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6、女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6、女人

夏远泡了杯茶,坐在房间里,静静地看着顾余笑的那几行小字。

门铃响了,夏远把文件纸藏好,走过去开门。

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夏远最怕她进房间的女人,不是杜晓朦,杜晓朦只会让他头痛,让他害怕的女人只有姚琴。

姚琴一走进来,就顺手关好门,开始脱衣服了。

她衣服脱得很快。——现代女人衣服的设计,有两条潜规则,露得多,脱得快。男人们能脱得痛快,女人自己脱,当然也会很快。

没人会怀疑姚琴的曲线算是女人里最优美的。可是夏远却不敢看,他只能把空调开到最低,站在空调下打着冷风,来降低自己那种本能的欲望。

男人在裸体的姚琴面前是没办法无动于衷的。如果一个男人面对裸体的美女能够视而不见,那他不是太老,就是太小。

夏远当然也不能例外,他是个很健康的年轻男人,他知道他只要看姚琴一眼,下一刻他们就会一起出现在床上。

姚琴叹口气,道:“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夏远道:“我不敢看你。”

姚琴银铃一般的声音笑了起来,道:“我希望我可以为你这个可爱的男人做点什么。”

夏远道:“你可以为我做的事很多,比如说穿好衣服,走出去。”

姚琴笑着躺到了床上,撒娇道:“今晚我一定要留在这了。”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响得很急促。在酒店,把门铃按得跟自行车铃一样快的人,除了杜晓朦,还会有谁?

姚琴笑着站起来,道:“我替你去开门。”

她果真去开门,她果真赤裸着去开门了。夏远知道如果真让她去开门,那下一刻杜晓朦会杀人了。

所以他是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的。他一把抱起姚琴,往床上一扔,被子一把裹住,就自己打开门,冲出去,关上了门。

杜晓朦满脸醋意,道:“你这么急出来干嘛?是不是你屋里藏了女人?”

夏远明白,你能让女人不吃饭,可你却没办法让女人不吃醋。

夏远装成很自然地笑着道:“怎么可能,有女人的话,只可能是你了。”

杜晓朦道:“我听到你屋子里有女人声音。”

夏远道:“那是电视的声音。”

杜晓朦道:“你一定在骗我,我要进去看个究竟!”

夏远挡在门口,笑道:“可我就是不让你进去呢?”

夏远应该会想到的,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他应该想到杜晓朦要耍出女人的法宝的,可是他并没有想到,所以他后悔了。

因为杜晓朦开始抓头发,哭了。

在现代,女人一向是很占优势的。

她可以叫,可以笑,可以跳,你却只能夸她最好,因为她是女人;她可以疯,可以傻,可以淘,你却只能说她最妙,因为她是女人;她可以哭,可以闹,还可以玩上吊,你却只能安慰她,苦笑,还是因为她是女人。

对待杜晓朦,夏远至少有一百个办法;可是对待又抓头发,又哭又闹的杜晓朦,他却一个办法也没有。

可是夏远就是夏远,他是那个最聪明的夏远。

他突然笑了起来,把手放在了她的腰上,道:“我们现在就进去,我们上床吧。”

杜晓朦匆忙打开他的手,道:“你下流!你滚!”

夏远笑道:“我现在就在我房间门前,我滚去哪,滚去你的房间?呵呵。”

杜晓朦忙打开自己房间的门,跑了进去,关上门。

夏远笑了,他知道杜晓朦几个小时里是不会再来了,他可以先回去对付那个姚琴了。

姚琴还是躺在床上,诱人的胴体一览无余地展现在夏远面前,悠悠道:“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夏远眼睛看向别处,叹了口气,道:“你真是难对付。”

姚琴“呵呵”笑起来,道:“难对付的才有趣。”

夏远道:“除上和你睡觉,要怎么样才能让你离开?”

姚琴笑道:“很简单,我只是想看一下你的指数预测报告。”

夏远道:“要是我不给你看呢?”

姚琴扭动一下身躯,道:“那我就躺在这儿,等你来吻我。”

夏远看了一眼地上,笑着悠然点起一支烟,拿起地上姚琴的衣服,笑着道:“如果你不能在十秒钟内穿好衣服,那你的衣服一定会被一把火烧掉。然后我打开门,走出去,报个火警,我完全相信这家酒店的火警应急能力,一定会在一分钟内跑来一大帮人的。”

姚琴一下子跳了起来,穿好衣服,冷“哼”一声往外走。

夏远道:“你最好的选择是去找小徐哥。”

姚琴冷冷道:“他现在剃了个和尚头,太难看!”

夏远笑道:“和尚一般比较大方。”

看着她离开,夏远淡淡地自言自语道:“姚琴看似最简单,可作为红岭基金首席操盘手,水平仅上次那么点?她的隐藏实力,难道是想最后显示出来吗?”

姚琴果然去找小徐哥了,只是这次小徐哥几乎是一脚把她踢出去的。

因为小徐哥的床上,已经有一个裸体女人。

花花公子床上大部分时间都会有个裸体女人。

而不管哪个男人,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在同一时刻对付两个女人的。这个道理谁都知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