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5、一张纸,一句话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5、一张纸,一句话

一间铁屋子,亮着幽深的灯光。

灯光下摆了一张方桌,方桌边上坐了四个人。

这是一张极其常见的,用来打麻将的方桌。

四个人也正好打麻将的人数。

可他们四人,显然不是在打麻将。

方桌三个位子上坐着鲁泰基金的三大经理,好家伙,坏家伙,熊大原。

好家伙正坐在中间的位子上,他的对面正坐着一个成熟,英俊的男人,进三少沈进。

好家伙点起一支烟,微微笑了笑,道:“进三少果然是进三少,胆魄就是比普通人大。你独自一人应约来这里谈判,你就不怕我们像对夏远一样对你,把你关在这屋子里吗?”

沈进轻松笑了起来,道:“我不是21岁的夏远,我是33岁的沈进。而且也不是我胆子大,只是我知道,你们不敢。”

好家伙笑了笑,道:“你现在人就待在这里,你凭什么还有自信说我们不敢?”

沈进笑道:“如果我失踪了,你们凭什么保证自己能活着离开上海滩?”

好家伙脸上的笑缩硬了一些。

沈进又道:“况且如果我今天晚上之前没能回到办公室,我可以保证你们的那位谢林小朋友,至少要等到股神大赛结束才能出来,或许出来后也会莫名其妙失踪了,呵呵。”

好家伙点头道:“是的,我完全相信进三少的能力。”

沈进道:“而且我也知道,你们是来找我谈判的,不是找我来商量怎么绑架我的。”

好家伙点点头,道:“确实是这样。”

沈进道:“谈判总是需要筹码的,你们的筹码是什么?”

好家伙神秘地笑了笑,道:“一张纸,和一句话。”

他说着拿出一张合同纸,放到沈进面前。

沈进看都没看一眼,道:“有时候我很懒,懒到几行字都懒得看,不如你们直接告诉我纸上写了什么。”

好家伙道:“这是我们鲁泰基金和你们杭城基金的合作计划书。我们双方之间公平竞争股神大赛,但是无论哪一方赢了,另一方也能以大股东的身份,共同入主第一基金。这样一来,你和我们任何一方,成功入主第一基金的机会就变成原来两倍。进三少,你看这张纸怎么样?”

沈进拿起这张纸,手指夹着摇晃几下,又放了回去,道:“这张纸是好纸,只可惜这张纸太薄太轻了。”

好家伙笑着问:“这张纸薄在哪,又轻在哪了?”

沈进笑起来,道:“你们开出的这个条件似乎很公平。可是你们没提到,你们的那位谢林还在公安局里呆着,你们鲁泰基金本来已经是没有机会入主第一基金了,但是你们的合同却能让你们入主的机会比以前更大。从没机会,变到比从前的机会更大,你也实在太会做生意了。只是你们所谓的谈判筹码里的那个关键人物,现在还在我手里掌握着,这恐怕不能算是你们的谈判筹码吧。”

熊大原一拍桌子,怒道:“沈进,别做得太过分!”

好家伙对熊大原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依旧笑着对沈进道:“这个条件对你们也是有好处的。毕竟三少心中也清楚,夏远这孩子不会是小徐哥和冷公子的对手,可是谢林的胜算就要大多了。”

沈进笑了起来,道:“这种鬼话大概你自己说多了,连自己都信了。你真以为你们那个谢林,是小徐哥或者冷公子的对手?就他那种心态,操盘大赛时,夏远要赢他也不是不可能吧。”

好家伙默然。

沈进接着道:“夏远现在的水平,确实还不是小徐哥和冷公子的对手,可是真正比赛的时候,他一定会赢。”

好家伙问道:“这是为什么?”

沈进笑着道:“因为包括你们在内,所有玩家几乎都亮出了底牌,可我才刚打出第一张牌。”

好家伙道:“你能保证你剩下的牌足够大吗?”

沈进道:“足够大。”

好家伙叹了口气,道:“我也绝对相信进三少手中一定有大牌,进三少手中永远都有大牌。我们的谈判筹码里,这张纸虽然又薄又轻,可是至少还有一句话,我相信还是又厚又重的。”

沈进道:“这句又厚又重的话不妨说来听听。”

好家伙又叹了口气,道:“夏国标死了。”

沈进点点头,道:“是的,六年前已经死了。”

好家伙再次叹了口气,道:“所以我要说的这句话就是,夏国标死了。”

沈进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好家伙看着沈进的眼睛,突然笑起来,道:“这句话是不是又厚又重呢?”

过了许久,沈进叹了口气,缓缓道:“确实,这是句又厚又重的话,比起这张又薄又轻的纸来,有分量得多了。”

好家伙笑着问:“那进三少听了这句又厚又重的话,是否会在这张又薄又轻的纸上写个名字?”

沈进看着纸,淡淡苦笑一下。

什么样的话会厚?故事。

什么样的话会重?记忆。

沈进拿起笔,好家伙又拿出一式两份的合同的另一份,放到他面前。

沈进在上面写下了名字,又缓缓道:“谢林两个小时内会回来了。只是我劝你们三个做老师的,该教点他做人的道理,说话的时候不要太横,像熊大原一样。”

熊大原狠狠瞪着他,道:“你!”

沈进微笑地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