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股神

少年股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8、怕不怕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8、怕不怕

细腻的傍晚,晚霞温顺,霞光透过窗帘,滑入屋子内。

夏远的房间。门铃响了,夏远打开门,沈进微笑地走了进来。

沈进手里夹着一支烟,微笑地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

夏远随意地往沙发里一躺,看着沈进,道:“三少,找我?”

沈进道:“我们两个好久没有单独相处了。”

夏远微笑道:“两个男人间,最好永远不要单独相处。尤其是在现在这样寂静的傍晚,寂寞的房间。”

沈进笑了起来,道:“我想找你谈谈。”

夏远道:“谈什么?”

沈进道:“谈你感兴趣的话题。”

夏远笑道:“男人感兴趣的,好像只有钱和女人。”

沈进微微摇头,笑着弹了一下烟灰,道:“这是20岁男人的看法,30岁男人的概念里,还要加上两样,权力和荣耀。”

夏远笑道:“好像过了明天,这两样我都会有了。”

沈进笑道:“明天你的总裁宝座是坐定了。今天你打败了鲁泰基金,真是出人意料。”

夏远道:“恐怕一点也不出进三少的意料。”

沈进笑了起来,道:“看来,我们两个实在太有默契了。”

沈进又接着道:“既然我们之间这么有默契,那么,你觉得我们间是什么关系?”

夏远道:“至少不会是同志关系。”

沈进点点头,道:“这倒是真的。”

夏远道:“也至少不会是朋友关系。”

沈进道:“为什么?”

夏远苦叹一声,道:“从前我有个最有默契的朋友,不过就是因为太有默契了,现在再也不是朋友了。或许,朋友间还是不要太有默契好。”

沈进道:“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夏远道:“你是聪明人?”

沈进点头,道:“好像算是。”

夏远道:“那你觉得我呢?”

沈进道:“你当然也是。”

夏远道:“我也觉得我是聪明人。两个自以为聪明的人碰到一起,好像只有两种关系,利益合作伙伴,或者是,对手。”

沈进笑道:“但愿是前者。”

夏远笑道:“如果是后者,你怕不怕?”

沈进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吸了一口烟,道:“我怕。”

夏远笑道:“进三少也会怕?”

沈进道:“如果一个管理上千亿资金的人想找人玩,很少有人会不怕的。”

夏远笑了起来,道:“你也知道,如果单就我一个人做了总裁,没有基金真正入主第一基金,我一个人也管理不过来。所以我一定会找个基金入主第一基金的。进三少的杭城基金,是不是很希望能入主第一基金?”

沈进脸上的笑意淡了几许,但他仍旧微笑着,道:“我想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是不会这么对我说话的。”

夏远道:“因为一开始,我能不能拿到股神大赛的参赛门票,主动权都掌握在进三少你的手里。现在日子不同了。一个已经爬到顶的人,对待脚下的风景,通常只会欣赏,不会怀念。”

沈进道:“股神大赛你靠的是真水平。可是今天你战胜鲁泰基金,凭借的可不是你的真本事。”

夏远笑道:“谁叫我们俩之间,实在太有默契了呢?”

沈进笑道:“现在主动权在你手里了。不过我知道,人做任何事的理由,无非不出于两个字——利益,你想要什么?”

夏远道:“钱,女人,权力,荣耀,好像我都有了。”

沈进道:“那明天你做了总裁后,你会怎么做?”

夏远打了个大哈欠,道:“那是一觉睡醒后的事了。”

沈进站了起来,笑着问:“我只是想知道,你会让我失望吗?”

夏远笑道:“通常我总会给人带来惊喜,尤其是我的利益合作伙伴。”

沈进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向门外走去。

夜,金融大厦一间小会议室内,坐着三位证券市场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

金手指抽着雪茄,低头没有说话。

古昭通看了看金手指和陈笑云,道:“今天的事,似乎值得我们三个好好想一想的。”

陈笑云点头,道:“今天夏远打败鲁泰基金的这出戏,虽然没办法看出是在作假,但从常识来判断,一个人打败鲁泰基金那四人组合是绝对不可能的,这里面,一定有些故事。”

古昭通看着金手指,道:“老金,你有什么看法?”

金手指吐出一口烟,道:“你们说,我听着。”

陈笑云道:“看来进三少根本没想过去对付鲁泰基金,反而是和他们一个团体的。”

古昭通道:“可是夏远不会这么做的,毕竟,夏老师的死,和鲁泰基金那三个,很难脱得了关系。”

陈笑云道:“可是从今天看来,夏远显然是和鲁泰基金演的同一出戏。”

古昭通点点头,道:“或许,夏远是想借着鲁泰基金的这出戏,先顺利做成了第一基金的总裁,然后再回过头处理鲁泰基金呢?”

陈笑云道:“夏远明天的总裁是做定了吧?”

古昭通点点头,道:“据我了解,现在绝大多数股东们对夏远的能力都很放心了,明天都会投赞成票。”

陈笑云道:“古老师,金总,有个猜测,我不知道好不好说?”

古昭通道:“你随便说,今天是我们三个私下闲聊。”

陈笑云道:“如果夏远做了总裁,他要处理的不仅仅是鲁泰基金?”

古昭通眉头一皱,道:“你的意思是,夏远想在庄家中,来个大洗牌?”

金手指突然道:“他才21岁!”

陈笑云道:“21岁的大学生,几个能当股神?”

古昭通微微点点头,道:“这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我们也不知道夏远做了总裁后到底会做点什么。今后这股市上到底还能剩几个人,我们谁也猜测不到。说句大实话,和夏远相处这么久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恐怕我们谁也说不清楚。”

金手指道:“我只知道夏国标一直以来是个光明正大的人。”

古昭通道:“我也知道夏国标的为人,他确实是个让人既佩服,又尊敬的人。可是现在的股神已经不是夏国标,是夏远了。”

金手指道:“那又怎么样?”

陈笑云道:“或许夏远会认为夏国标的死,与我们也有关。这次借着第一基金的力量,把我们也一同打包处理了。”

金手指怒道:“这完全是他妈没根据的假设!”

陈笑云道:“是假设,可是我们还是得提防着一些。”

古昭通叹口气,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提防了也没用。第一基金随便拿个零头,就足够玩死一家基金了。我们能做的只有退出。”

这时,会议厅的门敲响了。

古昭通走过去开门,门外站了一个人,夏远。

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都愣了一下。

夏远微笑着道:“你们在讨论我吧?”

古昭通微笑着点了下头。

夏远道:“你们在讨论,明天我做了总裁后,会不会对付你们?”

古昭通一愣,随即微笑着问:“这个,你是怎么猜到的?”

夏远道:“如果我作为你们,也会这么想的。”

古昭通笑了起来,道:“坐下来一起聊聊吧,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夏远坐了下来,道:“本来我是找你们聊聊的,你们的秘书告诉我你们在这里,所以我就过来了。”

古昭通道:“你找我们聊什么?”

夏远道:“就聊一句话。”

古昭通道:“好。”

夏远道:“古叔叔,金叔叔,陈总,你们都比我年长。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我长辈。而且你们都是帮助过我的人。帮助过我的人,我从不做对不起他的事。”

古昭通三人都看着他。

夏远站了起来,微笑道:“我要说的说完了。”

夏远走出了会议室。

看着夏远离开,古昭通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都想多了。”

金手指突然拍起手来,道:“好一个夏国标!好一个夏远!”

用户还喜欢