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6、花衬衫和花领带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6、花衬衫和花领带

酒店大厅,富丽堂皇。夏远和杜晓朦正从门外走进来。

“少年股神!”一个声音传过来。夏远和杜晓朦循声望去。

酒店大厅一角坐着一个穿着花衬衫,打着花领带的男人。大庭广众下搞得自己跟明星一样的,好像只有我们的那位花花公子,小徐哥了。

小徐哥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个女人。一个脸蛋和身材都已经无可挑剔的女人。还是一个骚到骨子里去的女人,姚琴。姚琴穿着超短裙,露出修长白嫩的大腿。大部分男人看见她这双大腿,都会有上去摸一把的憧憬。

夏远看见姚琴,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即又笑了起来,和杜晓朦一起走了上去,坐了下来。

夏远看了看小徐哥的花衬衫,道:“衬衫不错,就是花了点。”

夏远又抓起小徐哥的花领带,道:“领带不错,就是花了点。”

小徐哥眉开眼笑道:“花花公子嘛,当然要穿花衬衫,打花领带了。”

夏远笑道:“今天我才知道,原来花花公子的名号,是靠这么来的。就差没在你的花衬衫上再印上四个字,‘花花公子’了。”

小徐哥笑着道:“股神大赛结束了嘛,当然要穿得休闲一点了。”

夏远道:“看你这一身休闲装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股神大赛失利,你们金总扣你工资,你都穿不起好衣服了。”

小徐哥笑了笑,说道:“听说你早上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

夏远道:“你消息可真够快的。”

小徐哥道:“做股票的人,消息向来都是很快的。”

小徐哥又接着道:“当着第一基金那些大股东的面,你就扔下一句话,然后就潇洒地走了出来。这么有性格的事,估计全中国也就你一个做得出来了。”

夏远笑了。

小徐哥又接着道:“早上你这么轻易地接受了鲁泰基金的挑战,现在你后悔不后悔?”

姚琴看了小徐哥一眼,轻声咳嗽了一声,小徐哥马上不说下去了。

姚琴脸带笑意地打量着杜晓朦看,杜晓朦没好气地把头一别。无论哪个女人,被姚琴盯着打量,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

姚琴笑着道:“你就是杜晓朦?”

杜晓朦冷冷地回问:“你就是姚琴?”

姚琴“咯咯”笑了两声,道:“看来夏远常在你面前提起我,我真的好开心。”

杜晓朦微怒道:“不要脸!”

姚琴道:“你是夏远的女朋友?”

杜晓朦冷冷道:“当然!”

姚琴皱着眉头笑道:“可是我也好喜欢夏远,你说该怎么办呢?呵呵……”

夏远微笑地点起一支烟,仰身悠闲地向椅子里躺下去。

杜晓朦冷冷地盯着姚琴,道:“你真是比我想像中的,更加不要脸!”

“哦?是吗?呵呵……”姚琴笑道,“那你觉得把我和你放在一起,让夏远来选择,他更愿意喜欢谁呢?”

杜晓朦道:“当然是我!”

“哦,是吗?呵呵……”姚琴坐直了身体,挺起她成熟丰满的胸脯,笑着看着杜晓朦,道,“那你觉得,你哪样比得上我呢?”

跟姚琴这样的女人比长相或身材,绝大部分女人都是被活活气死。

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和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比来比去了。

每个女人都觉得自己是个小天使,总有些独到的美,只是或许别人还没发现而已。——当然,也或许别人永远也发现不了。只是她们自己不会这么认为,或者说承认罢了。

杜晓朦想了想,脸已经微微发红了,道:“我……我……我比你可爱!”

姚琴和小徐哥都笑了起来,夏远也忍不住看着杜晓朦笑了起来。

姚琴笑着望着杜晓朦,问道:“你和夏远一样,都是浙江大学的?”

