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5、总裁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5、总裁

总统套房,依旧拉着窗帘,里面幽暗,颓废。

一个很瘦的女人,用她精致的手指,从一只精致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精致的女式烟,她的动作也很精致。

蓝色的火苗一闪,从她精致的嘴唇间,吐出一口淡淡的烟丝。

她看着沈进,笑了一下,道:“看来进三少的算盘是永远不会落空的。现在你可以去睡个安稳觉,夏远已经做了股神,不会再有任何意外了。”

沈进道:“夏远只是成了股神,他还没坐稳第一基金总裁的位子。”

那女人略有惊讶,问道:“不是说这一届的股神就能做第一基金的总裁吗?”

沈进道:“话虽这么说,是因为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股神一定会是个在股市里做了很多年,经验丰富,名气大的人的,像小徐哥或者冷公子这样的角色。谁也没有想到股神会是一个21岁的年轻人。如果你是第一基金的股东,上千亿的资金管理权交给一个21岁的年轻人,你会放心吗?恐怕明天基金表决大会上,许多人要反对夏远了。”

那女人道:“那该怎么办?”

沈进笑了起来,道:“别人或许没办法了。可是谁让夏远身份这么特殊呢!谁让夏远是夏国标的儿子呢!股神夏国标,这个名字对某些人来说,是很有感情的。明天会上,也必定有一些说话很大声的人,站在夏远这边。”

那女人笑道:“那不就行了。”

沈进摇头道:“恐怕还是不行,毕竟让21岁的人做第一基金的总裁,很难服众的。”

那女人笑道:“那干脆直接让你做得了。”

沈进笑了起来,道:“你这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当然想了,可是如果我做总裁的话,那几个说话很大声的人,估计就会对着我大声说话了。我们只能是通过夏远,入主第一基金,间接控制第一基金。”

那女人道:“那明天表决会上怎么办?”

沈进神秘一笑:“反对的人虽然会很多,但最有说服力的就是向所有人展示夏远的实力。明天会有一场好戏,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好戏。”

那女人笑了起来,道:“你这样的人玩游戏,不赢才怪了。”

沈进道:“现在唯一顾虑的是,夏远做了总裁后,他对付的人反而是我。”

那女人“咯咯”笑了起来,道:“他好像确实有十足的理由对付你。”

沈进笑道:“你也跑不了。”

那女人道:“你对夏远了解多少?”

沈进笑道:“他是个男人。”

那女人道:“是的。”

沈进道:“我对男人的研究一向不多。”

那女人道:“可是这个你研究不多的年轻男人也许对付的是你,而你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沈进笑了起来,道:“我为什么要担心?”

那女人也笑了起来,道:“进三少玩游戏,一定早把结局想好了。”

沈进笑了。

金融大厦,国际会议中心,会议桌周围坐了几十个人。

他们中,年纪有老有少,有男人也有女人。

他们中,家族资产或者管理的资产,没有一个少于亿位数的。

他们中,包括了第一基金的大部分大股东,和一些在证券市场上很有影响力的基金代表。

会议桌一端,坐着第一基金董事长,蒋先生。

他是温州商会的会长,他还是个看上去很和善的人。只是做商人做到他这个位置,即使再和善的面容,也会散发出一种让人决不敢冒犯的尊威。

现在是早晨8点,外面阳光和平,可是会议厅里却弥漫着骚动和不安。因为所有人的交谈私语里,时常能听到一个名字,“夏远”。而所有人的目光,也时不时注意到蒋先生旁边那位年轻人——夏远。

夏远,他太年轻了,他真的太年轻了。

上千亿规模的资金管理权,交给一个21岁的年轻人,谁放得下心?

夏远穿着笔挺的西装,坐着,没有说话,仅仅看着他面前的茶杯,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这是自信的笑容。

蒋先生看了一眼身边的夏远,又扫了一遍所有人,道:“会议开始吧。”

他的声音很轻,但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蒋先生道:“本届股神大赛的股神已经产生,就是坐我旁边的这位年轻人,夏远。想必大家对他也都有所了解了吧。”

蒋先生接着道:“按本届股神大赛与我们第一基金的协议,新股神将成为第一基金总裁,管理第一基金所有资产,不知道大家现在还有没有什么想法?”

所有人又都开始交谈起来。显然,大家不但有想法,而且想法很多。

蒋先生笑了一下,对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道:“古老师,金先生,陈先生,你们三位怎么看?”

古昭通淡淡地笑了一下,道:“蒋先生,我们以后和第一基金是战略同盟关系,并不是第一基金的股东,我们谈我们的看法,恐怕有些不大合适吧?”

蒋先生笑了起来,道:“你们三位是证券市场里最有威望的人了,你们给第一基金提点建议,我们都会很开心的。”

古昭通点点头,道:“好吧,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夏远本该理所应当成为第一基金总裁的。现在之所以有些人有意见,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夏远年纪太轻了吧。怕他阅历不够,管理第一基金资产上,处理事物不够稳妥。其实这是完全不必担心的。股神大赛一路下来,夏远在每一个项目上的成绩都是第一,这证明他凭借的是真实实力,而不是运气。他虽然年轻,但他是我见过,股票懂得最深的人了。况且第一基金协议里说好的,股神将成为第一基金总裁,如果变卦,第一基金的信誉要受很大冲击的。”

蒋先生点点头,道:“做商人的,诚信要永远放在第一位。”

蒋先生又看着众人,道:“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底下依旧是一片质疑和反对的声音。

“夏远做总裁,我们不服气!”突然,一个厚重的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都向那个声音望去。

说话的人,却是鲁泰基金的熊大原。

熊大原道:“夏远当了股神,这里面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况且现在大多数人都反对夏远做总裁。所以我们建议,股神大赛四强赛,重新比过!”

