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5、30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5、30亿

上海海景金融大厦。古昭通,冷公子。

冷公子正坐在古昭通面前,古昭通微笑地道:“量子基金3周内将投入香港股市30亿美元。”

冷公子静静地道:“可靠?”

古昭通皱了下眉,道:“以华尔街的消息看,应该可靠。”

冷公子点了下头。

古昭通递给他一叠文件纸,道:“这是十多位分析师根据这个消息连夜做的分析预测,得出的恒生指数预测报告的折中结果。你看一下,觉得怎么样?”

冷公子翻了几页,又静静地把文件纸放回古昭通面前,冷冷道:“乱测。”

古昭通笑了笑,道:“我也猜到你肯定不会满意这样的结果。他们十几个人,在预测时加入了太多的不确定参数,参数值都是他们凭空想象的,这样每个人预测的结果都不一样,一折中的话,误差大概就更大了。”

冷公子面无表情。

古昭通继续道:“市场的智慧又怎么是那几个分析师能够理解的。要是他们能够理解,就不会在我手下做分析师了。你是不是想凭你自己的判断来预测?”

冷公子道:“是。”

古昭通道:“我知道你的水平,可是预测指数并不是你擅长的。历史上指数预测得准的人,数来数去也没几个,你这么做会不会有点太冒险了?”

冷公子道:“有趣。”

古昭通笑了起来,道:“你的想法从来没人能够阻止得了,那你就按你自己的判断去做吧。”

冷公子道:“夏远和小徐哥知不知道30亿?”

古昭通道:“他们杭城基金应该是没办法知道具体的数额的,金手指总应该知道的。”

冷公子转身欲走,古昭通道:“你是不是打算把这消息告诉夏远?”

冷公子道:“是。”

古昭通轻轻叹了口气,又笑了起来,道:“那你就去吧。”

金手指刚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小徐哥正坐在金手指的办公椅上,两条腿悠闲地摆在他办公桌上,手指一点,招呼道:“老金,快给小爷我倒杯水来。”

金手指手中的文件已经“刷”地飞过来了,喝道:“小子,造反啦!敢学古昭通那混蛋叫我老金!”

小徐哥忙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嬉皮笑脸地说:“金总,你坐你坐,我给你泡杯茶。”

小徐哥给金手指倒了杯茶,端到他面前,又给他点上雪茄,金手指大笑起来,道:“什么事,你说吧。”

小徐哥道:“我来看看恒生指数预测得怎么样了。”

金手指怒道:“那群饭桶,都告诉他们量子基金3周内要投30亿美元进香港股市了,预测来预测去,拿出来的东西狗屁不通。你看看这份报告,写的都是‘大概’,‘有可能’,‘或许’这种鬼话,哪一点像专业金融分析师了!”

小徐哥笑道:“他们要是都预测得准,他们就是股神了,我看还是我自己来预测好了。”

金手指道:“我当然相信你对市场的理解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可是预测指数对你难度也大了点吧。”

小徐哥道:“反正预测指数只占15分嘛,我总不至于在这里被淘汰的。下面的项目都是我的强项。况且能较准确预测指数的人,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其他基金也肯定是束手无策的。对了,夏远知不知道量子基金的30亿?”

金手指道:“沈进没有这方面消息的渠道,夏远应该不知道的。”

小徐哥道:“那我把这消息告诉夏远吧。”

金手指看了一眼小徐哥,道:“你刚才这么勤快帮我倒茶点烟,就是为了这事?”

小徐哥笑道:“才不是,我是心中对您充满了无限景仰,抑制不住那种热情。”

金手指道:“少跟我放屁!小徐哥什么时候也学起雷峰来了?这市场又不是慈善机构,消息拿得到是你有本事,拿不到是你没本事。是不是夏远一口一个小徐哥,叫得你心里把他当弟弟看啦?”

小徐哥摇头道:“你不也叫我小徐哥,你说我什么时候把你当弟弟看了?”

金手指喝道:“你小子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小徐哥笑道:“我胆子哪里大了?我现在不正在征求你的意见,看能不能告诉夏远嘛。”

金手指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想告诉他?”

小徐哥道:“我看他才是个大学生,我比他大了10岁,又比他在股市上多玩了好多年,现在我又比他多了内幕消息,我就算赢他也不光彩吧。”

金手指低头想了一下,道:“那你就去告诉他好了,我心里当然最希望你做股神了。你做股神的话,我们入主第一基金,古昭通从此就得客客气气地称我一声金总了。要是夏远做了股神,对他做股神我没意见,怕就怕沈进这么个东西入主第一基金,那我和古昭通都要大没面子了!”

