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2、红与白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2、红与白

夕阳黄昏,冷白色的浪花裹着火红的霞光,匆匆向前奔去。

白,是大自然里最冷的色调,是人性恨到极点的表达;红,是大自然里最热的色调,是人性爱到深处的表现。

大自然里,红与白,时常能交融到一起。对于人,是否爱与恨也能时常交织在一起呢?

浪花,裹上霞光的浪花,到底是白还是红,谁分得清?一个人,到底是爱还是恨,谁又道得明?

或许,爱与恨本来就是同一种感情迸发而成的两种情感而已。

新安江滚滚远逝,数不尽的故事泪水。

黄昏里,新安江边一座山脚下的园子前,一辆白色劳斯莱斯轿车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三个四十来岁,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一个长得天生的善脸,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是他的朋友。他没在笑,可他看上去像在笑。

一个长着一张凶得不能再凶的面孔,似乎他见到的每个人都欠了他八十万人民币一样。他在笑,可是不会有人觉得他在笑。

第三个是个大胖子,他从劳斯莱斯上下来时,别人会觉得世界名车劳斯莱斯果然是劳斯莱斯,竟然没被他坐到爆胎。

他们三个站在园子前看了很久,善脸人笑了一下,他们三个一起走了进去。

现在顾余笑正躺在藤椅里,拿着铁叉,侧着身子在烤肉。

方璇正坐在一旁,在烤肉上加香料,抹香油,偶尔被一两口烟呛到,笑着轻声咳嗽着,露出洁白如玉的牙齿。

三个男人来到了顾余笑面前,四顾望了望,善面人笑着道:“好美丽的园子,好美妙的情调,好美味的烤肉。”

顾余笑看了他们三人一眼,转头对方璇笑了笑,道:“我想这三位一定是口渴的路人,想讨碗水喝,你先回屋子里去吧。”

方璇走进了屋子。

善面人笑着道:“我们三个确实是路人,也口渴得紧,只是我们不想讨水喝,我们想讨杯酒喝。”

顾余笑道:“口渴想讨酒喝的一定是个酒鬼。我不喜欢酒鬼。酒鬼是世界上喝酒最多的人,却又是最不懂酒的人。酒是用来陶的,不是用来醉的。人醉了以后,或许会做出让人遗憾永久的事。”

善面人笑道:“酒喝醉了,确实可能做出让人遗憾永久的事。不过我不是酒鬼,只是我看见你,却突然想喝酒了。”

顾余笑道:“我这里有水也有酒。水,不管是谁,都可以喝个大饱。酒,是要花钱买的。”

善面人问道:“你的酒,卖多少钱一杯?”

顾余笑伸出一个手指,道:“一杯,一万。”

善面人笑了起来,道:“是冥币吗?”

顾余笑笑道:“当然不是,是人民币,不过你愿意给美元的话,我也不会拒绝的。”

如果是平常人听到顾余笑这样的话,一定会认为他不是个傻子,就是疯子。只有傻子或者疯子才会把一杯酒标价到一万。

可是善面人却一点也不惊讶,只是笑着问:“你的酒,为什么卖这么贵?”

顾余笑道:“因为这酒是我亲手酿的。一个不会酿酒的人,总要多试验几次,才能酿出一桶还说得过去的酒。”

善面人拍起手来,道:“你亲手酿的酒只卖一万一杯,真是珍品贱卖了。那我们先买三杯。”

顾余笑道:“有两种人我永远不愿意卖酒给他们。一种是大胖子,大胖子已经够胖了,再喝酒对他的心血管不大好。另一种人,是长相凶恶的,一个人,长得已经够凶了,再喝了酒以后,面孔一定能吓死人。”

大胖子和凶面人重重地“哼”了一声,善面人摆了一下手,他们两人一言不发,转身朝园子外走去。

善面人笑着坐了下来,坐在顾余笑对面。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100张的百元钞票,放在桌上,同时倒了一杯酒,微微饮了一口,道:“好酒,真是好酒,如果我买1000杯,你卖不卖?”

顾余笑把一块烤肉放进嘴里,笑了起来,道:“有些人千杯不醉,也有的人,一口就会醉,你已经醉了。”

善面人笑着问:“我为什么已经醉了?”

顾余笑道:“只有醉了的人才会讲出这样的醉话。”

善面人道:“你不相信我买得起1000杯你的酒?”

顾余笑摇头,道:“我非常相信。不过我觉得只有傻子才买1000杯我的酒。”

善面人笑着道:“我只是觉得这酒太好了,想买1000杯而已,你卖不卖?”

顾余笑道:“卖,当然卖了,只有傻子才不卖。”

善面人笑道:“我这样也算得上团购了吧。现在商场团购都流行附送礼物的方式,不知道你这里是不是也会附送礼物?”

顾余笑道:“你想要附送什么?”

善面人道:“我只想要附送这杯酒的酿酒师两个月60个工作日。”

顾余笑道:“你不是一个会做生意的人,从没有人开出这么高的价格请我这个酿酒师的。我想知道,你是从谁那得知,我这个酿酒师住在这里的?”

善面人道:“是金子总会发光,更何况是一颗巨大的钻石呢?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夏远才知道这颗钻石的意义。你觉得我开的这个条件还过得去吗?”

顾余笑道:“你这个条件真是已经十足得厚道了。只是,钱,确实是个诱人的词语,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足够的吸引力。”

善面人笑了起来,道:“那如果是为了对付夏远呢?”

顾余笑低下了头,突然抬头笑了起来,道:“你们以为你们能对付得了夏远吗?”

善面人笑道:“如果他再过10年,我们没把握对付得了他了。只是现在的夏远,还是容易对付的。”

顾余笑大笑道:“夏远绝对是世界上最聪明又最狡猾的人了。对于你们能对付夏远这一点,我没有半点的信心。你们只是路人,喝完酒就该继续上路,或许,你们以后可以找到一个更有说服力的条件打动我。”

善面人微笑地站了起来,转身离去。

顾余笑道:“既然留下了钱买了这杯酒,如果我是你,一定喝完再走。要不然,你花了一万,只喝掉一千,这不是太浪费了吗?”

善面人回过头,看着顾余笑,笑了笑,一饮而尽。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