“放屁!”金手指站了起来,喝道,“比赛都结束,你他妈还要从头来,你当你是袁世凯啊!”

熊大原冷笑一下,又对所有人道:“或者有另外一种办法。大家都知道,我们鲁泰基金旗下有‘华尔街三剑客’和谢林,他们四位是华尔街出名的操盘手。如果夏远真的有股神的实力,那他就一定可以凭借他一人操盘,打败他们四个联手。如果他办不到,说明他这个股神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诸位觉得如何?”

大家都普遍点头赞同。

金手指喝道:“你老师股神夏国标也做不到!”

熊大原看着金手指,冷冷一笑,然后就不说话了。

蒋先生观望着会场的氛围,微微皱了皱眉头,对沈进道:“进三少,大家都是这个意见。可是这对夏远是很不公平的,你有什么意见?”

沈进微笑道:“夏远是股神,一切由他自己决定。”

蒋先生看着夏远,微笑道:“少年股神,你怎么办?”

夏远微笑一下,看着沈进,道:“股神对于挑战,有没有理由逃避?”

沈进微微摇头,道:“好像没有。”

夏远道:“只是这次他们这样的组合,不知道我行不行。”

沈进笑道:“股神没有什么不行的。”

夏远笑了,他站了起来,看着所有人,道:“好,我应战。”

说完,离开座位,走出了会议室。

总统套房,拉着窗帘。

一个瘦弱的女人点着一支烟,烟头上的火星在昏暗的房间里忽明忽暗。

房门开了,沈进走了进来,又把门关上,坐到那女人身边,微笑地看着她。

那女人吸了一口烟,冷笑一声,道:“想不到,果真想不到,鲁泰基金那三个曾经被你玩得半死的人,也会成为你的朋友。”

沈进笑了起来,道:“你错了,我好像从来没什么朋友。”

那女人冷笑道:“你真是个冷血动物。”

沈进笑着点起一支烟,道:“自然界里,冷血动物通常都活得比较长久一点。”

那女人道:“今天真是让我见到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好戏。”

沈进笑道:“准确地说,是熊大原这个长得像猪的人,原来是个实力派演员。在这么多人面前,他的演技这么逼真。”

那女人笑道:“进三少的演技也绝对不会输给他的。”

沈进笑了一下,道:“你也觉得今天是场好戏?”

那女人道:“华尔街三剑客加个魔鬼操盘手的组合,就算夏国标活着,也绝对没可能赢,更何况夏远了。你就这么有把握地让夏远应战,这一定是你设计好的了。”

沈进道:“我也是为了让夏远能坐稳第一基金总裁的位子。你知道的,让夏远这么个大学生管理上千亿资金,第一基金的那些大股东们全都不放心。我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让夏远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务,才能让大家都放心夏远的本事,让他坐稳总裁的宝座。而所有人都知道,鲁泰基金与我们交恶的事,没有人会想到,明天的操盘仅仅是鲁泰基金配合我们演的一场好戏而已。这样一来,等明天夏远赢了他们,连夏国标都办不到的事,都让夏远办到了。所有的人都会彻底放心夏远的本事,夏远当第一基金总裁也就没有任何阻力了。”

那女人冷笑道:“你总是会出这种别人怎么想也想不到的牌。只是我奇怪的是,那三个东西怎么会和你合作?好了伤疤忘了痛,他们的记忆力可不是一般的差。”

沈进笑了一下,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一元硬币,两根手指夹住,放在小茶几一转,然后用力按了下去,微笑道:“很简单,利益!”

“利益?”那女人道。

沈进笑道:“世上一切的合作,都只是为了两个字——利益。人活在这世上,恩恩怨怨本来就是扯不清的。抓住现在的利益才是聪明人最该做的。他们三个很清楚这一点。现在夏远是股神,这已经是既成事实。他们和我联手演场好戏,把夏远顺利地推上总裁位子,这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那女人笑着道:“你不怕他们明天假戏真做,真的把夏远从股神位子上打下来吗?”

沈进道:“我一点也不怕。”

那女人道:“为什么?”

沈进道:“因为鲁泰基金已经是杭城基金的战略同盟了。鲁泰基金在股神大赛期间得罪了四大基金。陈笑云一直最恨好家伙他们三个,早就联络各大基金,股神大赛一结束,就联手对付鲁泰基金了。好家伙他们三个很清楚这一点,他们现在不依靠我,还能依靠谁?现在量子基金也注入五个亿的资金,投资我们杭城基金。一旦等夏远坐稳总裁位子,我们杭城基金入主第一基金,那股市上真正有话语权的,就是我们杭城基金了。”

那女人问道:“早上的戏,夏远知道实情吗?”

沈进摇头,道:“不知道。”

那女人道:“他明知他一个人不可能战胜鲁泰基金那四个人的,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应战?他可是个聪明人。”

沈进笑道:“正因为他是个聪明人,他看着我的表情就一定猜到八九分了,所以他当然会应战了。我发现我和他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呵呵。”

那女人笑道:“到底是默契还是杀气?”

沈进笑了起来,道:“你放心,我能让他当总裁,当然也有办法让他当不了总裁。我希望他不要背叛,毕竟他是夏国标的儿子,我真不想再做对不起夏国标的事了。”

那女人冷哼道:“你做的还少吗?”

沈进冷笑道:“彼此彼此。”

那女人冷冷地瞪了一眼沈进,说不出话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