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2、决赛之前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2、决赛之前

中午,古昭通的办公室。古昭通坐得很直,不自觉地坐得很直。

能让古昭通不自觉地坐直的人不多,好像有一个,好像只有一个冷公子,陆枫。

冷公子笔直地坐在古昭通对面。

白色的衬衫,白色的西裤,白色的脸。

他的手里握着一瓶洁净透明的纯净水。

一个永远只喝纯净水的人,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性格?

古昭通看着冷公子,笑了起来,道;“你表现得很好。”

冷公子没有说话,对待任何人的夸赞或者批评,他永远都无动于衷。

古昭通道:“外行人看来,你和小徐哥的利润率,相互差距总是在1%内波动,彼此不分胜负。不过在内行人眼里,你早上对待小徐哥的进攻,真是防守得非常完美。小徐哥已经转攻为守,可是你已经转守为攻了。下午的胜负是可以预料的了。”

冷公子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冷冷地说:“也许。”

中午,金手指的办公室。

小徐哥依旧一副歪嘴的笑容,悠闲地躺在沙发里。

金手指咬着一支大雪茄,坐在小徐哥对面,瞪着他,雪茄一股一股地冒着烟气。

金手指又重重地吸了口烟,伸出他的第六根手指——那根雪茄,指着小徐哥,道:“你说,你到底是不是小徐哥?”

小徐哥笑着站了起来,走上前,一把从金手指手里抽过雪茄,道:“金总,别总用你的香烟指着我。”

说完,他又躺回沙发,把金手指的雪茄自己抽了起来。

金手指气得握了下拳,伸出他的“金手指”,指着小徐哥,喝道:“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小徐哥!”

小徐哥吸了口烟,悠闲地笑道:“金总,我如果不是小徐哥,那你就不是金手指啦。”

金手指道:“你是不是那个从来没有输过的小徐哥!”

小徐哥笑着道:“小徐哥过去没有输过,可也不表示他永远不会输啊。”

金手指道:“你输给谁都没关系。你输给陆枫,你要我以后怎么在古昭通面前大声说话!”

小徐哥笑道:“嗓子不好应该找医生,找我干什么呀。”

金手指怒道:“今天我决不跟你开玩笑!”

小徐哥道:“可是今天我怎么觉得明明是你在跟我开玩笑?”

金手指道:“我什么时候跟你开玩笑了?”

小徐哥道:“你说我输给了陆枫,比赛又没结束,你又不是算命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给陆枫?”

金手指道:“这不是明摆着的,所有内行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你转攻为守,冷公子转守为攻了。”

小徐哥大笑了起来,道:“金总,你自以为是内行人?”

金手指鼻子一哼,眼睛一转,挺直脊背,道:“我水平就算不是顶尖,一流总有吧!”

“总有个屁!”小徐哥脱口而出,道,“金总,你也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自以为是!谁说做股票进攻的一定比防守的最后收益率高?早上我是欲擒故纵,故意从进攻转变成防守,下午就让你见识见识小徐哥真正的厉害。”

金手指一愣,听了这话,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变得笑容满面了,笑着道:“难怪你还是平时那副得意的德行。”

小徐哥道:“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作为涨停敢死队的队长,操盘自然是擅长进攻了。虽然我也自认为自己的进攻手法没什么瑕疵和漏洞,但是陆枫的防御技巧也是天衣无缝的。早上我感觉到这样对付陆枫实在很吃力,我一味充当进攻角色,资金和股票会消耗得太快,最后的结局只可能是输。所以我突然决定,转攻为守了。”

金手指疑惑地问道:“你会防守型操盘?”

小徐哥道:“金总,这个秘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练了几年了,只是从来没用过而已。因为*****盘从来只进攻就赢了,根本用不到防守。”

金手指道:“那你的防守技术到底怎么样?”

小徐哥道:“如果有两个小徐哥,一个进攻的,一个防守的。那么,防守的那个小徐哥,大概只需要上午半天的时间,就可以让战争结束了。”

金手指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里,已经写满了古昭通喊他“金总”的那份得意了。

股海淘沙,人才辈出。

市场是一个永远让有激情的人亢奋的地方,是一个永远让有梦想的人驰骋的地方。

市场也是一个永远会让许多人失望的地方。十个人里,九个人的钱是被一个人赚去的。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做赚钱的那一个了。

热血,梦想,心跳,激情,市场每一天都在编织着新的神话,又在戳破着旧的神话。

每一个踏入市场的人,他的心里,或许都有那么一个神话。

谁的心中没有神话?谁不想做股神?

可是股神只有一个,神话大部分都要破灭。

奔驰的人生充满快乐,激情的岁月荡漾精彩!

永远都会有新的人踏进市场,去实现他们的神话。

曾经的传奇已经有人书写,明日的精彩又将由谁来填充?

股神只有一个,谁又能成为最后的股神呢?

傍晚,股神大赛总决赛前的这场争斗已经结束。

夏远在中午就打败了谢林。

小徐哥在收盘时,以微不足道的领先战胜冷公子。可是冷公子在指数预测和买卖股票这两个项目中,成绩又略微高于小徐哥,所以小徐哥和冷公子以并列的成绩,全都拿到了总决赛的入场券。

两天后,总决赛正式开始。那时,将罕见地出现夏远,小徐哥,冷公子三人坐庄,三方同时对决的场景。那时的权衡搏奕将是最复杂的了。

现在,他们三人坐在古瑞茶楼里,安静地喝着茶。

对于顶尖操盘手的心态而言,明日的事放在明日,明日的烦恼明日解决。今日的烦恼今日担当,就已足够。

现在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喝喝茶,聊聊天。因为他们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小徐哥看着夏远和陆枫道,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朋友的真挚和温暖。

夏远点了点头,陆枫也微微点了一下头。

“所以嘛,”小徐哥笑起来道,“你们还是让我做股神得了吧,哈哈。”

夏远笑道:“你这是在求我们,还是找我们商量?”

小徐哥道:“我不是求你们,也不是找你们商量,我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夏远点了点头,道:“是的,你是在叙述一个事实,在叙述一个永远不会发生的事实。”

小徐哥对着陆枫叹了口气,道:“你看,一个才21岁的孩子,也就赢了一个谢林,就敢对这辈子从没输过的小徐哥这么说话了。哎,你说我要是不让他领教一下小徐哥的风采,他就永远长不大。”

陆枫没有说话。

夏远也对着陆枫叹了口气,道:“你看,一个比我都大了10岁的老男人,还好意思自称花花公子的,就敢对股神大赛以来,从来没输过的小远哥这么说话了。哎,你说我要是不让他领教一下小远哥的风采,他就永远这么自以为是。”

陆枫还是没有说话。

小徐哥和夏远相互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陆枫冷冷的瞳孔中,似乎也多了一分暖意,朋友间的暖意。

小徐哥笑着道:“我们三个是朋友,后天决赛,无论谁做了股神,我们都还是朋友!”

夏远道:“当然!”

陆枫也点了一下头。

小徐哥道:“只是后天,我们要暂时忘记我们是朋友,我们要记着我们是敌人,决不能手下留情。”

夏远道:“当然!”

陆枫又点了一下头。

小徐哥笑道:“今天晚上我们是朋友。”

夏远问道:“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小徐哥端起茶杯,道:“我们以茶代酒。以今夜的酒,记念明日的忧愁!”

三人都拿起了茶杯,一饮而尽。

以今夜的酒,记念明日的忧愁!

他们喝得很痛快,仿佛喝的真的是酒。

他们眼里充满了温暖,快乐。还有泪光,友情的泪光。——包括冷公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