小时里,水平进步如斯,谁能做得到?

夏远,只有突然间想通了的夏远。

小徐哥在早上时,还要时常照顾夏远那边的情况。现在夏远已完全足够自己应付了,他更是少了约束,凭借着自己娴熟的技巧,不断进攻。

陆枫更是不放过任何时机,打得魔鬼操盘手没办法反击。

小徐哥、陆枫、夏远三人占尽了时机,人气,优势,三人非常有默契的一个合击,又攻破了他们的一格防线,跟风的散户瞬间也再攻破了一格防线。

华尔街三剑客一边承受着攻击,一边更换布置防线,无法避免地会留下漏洞。

漏洞只有一个,但已经足够。

再小的漏洞又怎么会逃出小徐哥,冷公子,夏远三个人的视线呢?他们三人几乎在同一时刻,攻进这个漏洞。后面的散户跟风冲击,鲁泰基金的所有防线顷刻间崩溃。

跌停了,他们再也没办法收复失地了。

四大基金高价卖出股票后,低价买了回来,都赚了一笔。虽然这些钱对四大基金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但胜利岂不总是比失败令人快乐?

小徐哥在笑,可他笑却带了几分看不清楚的迷惑。

金手指和小徐哥离开后,小徐哥道:“金总,你有没有觉得下午太顺利了点?”

金手指点点头,道:“是顺利了点,冷公子和夏远发挥得这么好,真是出乎意料。尤其是夏远,似乎水平比上午上了一个层次,夏国标的儿子果然是夏国标的儿子。”

小徐哥道:“不止是这样,下午的顺利出乎意料了。”

金手指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

小徐哥笑着道:“你不觉得下午散户们都帮着我们吗?”

金手指道:“那是因为你们利用散户利用得好。”

小徐哥摇摇头道:“确实利用得好,可还不至于好到这么好。”

金手指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徐哥道:“有高手在暗中帮助我们。”

金手指奇怪地道:“实时操盘记录上没显示出来。”

小徐哥道:“我也只是感觉到这样一个人存在而已,也不能百分百肯定这个人的存在。如果这个人存在,那一定是一个藏在散户里的操盘手。”

金手指愣了一下,道:“能用这种风格操盘的只有夏国标。”

小徐哥道:“我也听说过这种方式很困难很困难。一个操盘手怎么可能躲过操盘记录呢?这也是我总是想不通的。”

金手指沉思一下,道:“如果这个高手真的存在,那我们就要小心了,如果那个人在股神大赛里作弊,是没办法查出来的,现在不清楚的就是这个人到底是谁的人,还是仅仅是个人行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