小徐哥笑道:“这你就放心好了。夏远确实是个人才,还是个有趣的对手。要是再过几年等下一届股神大赛,我能不能赢他就不知道了,反正现在赢他是没问题的。”

只是所有人都绝对想不到,夏远受古昭通和金手指的点拨后,短短几天时间里,对股票的理解又更深了一步,这样天才的悟性,又有谁能想得到呢?连古昭通和金手指他们自己,也绝对想不到。

金手指笑道:“你水平确实是不用任何怀疑了。可你这样的人,要是做了股神,不被人笑死才怪。”

小徐哥道:“小徐哥做了股神,没人会觉得意外的,为什么笑?”

金手指道:“你都过三十岁的人了,还每天这样嬉皮笑脸的。哎,说实话,我真羡慕你每天能够这么快乐。”

小徐哥笑起来,道:“我告诉你一个方法,做人要像做爱一样,累,但快乐着。”

古瑞茶楼,这条金融街上最好的茶楼。

许多金融办公人员在工作后都喜欢喝咖啡,但也有许多人更愿意喝茶。

茶最清凉,喜欢喝茶的人是不是表示他特别得冷静,沉得住气呢?

现在古瑞茶楼里坐着三个忠实的茶客。

冷公子,夏远,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是谁?

是小徐哥?这就是那个花花公子小徐哥?

世人对花花公子很有多种定义,但无非也逃不出既帅又有钱。可是即使花花公子的门槛降得最低,总也不至于会是个大光头吧。

可是现在这个穿花衬衫的明明是个大光头,难道他就是花花公子小徐哥?

夏远已经笑得趴在桌子上了,小徐哥摸着自己的光头无奈地苦笑,冷公子还是一脸的冷漠。

夏远边笑边道:“你这头哪剃的?你以后别叫花花公子算了,你改叫花和尚吧。哈哈。”

小徐哥苦恼道:“这个头剃了一千块。”

夏远笑道:“一千块剃个光头?”

小徐哥拍拍自己的光头,道:“哎,别提了。我去这街上最高级的那家形象中心,叫他们给我理个酷的头。结果剃完了,我往镜子里一照,他妈的,我的发型就像顶帽子,最可恶的他妈的还是顶鸭舌帽。这让我怎么见人!我无奈只好叫他们把我刮个光头得了。”

夏远又一次笑得趴在桌上了,道:“看来这段时间姚娘子不会来勾引你了。”

小徐哥苦恼地吸了口烟,道:“好好好,别笑了,说正事,我找你是有正事。”

夏远道:“有什么正事?”

小徐哥道:“我准备告诉你一个大秘密。那你呢,陆枫,你来找夏远做什么?”

冷公子道:“一个小消息。”

小徐哥笑着摸摸自己的光头,道:“我猜我的大秘密和你的小消息都是一个相同的数字。”

冷公子冷冷道:“你说。”

小徐哥道:“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在接下去的3周内,会向香港股市投入30亿美元的资金,陆枫,你要说的是不是一样?”

冷公子点了下头。

夏远道:“这个消息对预测恒生指数非常重要,你们为什么要告诉我?虽然我们是朋友,可是比赛时手下留情就没意思了。”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比赛的时候当然不会手下留情,只是第一个项目,我们知道内幕消息,你不知道,要是你在第一个项目被淘汰,那后面少了你这个有趣的对手,就不好玩了。”

夏远笑了起来,道:“既然你们告诉我这个消息,那我也告诉你们一个消息。量子基金在接下去3周内,投入香港股市的,不是30亿美元,是50亿美元。”

小徐哥惊讶道:“怎么会是50亿,谁告诉你的?”

夏远道:“格雷斯。普其,他在昨天凌晨2点钟告诉我的,这应该是最新的消息了吧。”

小徐哥笑道:“我倒是忘了你还有个朋友,是格雷斯的朋友。”

夏远道:“你相信我说的话?”

小徐哥笑道:“我相信你是个既诚实,又有趣的对手,还是我的朋友。”

夏远笑着点点头,眼神中充满诚挚的目光,道:“你也一样。”

市场里从来都是很难很难交到朋友的,能让小徐哥当朋友的人,这一定是项荣耀。

冷公子也点了下头,他的眼里显然也把夏远当成了朋友,只是他还是没有笑。

“哈哈,你们三个在讨论恒生指数吧,你们不用再白费心思了,预测指数这个项目你们已经输定啦!后天上交报告,我会告诉你们,你们为什么输了。哈哈。”魔鬼操盘手谢林带着他那张永远骄傲的笑脸,走了上来,谁也想不到他被打后还会进这家茶楼。

他来回巡视了一下他们三个,突然笑弯了腰,指着小徐哥道:“这个光头是谁呀?哈哈!”

小徐哥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对经理大声道:“经理!”

谢林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小徐哥突然笑道:“经理,茶太淡,我要浓的。”

夏远和小徐哥相互都笑了起来。

冷公子依旧只是冷冷地看着,难道他永远是个不笑的人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