杜晓朦冷冷道:“是的。”

姚琴嘴里“啧啧”了两下,道:“不错嘛,名牌大学,我听说浙江大学里男女比例差得挺大的,女生珍贵得很啊。”

杜晓朦骄傲地抬起了脑袋。

姚琴接着道:“我还听说,浙江大学里有些女生,没人疼,没人爱,却还总喜欢骄傲地抬起头,自以为很可爱。”

杜晓朦气得脸通红。

姚琴看了小徐哥一眼,道:“花花公子,你接触过的女人最多了,不知道你对女人的可爱是怎么理解的?”

小徐哥笑着道:“一般说来,评价一个女人时,都会夸她脸蛋好或者身材好。当一个女人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时候,只能说她可爱了。”

夏远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杜晓朦怒气冲冲地看着夏远,道:“你说!”

夏远愕然道:“说什么?”

杜晓朦道:“当然是反驳他们两个了!”

夏远愣了一下,然后微笑地看着杜晓朦,道:“你真可爱。”

杜晓朦气得几乎是从座位里跳起来的,转身就快步离开。

夏远没有追,只是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而已。

杜晓朦走后,夏远看着姚琴和小徐哥,道:“你们为什么要把杜晓朦支开?”

小徐哥失望地叹道:“这场戏,我演得这么专业,这么投入,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夏远笑道:“就是因为你演得太专业,太投入了。杜晓朦怎么说也算学院里有名的美女了。这么对待美女的风格,一点也不像你花花公子小徐哥。”

小徐哥笑了起来,道:“你这个聪明人,什么都骗不过你。我们今天来找你,是想和你聊件事。”

夏远道:“那为什么要把杜晓朦支开,你们不信任她?”

小徐哥道:“现在是关键时期,故事的主角是你,我们信任的也只有你,其他的配角就能省则省,来降低系统风险。不过你这个女朋友也实在笨死了,这么几句话就能把她气走了,呵呵。”

夏远看了眼姚琴,道:“本来是气不走她的,谁让姚琴挺起胸部对着她了。女人最受不了比胸部了。如果姚琴胸部小一号,那估计你们无论说什么,杜晓朦都会坐着不走了。”

姚琴看着夏远,脸微微发红地笑了起来。

夏远道:“你们找我聊什么事?”

姚琴道:“陈总要我代问你一句话,你早上是不是一时冲动接受了挑战,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夏远道:“这话怎么理解?”

姚琴道:“如果你不想接受明天的挑战,那明天鲁泰基金那几个人,将不会出现在金融大厦里面。”

夏远笑道:“你们陈总的本事可真够大的。”

姚琴道:“让几个人消失几天并不太困难的,尤其是在上海这个地方。”

夏远皱了下眉头,道:“这可是违法的。”

小徐哥和姚琴都笑了起来。

小徐哥笑着道:“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就算让他当了股神,他还是个大学生。你坐庄操盘,哪一天不是在做违法的事?你被抓出来,那才叫违法;抓不出来的,现在都在金融大厦里装爷。小朋友,做人不要那么紧张嘛。在这个疯狂的社会里,每个混得有头有脸的人,多多少少总做过一点违法的事。可是只要你有钱,你永远都是良好公民。”

夏远道:“可是我并不需要取消明天的挑战。”

小徐哥惊讶道:“你该不会做了股神,脑子做昏了吧。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是鲁泰基金那四个人的对手。”

夏远神秘地笑了起来,道:“我只知道,明天即使我闭着眼睛操盘,他们也会让我赢的。”

说完,夏远站了起来,向他们俩挥挥手,离开了。

看着夏远离开,小徐哥摇了摇头,叹道:“夏远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姚琴凝视着夏远的背影,叹道:“夏远真是越来越有魅力了。”

小徐哥看了一眼姚琴,道:“真是想不通,你怎么会爱上夏远这样的男人,我看,你不如考虑考虑我吧。”

姚琴冷笑道:“以前给过你机会,可是你却不要。”

小徐哥笑道:“以前是股神大赛期间嘛,我总不能拿比赛来玩吧。现在情况不同了。”

姚琴冷笑一下,站起身,看着小徐哥,嘴巴“啧啧”了两下,道:“你的花衬衫和花领带——”

“怎么样?”小徐哥拉了拉领带,得意地看着姚琴。

“真是难看得要命!”

姚琴头也不回地走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